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御兽:我能无限加点 > 第5章 沈若凌的初始契约兽
    沈若凌排在队伍的后面,所以当他检测完天命魂技后,只剩下不到十名学生尚未检测。

    检测进行的很快,后面这些学生的天命魂技评级普遍都在d级,只有一位名为司听云的女生天命魂技评级为b级。

    司听云是普通御兽二班中仅有的两名天命魂技评级为b级的学生之一,除她以外,另一个评级为b级的学生就是孟凯歌。

    普通御兽二班没有天命魂技评级为a级的学生,所以除了沈若凌以外,司听云和孟凯歌就是潜力最高的学生。

    可惜,有沈若凌这枚拥有s级潜力的朱玉在前,他们两人并未引起太高的关注。

    当然,关注不高并不代表没有人关注,孟凯歌当众嘲讽沈若凌却被立刻打脸的笑话已经成了经典。

    至于司听云,她虽然样貌平平,但好歹是一个潜力很高的女孩子,所以引得不少男生的垂涎。

    天命魂技的检测完成后,下一步就是与妖兽缔结契约,只要成功与一只妖兽签订契约,这些学生就是货真价实的御兽师了!

    御兽师的第一只契约兽通常被称为初始契约兽,其重要程度不言而喻,初始契约兽的资质越强,未来实力的增长就越快,御兽师也就跟着越来越强。

    所以,有条件的御兽师都想尽一切办法弄到高资质的妖兽,让它们成为自己的初始契约兽。

    但是,如果真的有条件,这些学生早就能进入精英班、卓越班甚至是聘请强大的御兽师在家教导,而不是现在进入普通御兽二班了。

    所以,他们只能从学校提供的妖兽中选择。

    时间不知不觉已经临近中午,韩倾雅看了看手表,距离放学仅剩半个小时,她稍微考虑了一下,说道:“现在就放学吧!同学们中午回去好好休息、养精蓄锐,下午两点准时在这里集合,我再教你们如何与妖兽缔结契约。”

    韩倾雅说完之后,学生们反应不一,有高兴,也有失落。

    “耶!放学喽!我要回家告诉爸妈,我成为御兽师啦!”

    “唉!看样子只能等下午来挑选我的初始契约兽了!”

    “……”

    人群中,沈若凌正要和冷飞鸿一起回家,却突然被韩倾雅喊住。

    “沈若凌,你等一等!”

    “韩老师,有什么事情吗?”

    其实,沈若凌心里已经有了猜测,他的天命魂技评级为s级,这个消息肯定瞒不住,说不定一中午就能传遍安市,韩倾雅现在可能是要带他去见一见二中的校领导,谈一谈资源倾斜的问题,免得他被一中挖走。

    “老师有重要的事情要和你详谈,大概需要一个中午的时间,你先打电话告诉一下家人吧!”

    “韩老师,打电话就不用了,中午我家里没人,我直接跟着你就行了。”

    沈若凌自幼和母亲相依为命,他的母亲为了撑起这个家,不得不殚精竭虑地工作,忙到中午一般都不回家。

    “那行,你跟老师来。”

    说完,韩倾雅转身向学校停车场走去,沈若凌跟冷飞鸿告别后,立刻跟上韩倾雅的步伐。

    “韩老师,你是要带我出去吗?”

    沈若凌见韩倾雅坐进一辆汽车的驾驶位,所以跟着上了车,不过他很好奇韩倾雅要带他去哪。

    如果韩倾雅是要带他见二中校领导的话,应该不需要开车才对。

    韩倾雅依旧不改风格,清冷地说道:“我们去御兽师协会!”

    “御兽师协会?韩老师是御兽师协会的成员?”

    “不是,安市审判会在御兽师协会那里,我带你去是为了给你争取到一只高资质的初始契约兽。

    二中提供的妖兽中,最高资质只有精英级高阶,而且早都被卓越班的学生契约了。

    分配给普通御兽二班的妖兽资质比较差,最高资质只有普通级高阶,契约这样低资质的妖兽会浪费你的天赋。”

    沈若凌瞬间默然。

    韩倾雅确实是在为他考虑,不想眼睁睁地看着他的天赋被浪费掉,但是,韩倾雅的目的真的这么单纯吗?

    沈若凌无论如何也不相信,韩倾雅纯粹是为了沈若凌考虑,却不关乎她自己的利益。

    沈若凌沉默片刻,沉声问道:“韩老师,我需要付出什么?”

    妖兽的资质从低至高分为普通级、精英级、统领级、领主级以及霸主级,这五个资质等级正好对应五个实力等级的上限。

    沈若凌对于文字较为敏感,韩倾雅说二中提供的妖兽资质最高只有精英级高阶,这意味着她应该有办法给沈若凌弄来一只领主级以上资质的妖兽。

    韩倾雅淡淡一笑,这是沈若凌认识韩倾雅以来第一次看见她的笑容。

    “条件自然是有的,我想你也不会拒绝,加入审判会吧!

    我能提名你成为预备审判员,只要通过审判会的考核,你就能像我一样成为一名见习审判员。

    以你的天赋,通过审判会的考核几乎就是板上钉钉的事。”

    审判会!

    预备审判员!

    联邦由五大势力共同掌管,分别是议会、审判会、御兽师协会、猎妖盟以及城卫军。

    若论权利,审判会绝对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它存在的使命就是清除联邦内部违法乱纪的御兽师。

    审判会内地位最低的就是见习审判员,可哪怕是见习审判员,也要求至少是一名超凡级御兽师。

    现在的沈若凌还只是一个尚未拥有初始契约兽的准御兽师,如果他成为预备审判员,就等于拥有了加入审判会的门票。

    对沈若凌而言,绝对是有百益而无一害,对于审判会而言,同样也是有益无害。

    这显然是一个双赢的局面!

    韩倾雅还在专注地驾驶汽车,她淡淡瞥了一眼愣在副驾驶位的沈若凌,再次笑道:“怎么?不信?”

    沈若凌立刻回过神来,坚定地回答道:“韩老师,我相信你!我愿意成为一名预备审判员!”

    韩倾雅是一位见习审判员,而且还是一位有靠山的见习审判员,否则,单凭一个见习审判员的身份,她还无法从审判会给韩倾雅弄到统领级以上资质的妖兽。

    韩倾雅驾驶的汽车缓缓驶入安市御兽师协会的地下车库,这还是沈若凌第一次来这里。

    下了车,沈若凌老老实实地跟在韩倾雅身后,从电梯上到了十六楼,然后再走到一间办公室门前。

    “噔噔噔。”

    “进!”

    得到允许后,韩倾雅直接推门而入,沈若凌也跟着韩倾雅一起进入这间办公室。

    沈若凌好奇地打量这间屋子的陈设,壁柜上摆满了书籍,中间是一个办公桌,上面放了不少资料。

    坐在办公桌后面的中年男人瞥了一眼进来的人,看见是韩倾雅后立刻合起手中的书籍。

    “小雅,你怎么有空来我这里?”

    “叔叔,我来是为了那只疾风天鹰统领的幼崽。

    这是我的学生沈若凌,他的天命魂技评级为s级,作用是感应御兽师和妖兽的等级。

    沈若凌现在姑且能算作普通级御兽师,他的天命魂技就能精准地感应出我的魂力指数。

    叔叔你应该明白,他一旦成长起来,对我们的帮助有多大!”

    “什么!s级感应类天命魂技!”

    听完韩倾雅的讲述,韩开宇再也无法保持冷静,一下子拍桌而起。

    韩倾雅只是一位见习审判员,而韩开宇却是一位老牌的审判员,坐镇安市已有三年之久。

    所以,韩开宇比韩倾雅更清楚沈若凌成长起来的价值,有了沈若凌的帮助,他就有更大的把握捣毁血魔宫在安市的据点。

    韩开宇的视线在沈若凌身上停留片刻,随后严肃地说道:“小雅,我相信你的眼光,不过此事事关重大,不是我一个人就能决定的,我需要问问杜会长和高盟主的意见。你们先在我办公室等一会,有了结果我会通知你们。”

    韩开宇是安市审判会的会长,但这并不代表安市是他的一言堂,更何况,得到那只疾风天鹰统领的幼崽,御兽师协会和猎妖盟是出了很多力的。

    韩开宇做事雷厉风行,他立刻披上外套出门,把韩倾雅和沈若凌留在了自己的办公室。

    从始至终,韩开宇都没有怀疑沈若凌的天命魂技不是s级,这是他对自己侄女韩倾雅的信任。

    但是,他并不信任沈若凌!

    走出一段路以后,韩开宇掏出手机拨打了他助理的电话。

    “立刻调取安市二中沈若凌的信息,三分钟之内,我要看到他的全部信息!”

    吩咐完助理以后,韩开宇挂断了电话,然后迅速拨通了高盟主的私人号码。

    而他本人,正走在通往杜会长办公室的路上。

    ……

    韩开宇的办公室内,韩倾雅随意地坐在椅子上,然后让沈若凌也随意找个椅子坐下。

    沈若凌在韩倾雅对面坐下后,开口问道:“韩老师,你叔叔是……”

    韩倾雅微微一笑,回答道:“每一座城市都有审判司,由审判会的审判官或审判员坐镇,而我叔叔就是坐镇安市的审判员,韩开宇。”

    沈若凌点头会意。

    这么说来,韩开宇所说的杜会长和高盟主就是安市御兽师协会的会长和安市猎妖盟的盟主喽!

    沈若凌还真没预料到,他一个普通学生竟然现在就能见到掌管安市的几位实权大人物。

    不出意外的话,沈若凌的初始契约兽就是韩倾雅所说的疾风天鹰统领的幼崽了,所以他向韩倾雅询问道:“韩老师,疾风天鹰统领的实力很强吗?你想让我契约它的幼崽,竟然一下子惊动了三位大人物。”

    “疾风天鹰统领不是很强,而是非常强!它是盘踞在安市附近的一只统领级妖兽。

    如果只是这样,那只疾风天鹰统领还称不上非常强,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它的等级即将突破至天灾级,成为一只妖兽领主。

    如果安市这样的小城市附近出现一只天灾级的疾风天鹰领主,这将是一场灾难。

    如果没有三位以上天灾级御兽师驰援安市,那安市必将在这只妖兽领主的攻击下沦为废墟!”

    解释时,韩倾雅的表情凝重,竟然将沈若凌也感染了。

    天灾级!

    联邦最强的御兽师也只不过是天灾级而已,若想在短时间内召集三位天灾级御兽师驰援安市,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那只疾风天鹰统领现在如何?”说话时,沈若凌的声音甚至有些颤抖,这是人类源自内心深处本能的恐惧。

    韩倾雅见沈若凌这副模样,不禁露出俏皮的笑容。

    “沈若凌,你别担心,我叔叔身为坐镇安市的审判员,自然不可能放任那只疾风天鹰统领不管。

    三个月前,我叔叔联合御兽师协会和猎妖盟,出动了近二十位战争级御兽师,趁那只疾风天鹰统领产卵的虚弱期将其击杀。

    如若不然,御兽师协会也不可能有疾风天鹰统领的幼崽。”

    “呼,看来是我太紧张了。”

    韩倾雅点破之后,沈若凌才反应过来,如果疾风天鹰统领还活着,御兽师协会这里也不可能有它的幼崽。

    办公室内安静了片刻,沈若凌再次出声问道:“韩老师,以你的实力和身份,怎么会在二中当老师?”

    关于这个问题,沈若凌已经思考了许久,韩倾雅是审判会的见习审判员,她的叔叔还是坐镇安市的审判员,可她竟然在二中任教,教的还是普通御兽二班。

    抛开身份背景不论,只看韩倾雅的实力,她担任二中精英御兽班的班主任都够格了吧!

    难道说,韩倾雅是刻意在隐藏实力?

    “你现在也算是审判会的内部人员了,所以告诉你也无妨,不过你切记要守口如瓶!

    那只疾风天鹰统领确实死了,除了它的尸体以外,我们还得到了它产下的疾风天鹰蛋和它的魂晶及兽核。

    但是在三天后,疾风天鹰统领的魂晶和兽核在御兽师协会的仓库里离奇消失了。

    我叔叔排查了当时参与行动的所有战争级御兽师,排除之后找到了两个嫌疑人,一中的校长薛星泊以及二中的校长简奇水。”

    后面的事已经不需要韩倾雅多说了,沈若凌自己就有了猜测。

    韩倾雅潜伏在二中恐怕就是为了调查二中的校长简奇水,估计一中也潜伏着一位见习审判员。

    这时,韩倾雅的手机响了,是韩开宇打过来的。

    “小雅,你现在带沈若凌来十五层的一号培育屋。”

    “好,我现在就带他过去!”

    很快,沈若凌跟着韩倾雅来到了御兽师协会的第十五层。

    推开一号饲育屋的门,沈若凌立刻就看见韩开宇站在饲育屋内。

    在饲育屋的中间,那是一个人工打造的温室,用来模拟疾风天鹰的孵化条件,而温室中央那颗遍布青绿条纹的鹰蛋已然隐隐有了些许裂缝,似乎距离孵化不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