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以琨羽之名 > 第三十章,帝王以德的忧伤(一)
    青桑和那榕被人牙子带走的那天,我和琨也离开了那个世界,走之前我偷偷把家里所有能吃的东西都送到了李大伯家里。

    离别的场面太过悲伤,我不敢面对。

    我恨那个世界,太不美好了。

    贫穷,战争是那个世界常常发生的事情。我一直觉得造成这样的局面是因为统治者的昏庸无能。

    琨说万事都是互相效力的,没有哪个人哪件事会是绝对的因果因素。

    我不能理解,所以琨决定带我进宫,去看看我心中最高统治者要面临的生活。

    瑞康三年,以德皇帝办公的康宁殿。

    我是一个小小的侍茶女官,每天的工作就是端着茶盏侍立在皇帝的身后,在他看奏折疲倦的时候适时奉上清香的茶水。

    我自己本来就喜欢喝茶,喝过的好茶也不少,所以我泡茶的技术自然也不错,深得皇帝的赏识。

    琨有着很多神秘的本领,在这个深深宫廷里,他能为我谋得一份皇帝茶侍的职位,自然也能轻松让自己当上皇帝的侍卫。

    于是我和琨最新的身份便是,这个世界最高的执政者以德皇帝的奉茶侍女和贴身侍卫。

    我每天都默默地怀着一些敌意观察着我身前的这位当权者,我以为他会不务正业,我以为他会滥杀无辜,我以为他会娱乐后宫……

    但是,他和我想象中的样子似乎不太一样。

    他每天卯时就要起床上朝,天天如此,听说自他继位的三年的时间里,除了偶尔身体抱恙暂停早朝,其他时间从未间断。

    他只有24岁,是一个年轻的帝王,他从他叔父的手里接过整个江山,对别人来讲他是一个不太名正言顺的帝王。

    他的手里暂时还没有沾上鲜血,到对于他来说他坐着的这个皇位是时时刻刻悬着一把利剑在头顶的。

    他时常工作到很晚才回寝殿休息,他的后宫也并不充盈,除了皇后以外,只有五个嫔妃,他也并不太特别偏爱她们其中的哪个,对于每个妃子都是雨露均沾的。

    目前为止,我观察到的他,是一个兢兢业业的帝王。

    然而这个世界的百姓过得怎么样呢?

    前一段时间河北发生灾情,有一大批流民四处流窜,其中就有那趁乱打家劫舍的,给各个地方造成很坏的影响,国家安置流民花费不小。

    而在边关,连年的战事,各国的贸易受到很大影响。军饷和军用物资花费了国库大量的资金。

    其实,以德接手这个国家的时候,国库就已经是个空库了。

    每日在皇帝的身后伺候茶水,我看到他巨大的工作量,还有没完没了处理不完的国事,突然有些理解琨跟我说的话。

    他说,世界的人,各自有各自的难处。我们不能把不好的结果归咎在一个人的头上。

    夜深人静的时候,以德皇帝的侍茶女官和他的侍卫在皇宫某一个清静的宫殿院子里看星星。

    世界星星千千万,深宫高墙里看到的星星显得尤为孤独高傲,就像这皇宫一样,充满神秘、高贵却又异常孤独。

    “我看他挺累的,好像做个君王也并不容易。”我对琨说。

    琨把他的黑色斗篷披在我的身上,他的体温传到我的皮肤上,我从身体到心里都温暖了起来。

    “是的,不了解一个人或者一件事情的时候我们容易从自己的角度和身边的人的视角感受去看世界。

    当我们深处别人的世界,就能体会别人的不容易。反而对身边的人更宽容和慈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