笔趣阁 > 以琨羽之名 > 第二十九章,青桑与那榕(三)
    琨说,“我们能做的,唯有照顾好我们身边的人。如果每个人都能顾好自己,兼顾家里的人,那么国家就没有负担了。”

    “那榕和青桑算我们身边的人吧?我们可以照顾她们吗?”我想到两个饿得面黄肌瘦的女孩子,心里很难受。

    “我们是这个世界的过客,她们有自己的使命,管他们的另有其人。”

    “管她们的是谁?”

    “他们的君王,他们的父母,最主要是他们自己。”

    “他们的祖祖辈辈都那么勤劳,他们能有什么错呢。只是生的时代不好,是他们的君王不好。”

    我一时激愤,就把百姓的苦难怪到他们统治者的身上,琨听完轻轻叹了一口气。

    “君王固然是有责任的,不过世界的人,各自有各自的难处,说不清楚的。”

    “他们享有至高无上的权力,就应该为子民谋求福利,百姓过得不好,是君王昏庸无能的表现。”

    琨欲言又止,决定先暂时不和我谈论这个话题了。

    村里人的日子过得越来越不好,听说已经有人开始卖小孩,我担心那榕和青桑会被卖掉,每天都会去李大伯家门口转悠。

    这天我在刚好在门口遇到从后山采桑叶回来的青桑,她的面色蜡黄,状态很不好。

    “青桑,我给你家送点粮食过来。”我把一袋小米递给青桑。

    青桑接过去突然泪如泉涌。

    “夜羽,谢谢你们。可是我们不能总是依靠你们的帮助过日子,我们得自救。”

    “你们打算怎么自救啊?”我心里一阵欢喜,觉得事情有了希望。

    “还能怎么办呢?只能让爹娘把我和妹妹卖了。”

    什么!

    “你在说什么啊,青桑。”

    “我们这样的人家没有田地也没有值钱的家当,遇到这样的事,与其大家都被饿死,不如卖掉我和妹妹,我们全家还有一条活路。”

    青桑说着说着突然下定决心一般,面色又坚定几分。

    “现在虽然穷困,可毕竟你们还有自由身,卖给别人,你们就成了一件货品,未来的事不是自己说了算,只能主人说了算了。”

    我心疼地拉起小姑娘干瘦粗糙的手,万万没想到她所谓的自救是这个方法。

    “这是我们能想到最好的办法了。现在只有想办法活下来,我感谢阿爸阿妈生养之恩,在他们有难的时候我还能卖掉自己,以报答他们的恩情,我是感激的。”

    青桑说着又掉下许多眼泪来。

    “这几天我已经让阿爸托人去找人牙子了,过不了几天我们就要分别了。”

    “青桑,不要卖掉自己好吗?我和琨的食物都可以分给你们,等蚕宝宝长大就好了,到时候你们就有钱了,李大伯只有你和那榕两个孩子,自己都走了,他们晚年怎么办啊?”

    “夜羽,蚕宝宝长大也救不了我们了,朝廷征收的税收太重了,以前还是在夏天的时候征税,现在才早春,已经开始征税了,我们的日子越来越难了。”

    青桑用破烂不堪的袖口抹了抹眼泪,继续说。

    “夜羽,如果可以,能帮我和那榕照看下我们的父母吗?他们年岁已大,日子又难……”

    我沉默不语,因为我无法承诺。

    春天的寒风吹打着细如蚂蚁的蚕,桑树吐出的嫩芽才刚如青鸭的嘴。

    那是谁家的女子在凌晨起来采桑,手攀着柔长的桑条眼泪犹如下雨。

    这是她们最后一次采桑叶喂家里的蚕宝宝,从今往后两个女孩不知要去到哪里,经历什么,这样的年代,这样的世界,日子再努力过,可能也不会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