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斩天星辰诀 > 第二十九章:此间无人有资格!
    叶寻剑眉微蹙,这第二峰主身法好生诡异,那一剑明明已经命中,但下一秒第二峰主竟诡异的出现在十米开外。

    似乎是看穿了叶寻心中疑惑,第二峰主哈哈大笑,道,“哈哈哈哈,小家伙,想学吗?我教你啊!”

    叶寻没有说话,一剑斩出,第二峰主背后的虚空突然裂开,强大的吸力仿佛要将周围的一切撕碎。

    呼呼……

    但即便如此,第二峰主依旧保持着大笑的姿势,根本不受任何影响。

    只见第二峰主突然迈出一步,那卷席一切的力量,瞬间消失,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叶寻神色凝重,他看不到第二峰主是怎么做到的,这第二峰主,从始至终一直未展露真正的实力,却能够轻而易举的连番化解自己的攻击。

    “斩天!”

    叶寻不信这个邪,当即施展斩天一剑,整个人化作一道剑光,疾驰而去,斩向第二峰主。

    刹那间,第二峰中一道光芒冲天而起,直冲云霄,第二峰上空更是乌云密布,雷霆翻滚,似是发出愤怒的吼声。

    轰隆隆!

    一声巨响过后,光芒消失,九天恢复正常,第二峰也变得寂静无声。

    第二峰中,叶寻停在了第二峰主一百米之外,脸色苍白,握着黑铁重剑的手也在颤抖。

    这是他有史以来施展的最强一击,毫无保留。虽然还是斩天一剑,但这一剑,直接将他丹田内的灵力完全抽空,现在还能站着,完全是凭借着之前的重复施展斩天克服来的。

    可以说,此时的叶寻,一个普通人就能将他杀死。

    另一边,嘻嘻哈哈的第二峰主脸上也没了笑容,瞳孔中更是闪烁着震撼之色。

    在他肩膀,有一道伤口,并不严重,只是浸出少许鲜血。

    第二峰主是无比震惊叶寻这一剑的,他可是活了几百年的老怪物,境界不知道超出叶寻多少。

    按道理来说,叶寻这种级别的存在,完全不可能碰到自己的,更别说伤到自己。

    可今天,他的观念被叶寻彻底打破了,这个少年,明明只是化天境二重天,却能令他受伤。

    这可是史无前例的,就连当初凌霄宗最妖孽的枝秋澜,也不曾做到。

    但叶寻做到了,不过叶寻也付出了相应的代价。

    许久后,第二峰主这才开口道,“小家伙,你师尊是谁?”

    咣当,黑铁重剑突然脱手,叶寻身体一软,差点倒下。

    将黑铁重剑收起,叶寻微微一礼,“弟子从未拜入他人门下。”

    第二峰主沉默,下一秒竟突然放声大笑,笑的无比狂妄。

    “哇嘎嘎嘎,小家伙,来来来,快拜师,以后我就是你师傅了!”

    说着,第二峰主大手一挥,一颗丹药飞到叶寻面前。

    叶寻没有任何顾虑,直接将其吞服下去。顿时间,那丹药化作无数清流,滋养着体内经脉,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叶寻便是恢复巅峰状态。

    叶寻感激的行了一礼,不过对于第二峰主的选择,感到有些愕然。

    “峰主,您不是剑修,您的道,不适合我!再者弟子来这三十六峰接受考验,并不是为了拜入其中一峰主门下,而是为了这里的修炼场地而来,弟子想看一下自己的极限在哪?”叶寻饱含歉意的说道。

    闻言后,第二峰主的笑声戛然而止,神色中显得很是失望。

    但他并没有劝导叶寻,而是摆摆手,遗憾道,“唉,真是可惜啊!这样的好苗子,凌霄宗建立以来,你是第二个让我感到惊讶的弟子。”

    “那第一个是谁?”叶寻好奇的问道。

    见识过第一峰和第二峰的峰主后,叶寻才知道,原来这个世界强者如此恐怖,对以前的一些存在也有了兴趣。

    尤其是在听到多年前和自己同龄的人,能让第二峰主这样的存在感到惊讶,叶寻也是很好奇那是一个怎样的人。

    第二峰主抬着头,思考者什么,“时间太久远了,我也忘了他叫什么,不过我记得那小子酒不离身,和老头子我战斗时,还不忘喝酒壮胆。”

    “小家伙,我可叮嘱你,日后若是遇到那小子,你可绕着走,他的脾气可古怪了,一言不合酒瓢便是让你脑袋开花。”

    叶寻一愣,他好像猜到第二峰主说的人是谁了。

    不过对方真的如第二峰主所说的那样吗?貌似和他说的有些相反呢!

    似是想到什么,第二峰主还是不甘心,决定再忽悠一下。

    “小家伙,老头子我可告诉你,三十六峰虽然隶属凌霄宗,但每一个峰主拥有的资源,可是比凌霄宗还要多的多呢!你若是拜入我第二峰,资源要多少有多少,保证你十年之内达到我这样的高度,你确定不考虑考虑?”

    叶寻抱拳,“弟子意已决,峰主好意,弟子心领了,有的东西,固然好,但通过自身努力得来的,才是更好的。”

    得知叶寻坚决的想法,第二峰主便是没再说什么,强人所难的事,他也做不出来。

    毕竟他更在乎的,是心甘情愿。

    “罢了罢了,老头子我也不强求你了。你小子之前没有用这一剑劈那廖云?”

    第二峰主说着,有些遗憾。

    叶寻一愣,他当然知道第二峰主口中的廖云是谁,但是听他这话,怎么感觉他巴不得对方被劈呢?

    “峰主,现在可以开始指导我了吗?”叶寻问道。

    第二峰主摇头,“嘿,你小子,说你聪明,你怎反而愚昧了呢?你来这里是为了什么?”

    “修炼,突破极限!”

    “这不就对了嘛?你既然知道自己来干嘛的,为何还需要旁人干扰。小家伙,记住了,你之剑道,这世上,只有一人有资格指导,但是那人,已经不在这世间,所以……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叶寻沉默,他感觉这第二峰主似乎知道什么,但他的话语较为隐晦,让叶寻不知从何理解。

    “小家伙,往前走吧!我们也很期待你的极限在哪?”

    话音未落,第二峰主便是消失了,只留下一声一声叹息。

    叶寻摇头,没有多想,便是朝着第三峰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