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斩天星辰诀 > 第四十六章:战斗结束!
    见叶寻沉默不语,白裙女子突然问道,“你还有什么问题吗?”

    叶寻猛的抬头,正要开口,白裙女子突然道,“行了,你也别问了,问了也是白问,记住我之前给你定的时间,一年后,若是无法找回黑铁重剑,那你就去死吧!”

    说这话的时候,白裙女子眼中再次涌现杀意,叶寻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叶寻抬头,发现白裙女子已经消失不见了,叶寻心神一动,直接来到神秘空间。

    看着那威武霸气的对联,叶寻陷入了沉思!

    斩天,斩地,斩神魔!

    救己,救人,救苍生!

    横联:一剑开天!

    斩天,斩天……

    叶寻站在巨大的铜门前,心里一直重复着斩天二字。

    突然,叶寻猛的抬头,眼中爆发着精光,想要去寻找白裙女子的想法,直接被他否决,随即叶寻恭敬一礼,离开了神秘空间。

    回到现实,叶寻将枝秋澜三人召集在一起。

    “走,我们回去!”

    听到叶寻的决定,三人顿时被吓了一跳。

    “回去干嘛?唐老好不容易才将我们送出来,他更是选择了牺牲给我们拖延时间,现在回去,岂不是让唐老很失望?”陈凡说道。

    叶寻神色坚决,开口道,“正因为如此,我们才要回去!”

    “唐老战死,我们不能让他的尸体曝尸荒野,必须好生安葬,凌河宗这一次损失惨重,想必很长一段时间不会再轻举妄动,这段时间,正是我们努力提升自己的时候,到时候再杀上凌河宗,未凌霄宗所有死去的人报仇!”

    叶寻语气铿锵有力,神色坚定,不等其他人开口,他已经带头转身朝着凌霄宗的方向走去。

    枝秋澜三人见状,也是没在说什么,随即跟了上去。

    来到唐轲战死的地方,四人心情沉重,四人分作四个方向,开始寻找唐轲的遗体。

    用了两天的时间,四人走了将近十几公里,终于将唐轲的尸体收集完毕,将尸体火化后,枝秋澜找来一个盒子,流着泪一把一把将骨灰装进去。

    做完这些,四人便是选择返回凌霄宗。

    很快,四人来到凌霄宗山脚下,此时的凌霄宗,破烂不堪,山脚下遍布了尸体,全都是凌河宗的。

    当然,也有凌霄宗的,二十六具尸体,都是三十六峰峰主的。

    三十六峰峰主,最终只剩下十个。

    叶寻发现,凌河宗三十六神将全军覆没。

    经过询问峰主,叶寻这才得知。

    原来,就在他们正在和三十六神将激战的时候,一柄漆黑重剑突然出现,将剩下的神将全部收割后,便是飞向了凌河宗的方向。

    活下来的峰主都知道,那重剑是叶寻的,不过他们不知道是谁出的手。

    “各位峰主,这一战,我们凌霄宗输了,但是凌河宗也没赢,接下来的时间,凌河宗不会轻举妄动,我们便是利用好这个时间,努力提升,为凌霄宗死去的人报仇!”叶寻说道。

    众人沉默,因为这一战对他们来说,结局让人很难接受,三十六峰峰主都是曾经一起出生入死过的战友,如今战友死去,确实很难接受。

    通过这一战,他们也终于明白,凌河宗一直以来也在示弱,至少他们都没有深入了解到凌河宗的具体实力。

    好在这一次凌霄宗的种子活了下来,这一战过后,他们还有机会。

    尤其是叶寻,在这之前,齐峰主就已经告诉过他们,叶寻将是凌霄宗下一任宗主人选。

    如今唐轲战死,叶寻自然而然的要继承凌霄宗宗主之位,作为不隶属凌霄宗的三十六峰,剩下的十位峰主也终于意识到。

    不能再迂腐下去了,三十六峰和凌霄宗,必须合二为一,才能迅速提升这四个种子的实力。

    将死去的人安葬后,叶寻独自一人坐在唐轲的墓碑前,在叶寻旁边还有一个酒葫芦。

    那是他在唐轲的房间找到的。

    看着酒葫芦,叶寻脑海中回想起唐轲一口接着一口喝酒的画面,还有唐轲忍不住咋舌赞赏的话语。

    好奇之下,叶寻突然拿起酒葫芦,狠狠灌了自己一口。

    顿时那强烈的辣味儿冲击着叶寻的喉咙,呛得叶寻忍不住咳嗽两声,脸都咳红了。

    “咳咳……咳,这么难喝,你是怎么喝的津津有味的呢?”

    渐渐的,叶寻感觉脑袋昏沉,脑海中出现半年前自己刚刚来到清风城的时候,那时候自己才是九品神境,然后就遇到各种比自己还要恐怖的对手。

    他们都想杀死自己,但是,后来枝秋澜带着唐老出现,救下自己,并且收留自己。

    不光如此,在凌霄宗虽然很少见到唐轲,但唐轲一直关心所有人,暗中也关注过自己。

    想到这里,叶寻心中一阵感动,若不是唐老,说不定自己早就死了。

    这时,枝秋澜来到叶寻身旁,“知秋师姐,你怎么来了?”

    “我不能来吗?”

    叶寻没有说话,而是递给枝秋澜几炷香。

    枝秋澜接过燃香,点燃,恭敬的行礼。

    突然道,“你知道吗?唐老其实是我爷爷!”

    叶寻顿时转头看向枝秋澜,眼中有些震惊。

    为什么没有听枝秋澜叫过唐老一声爷爷?

    枝秋澜道,“不是亲的,我很小的时候,就被唐老捡到,唐老将我抚养长大,可以说,他就是我的爷爷!”

    叶寻没有说话,静静的听着枝秋澜诉说着往事。

    听完后,叶寻这才得知,不光是枝秋澜,就连陈凡,也是唐老捡来的,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培养二人。

    傍晚时分,枝秋澜便是离开,“叶寻,从现在起,我们都听你的,这是唐……这是爷爷死前留下的遗言!”

    说完,枝秋澜直接消失在这里。

    “唐老,您放心,我不会辜负您的期望,我会带着师姐他们,带着凌霄宗走向辉煌,斩杀凌霄宗的所有敌人,为死去的前辈们报仇!”

    滴答滴答……

    叶寻将酒滴在地上,洒在一排。

    做完这些,叶寻拿起酒葫芦,别在腰间,离开了墓园。

    轰隆!

    清晨,凌霄宗后山穿了一道道轰鸣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