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御兽:我能无限加点 > 第1章 不抱希望的魂力检测
    初春,细雨绵绵。

    安市二中,一间宽敞明亮的教室内,五十名学生整齐落座。

    这些稚嫩的脸庞上或多或少都表现出期待与紧张,因为接下来的魂力测试将决定他们今后的命运。

    已至中年的班主任卢泽站在讲台上,他的视线一一扫过面前的学生,中气十足地说道:“同学们,今天的测试将是高中阶段的最后一次魂力测试,如果你们的魂力指数依旧达不到十点,将失去成为一名御兽师的资格。”

    这是一个妖兽横行的可怕世界,普通人只能生活在城市中,以免被妖兽轻而易举地夺走生命。

    强大的妖兽甚至拥有移山倒海、毁天灭地的恐怖实力,就连守护城市的强大御兽师也无法击退。

    在那些实力强大的妖兽面前,热武器的威能根本不值一提,稍有不慎还有可能摧毁人类的生存空间,因此早就被取缔了。

    只有魔法才能打败魔法!

    所以,在数千年的发展中,御兽师这一特殊职业应运而生。

    御兽师可以和妖兽缔结契约,通过契约驾驭妖兽战斗,从而获得强大的实力。

    因此,与御兽师缔结契约的妖兽也被称为契约兽。

    时至今日,御兽师已然拥有了完整的传承,等级从低至高分别为普通级、超凡级、战争级、天灾级以及末世级。

    妖兽的等级与御兽师的等级相对应,同样分为普通级、超凡级、战争级、天灾级和末世级这五个级别。

    但是,认证御兽师不仅需要魂力等级达标,还需要拥有该等级的契约兽。

    比如,一个普通人想要成为普通级认证御兽师,除了魂力等级要达到普通级以外,还需要契约一只普通级契约兽。

    往前追溯千年,御兽师始终是抵御妖兽、保护人类的主要力量。

    所以,御兽师的地位举足轻重。

    普通人想要成为御兽师,需要通过修炼冥想法来增强魂力,只要魂力指数达到十点,就可以构建御兽空间,成为一名御兽师。

    卢泽见不少学生的表情逐渐失落,当即话锋一转,说道:“当然,即便无法成为强大的御兽师,也不代表未来无望。

    只要你们认真学习,完全可以考入御兽大学,从事药剂、装备等方面的研究,为守护城市的御兽师们提供助力。”

    果然,卢泽话音刚落,不少学生的眼神再次坚定起来。

    这些学生知道自己的情况,成为御兽师的希望渺茫,但是成为一名药剂师或锻造师也是很好的选择。

    卢泽所带的班级是高三十班,班级里的学生家境都比较普通,没有高阶的冥想法,甚至大多学生都没有条件购买魂晶加速修行,所以他们的魂力提升非常缓慢。

    如果没有魂晶辅助修行,单凭学校教的普通冥想法,几乎不可能在两年内,也就是高三之前,成功将魂力指数提升至十点。

    所以,十班从高一组班到现在高三的最后一学期,只有一位天赋不错的学生在高三上学期时魂力指数达到十点,成功构建御兽空间,进入普通御兽班学习。

    对于十班的这些学生而言,今天是成为御兽师的最后机会了!

    虽然卢泽心知这一次有学生魂力指数达标的希望依旧渺茫,但他还想让班里的学生们尝试一番。

    这是他仅能给学生们争取来的希望!

    “接下来还和以前一样,点到名的同学依次上来进行魂力测试。”

    卢泽检查了一下讲桌上的魂力测试仪,确保无误后开始喊人进行魂力测试。

    “任安澜。”

    “魂力指数……8.2。”

    在任安澜期盼的目光中,卢泽报出了魂力测试的结果。

    毫不意外,任安澜期盼的目光瞬间变成失落,魂力指数8.2,显然达不到十点魂力指数的最低标准。

    差之毫厘,谬以千里。

    哪怕魂力指数是9.9,距离十点只有一步之遥,但不达标就是不达标,更何况是8.2。

    如果任安澜坚持修炼冥想法,在未来的某一天,他的魂力值肯定能达到十点,拥有成为御兽师的魂力条件。

    但到那时,一切都已经太迟了,他已经错过了高中、大学修行的黄金时间。

    这就是卢泽说本次魂力不达标的学生将失去成为一名御兽师的资格的真正含义。

    卢泽没有安慰任安澜,此时任何的安慰都是苍白无力的。

    更何况,他希望学生们能自己走出失落,那样才能成长。

    “戴浩轩。”

    “魂力指数……7.3。”

    ……

    魂力检测正在有序地进行着。

    教室的右后方,沈若凌无精打采地趴在桌子上,静静地等待班主任卢泽喊自己进行魂力检测。

    不是沈若凌对成为御兽师没兴趣,而是他根本就不认为自己能成为御兽师。

    上一次魂力检测是高三刚开学的时候,他的魂力指数只有6.2。

    他又没有用魂晶辅助修行过,单凭一学期的修行增长,他的魂力指数绝对不可能达到十点。

    在沈若凌的计划中,他会参加高考,努力考上本市的大学,争取成为一名优秀的药剂师。

    沈若凌的同桌名为冷飞鸿,和沈若凌的关系一直很好,他见沈若凌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立刻问道:“若凌,你怎么了?难道是昨晚通宵打游戏了?”

    沈若凌闻言没好气地回答道:“都快高考了,我哪有时间熬夜打游戏啊?我昨晚熬夜研究药剂理论呢!”

    “药剂理论?你不想成为御兽师吗?怎么不加紧修炼冥想法,反倒研究起药剂理论来了?”冷飞鸿疑惑道。

    御兽师的地位特殊,绝对是所有学生的一致追求。

    按照冷飞鸿对沈若凌的了解,沈若凌这么上进的人,不至于会放弃成为御兽师的机会。

    “有自知之明呗!以我的天赋和家境,想成为御兽师太过困难了!争取成为一名药剂师也不错!”沈若凌起身伸了个懒腰,故作轻松地说道。

    其实,沈若凌又何尝不想成为一名御兽师,进入御兽班学习呢?

    但是,以他的家庭情况,这是难以企及的奢望。

    冷飞鸿默然,没有再说话。

    他和沈若凌的关系很好,两人也算是知根知底。

    冷飞鸿的父亲为了这一次渺茫的希望,咬牙给他买了两颗普通级低阶的魂晶,为此还背负了沉重的债务。

    沈若凌的家庭条件比他家还差,无论如何也是买不起魂晶的。

    所以,沈若凌现在的魂力指数基本不可能达到十点。

    良久,直到卢泽喊到冷飞鸿的名字,他才回过神来,快步走上讲台,进行魂力测试。

    他的命运如何,答案即将揭晓。

    座位上,沈若凌习惯性地摩挲右手食指佩戴的戒指,同时对冷飞鸿大喊了一声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