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斩天星辰诀 > 第三十六章:倒…倒…倒…
    外门大长老冷哼一声,浑身颤抖,一口鲜血喷出,那是被气得。

    被斩掉了五根手指!

    自己何时受过这等气,还是一个小辈!

    担心唐轲再次出手,当即不再犹豫,直接转身离开,准备上报宗门。

    眼看着救星离开,林平安顿时面如死灰,眼神陷入了盲目。

    “哈哈哈哈……凌河宗,好一个凌河宗……”

    林平安突然大笑起来,话到一半,他突然感觉天地一阵旋转,然后便是断绝了气息。

    斩下林平安的头颅,叶寻顿时瘫坐在地上。

    刚才那一幕,太惊险了。

    虽然斩天一剑过后虚弱期不是很严重,但遇到强大到绝望的凌河宗外门大长老,真的很危险,可谓是命悬一线!

    若不是唐老及时出手,自己还真的有可能被那个老阴比捏死。

    特么的!

    想到这里,叶寻便是感觉越气愤,心里暗暗发誓,如果有机会,一定亲自砍下那老阴比的头颅当球踢。

    “叶寻,你没事吧!”

    叶寻摇摇头,他还想关心二人的情况呢!毕竟二人的身体强度可没有自己强,还被那老阴比打了。

    就这样,三人相互搀扶着回到了凌霄宗内。

    凌霄宗内,唐轲正躺在竹椅上,一口接着一口的灌酒。

    陈凡等人刚出现在这里,一个酒葫芦突然飞到陈凡面前。

    “小凡子,给我打酒来!”

    陈凡一愣,右手一翻,赶忙从戒指内拿出一壶酒,把葫芦装满后递给唐轲。

    他知道唐轲爱喝酒,所以戒指内一半空间都装着酒。

    “老陈,我怎么感觉唐老就像酒疯子一样?”

    陈凡被叶寻这话吓得一个激灵,急忙捂住叶寻的嘴,“嘘嘘嘘,你活的不耐烦了,让这老家伙听见,多危险!”

    叶寻愕然,怪异的看了唐轲一眼,然后便是准备离开。

    这时,唐轲醉醺醺的传来一句话,“后山修炼场地,你们三人去修炼。”

    还有修炼场地?

    叶寻一听,顿时来劲儿了,拉着陈凡二人奔向后山。

    “别跑这么快,我保证你会大吃一惊的。”

    叶寻可不管,他现在正需要专门的场地修炼,真是瞌睡来了就有人送枕头。

    一头兴奋激动得扎进后山,然后……叶寻他愣住了。

    荒凉,杂草横生,修炼用的器具都布满了尘土,破烂不堪。

    “我早就说了,你会失望的!”

    叶寻愣了好一会儿,唐轲突然摇摇晃晃的走来,仿佛稍有不慎就会跌倒。

    尤其是他的年龄,看的叶寻那叫一个揪心,真怕他突然躺在地上起不来。

    终于,唐轲来到了三人面前。

    “陈凡,你,去那瀑布下,什么时候用你的武器,让瀑布倒流,什么时候出来。”

    陈凡听的目瞪口呆,“老头,你没开玩笑吧?”

    唐轲没有回答陈凡,而是看向枝秋澜,

    “小澜,看到你面前这九九八十一个木人了吗?你的目的,必须轻易将他们切开,否则不许出来。”

    枝秋澜重重点头,“好!”

    “唐老,那我呢?”

    唐轲撇了叶寻一眼,道,“跟我来!”

    说完,唐轲转身离开,叶寻赶忙跟了过去。

    不一会儿,叶寻跟着唐轲来到了全是巍峨巨山之间。

    唐轲指着最高最紧实的一座巨山道,“将这座山,移平,你就算成功!”

    叶寻点头,他还以为是什么高难度的修炼,没想到就是炸山啊!

    这还不简单,当初出来清风城时,郊外那群山不就是被自己移平的嘛!

    然而唐轲下一句话,叶寻傻眼了。

    “不能用你那柄剑!”

    叶寻猛的瞪大眼睛,“啊?那我用什么?”

    唐轲不说话,只是伸出拳头,意思明确。

    “做不到?小子,你缺少的是爆发力,尽管你在三十六峰有了极大的提升,但你的爆发力还是不足,爆发力在哪?在手上,你以为你施展那一剑后为什么会陷入虚弱,是因为你爆发力不足,那一剑抽取你的体力作为转载,才会陷入虚弱。”

    叶寻沉默,唐轲几句话,直接把自己的缺点说了出来,而且还说出了缺点所在之处。

    “我知道了,我会努力的!”

    “我不是要你努力,我是要你必须成功,你别忘了,你妹妹还在叶族,你以为叶族真的很简单吗?你只剩两年半的时间了,这两年半的时间内,你如果没办法提升自己,届时即便我们所有人陪着你去,也是送死,你明白吗?当然,我可以脱身。”

    说完,唐轲直接转身离开,留下沉默不语的叶寻。

    片刻后,叶寻突然跳上那座巨山之巅,没有任何犹豫,眼神坚毅的一拳猛的砸下。

    轰隆!

    一拳之威,山体在轻微摇晃,但叶寻连一点石头碴子都没砸掉。

    好坚硬!

    叶寻敢肯定,即便是用黑铁重剑,也不可能一天斩碎山头,至少得一个月。

    而这一拳后果,叶寻只感觉整条手臂瞬间麻了,没有疼痛。

    看了看拳头,血肉模糊,可见森森白骨。

    但叶寻没有停下,只要想到唐轲离开时那一番话,叶寻就有无穷的意志。

    一拳接着一拳的落下,两个拳头交替着猛砸。

    每一次拳头落下,叶寻都会大喝一声“我一定能成功!”

    但还是没有砸掉一点。

    唐轲并没有走远,他就在很远的地方观察,看到叶寻没有休止的挥动拳头,唐轲也看的眉头一皱一皱的。

    “看起来好疼啊!给他们找点东西去!”

    说完,唐轲便是离开了。

    另一边,枝秋澜快速穿梭在这些木人之间,手中的金色短刀迅猛切割而过。

    但是枝秋澜发现,这两柄锋利的金刀,竟然无法在木人身上留下痕迹。

    这让枝秋澜很是疑惑。

    而且枝秋澜惊讶的还发现,只要自己进入木人所在区域,自己的速度就会受到一种无形的压制。

    恢复了一下,枝秋澜再次穿梭在八十一个木人之间,金色短刀不断挥舞着。

    嗤!

    当当当……

    铿锵……

    瀑布底下,时不时的传来陈凡的叫喊声和怒喝声。

    “倒!”

    “啊!师姐,救命啊!”

    “啊~给我倒!……师弟,救我!”

    “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