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御兽:我能无限加点 > 第6章 破壳而出的疾风天鹰幼崽
    这一次,沈若凌已经不再像初见韩开宇时那样拘谨,他通过属性面板悄悄地查看韩开宇的信息。

    【姓名:韩开宇】

    【属性:金】

    【魂力指数:9573】

    【魂力等级:战争级高阶】

    【天命魂技:锐利之金

    属性:金

    等级:战争级

    作用:对目标妖兽施展,凝聚金属性魂力附着于指定位置,增强35%穿透性和伤害,持续1min。

    魂力消耗:500】

    【普通魂技:木之精华

    属性:木

    作用:对目标妖兽或御兽师使用,立即治愈其10%的创伤,并且在持续三小时内增强20%的自然恢复。24h内仅能使用一次。

    消耗魂力:10】

    【超凡魂技:风华

    属性:风

    作用:对目标妖兽或御兽师使用,使其往指定方向瞬移3m,并增强其30%移动速度,持续3min。

    消耗魂力:200】

    【战争魂技:庚金奥义

    属性:金

    作用:发动庚金奥义,将金属性魂力凝结成剑,对目标造成伤害,该伤害由所消耗魂力决定。

    消耗魂力:自定义】

    魂力指数9573!

    虽然沈若凌已经知道韩开宇是战争级御兽师,但是看见他的魂力指数还是忍不住惊愕。

    毕竟,沈若凌目前的魂力指数只有21,还没有韩开宇魂力指数的零头多。

    “不愧是坐镇安市的审判员!”沈若凌在心里暗暗赞叹道。

    韩开宇见韩倾雅和沈若凌走进来,淡笑着对沈若凌伸出右手,说道:“沈若凌同学,不好意思。

    刚刚被你的天赋惊到,然后就仓促地去申请疾风天鹰幼崽,所以还未正式进行自我介绍。

    我叫韩开宇,是安市的一名审判员,也是韩倾雅的叔叔,你叫我韩叔即可。”

    沈若凌见状立刻与韩开宇握手,不敢有丝毫怠慢。

    虽然他表现出来的潜力惊人,但是实力还很弱,远远不及韩开宇所在的层次。

    因此,韩开宇主动握手,沈若凌哪有不应的道理?

    当然,沈若凌也没有全然相信韩开宇的话,韩开宇好歹也是坐镇安市的审判员,一个见过大风大浪的人物,怎么可能因为见到一个尚未成长起来的“天才”而惊慌失措?

    不过沈若凌也没有在意这些,韩开宇的实力地位远高于他,如果真的对他抱有恶意,那他根本就没有反抗的余地,只能自认倒霉。

    更何况,韩开宇让韩倾雅带沈若凌来这个培育疾风天鹰蛋的饲育屋,决定已经很明显了,应该是要让沈若凌契约这只即将孵化的疾风天鹰。

    “韩叔说笑了,我是晚辈,希望韩叔不要怪我无礼才好。”

    韩开宇脸上的笑容没有丝毫变化,与沈若凌握手之后,他指着饲育屋中央的疾风天鹰蛋说道:“这枚疾风天鹰蛋来自于一只即将晋升天灾级的疾风天鹰统领,所以它的资质毋庸置疑,至少也是统领级,未来晋升天灾级也不是不可能,所以它的珍贵程度应该不用我多说。”

    沈若凌立刻点头,说道:“嗯,韩老师已经和我说过了。”

    “既然小雅推荐了你,那就代表你值得信任,我也就不弄考核那一套耽误时间了,等这只疾风天鹰蛋孵化,你就可以和它缔结契约。”

    韩开宇亲口说出的这一刻,沈若凌才真正确定这只疾风天鹰幼崽属于自己,巨大的惊喜让沈若凌顿时喜上眉梢。

    韩开宇稍微停顿片刻,然后继续说道:“现在你也算是半个审判会的人了,等你与这只疾风天鹰幼崽缔结契约之后,就把父母接到审判会这里居住吧,以免被别有用心之人劫持利用。”

    韩开宇早就看过了沈若凌的资料,对他的信息了如指掌,正因为沈若凌的家世很清白,所以韩开宇在与杜会长和高盟主商议之后,最终决定让他契约这只统领级资质的疾风天鹰幼崽。

    韩开宇明知沈若凌自幼和母亲一起长大,却故意说让沈若凌把父母接到审判会居住,为的就是卖个破绽,故作无意地表明他没有审查沈若凌的家庭背景。

    但这并不代表韩开宇心怀恶意,他只是用这种简单的技巧增加沈若凌对他的信任而已。

    “好的韩叔,不过我只能接母亲过来,我父亲已经去世很多年了。”沈若凌心知这件事情无法拒绝,所以干脆地答应下来。

    韩开宇让沈若凌接他母亲到审判会居住,确实主要是担心沈若凌的母亲被心怀不轨之人惦记,但其实也有拉拢沈若凌的意思。

    毕竟,沈若凌自幼与母亲相依为命,感情深厚无比,审判司给沈若凌的母亲提供庇护,也算是一份情谊。

    这时,韩开宇的手机铃声突然响了,他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然后立刻接听。

    “喂?情况如何?”

    韩开宇询问之后,随即不再讲话,而是仔细听电话另一端的汇报。

    沈若凌就站在韩开宇面前,虽然听不见电话另一端的声音,但是从韩开宇逐渐凝重的表情上,他知道是有大事发生了。

    饲育屋内陷入了沉寂,只有细微的呼吸声还在继续。

    终于,韩开宇挂断了电话,韩倾雅立刻询问情况。

    “叔叔,发生了什么事?”

    “白浩识破了一个血魔宫的灰衣行者,那个灰衣行者的真实身份竟然是他班里的学生。

    而且,白浩并没有抓住那个灰衣行者,有一位实力不弱于白浩的白衣行者拦住了他!”

    “什么!血魔宫的成员已经发展到这种程度了吗?”

    白浩就是安市审判会派遣潜伏在一中的见习审判员,他的魂力等级也是超凡级高阶,现在的身份是一中精英御兽班的班主任。

    就在他自己带领的班级里,竟然潜伏着一个血魔宫的灰衣行者,甚至可能还不止一个,只是暂未露出马脚而已。

    不仅如此,一个白衣行者竟然能在一中内行动自如,救走那个灰衣行者,细细思考起来竟让人觉得不寒而栗。

    “血魔宫?”

    沈若凌是第一次听见“血魔宫”这个词,不过听起来就不是什么正经的势力。

    “情况不容乐观,我需要亲自去一中看看情况,小雅,沈若凌契约疾风天鹰的事情就交给你了。”言罢,韩开宇径直走出饲育屋。

    韩开宇走后,饲育屋内只剩下不到韩倾雅和沈若凌两人,沈若凌好奇地问道:“韩老师,血魔宫是一个什么样的势力?”

    韩倾雅脸色阴沉,但还是耐心解释道:“你不知道也正常,联邦高层为了防止联邦动荡,有意隐瞒了血魔宫的消息。

    血魔宫是一个近二十年刚刚兴起的邪恶势力,其成员自称行者,并按衣物颜色分成不同等级,实力从低到高分为灰衣行者、白衣行者、蓝衣行者以及血衣行者。

    其中灰衣行者的实力最弱,只是普通级御兽师,而最强的血衣行者至少也是天灾级御兽师。

    如果血魔宫是一个守护人类的势力,联邦也乐意接纳,可是,血魔宫的成员却四处作恶,肆意掠夺资源,伤人性命。”

    “联邦五大势力合力都无法铲除血魔宫吗?”

    韩倾雅摇了摇头,说道:“血魔宫没有固定的驻地,其内成员也身份各异,悄悄潜藏在联盟内,很难辨别,联邦有意剿灭血魔宫,却是有心无力。

    近些年来,血魔宫扩张的速度也越来越快了,竟然连刚踏上御兽师道路的学生都可能是灰衣行者。

    如今的安市内忧外患,恐怕要变天了啊!”

    沈若凌心中有数,外患显然是血魔宫无疑,而内忧则是那个窃取疾风天鹰统领的魂晶和兽核的人,乃至其背后的势力。

    韩倾雅自顾自地摇了摇头,对沈若凌说道:“现在跟你说这些还太早了,你现在只需要与这只疾风天鹰幼崽缔结契约,然后尽快变强。”

    说着,韩倾雅不知从哪里拿出一个精致的木盒,递给沈若凌。

    “这是预备审判员的修行资源,你现在的等级是普通级低阶,每个月可以领取三枚普通级低阶的魂晶和十枚普通级低阶的兽核。

    审判会是一个公平的组织,哪怕你的天赋再出众,只要是同级别的御兽师,分配到的修行资源都一样,希望你能理解。”

    这是沈若凌应得的修行资源,他自然不会客气,立刻从韩倾雅手中接过木盒,打开之后就看见三枚纯净透明的魂晶和十枚翠绿色的风属性兽核。

    魂晶是御兽师修行的必要资源,如果不炼化魂晶中的魂力,单凭冥想法从天地间凝聚吸纳,其速度之慢可想而知。

    兽核则是培育契约兽的必要资源,契约兽吞噬兽核可以吸收炼化其中的能量,提升自身。

    一般而言,妖兽的心脏位置都有一枚兽核,但并非所有妖兽的脑部都有一枚魂晶,所以魂晶的价值远高于同阶的兽核。

    据沈若凌了解,一枚五行属性的普通级低阶兽核市价是一千联邦币,而一枚普通级低阶的魂晶市价却足有一万联邦币。

    魂晶内都是纯粹的魂力,没有属性之分,但是兽核却有属性之分,相同等级下,冰、风、雷、岩、毒等特殊属性的价格至少是五行属性价格的两倍。

    所以算下来,木盒内的魂晶和兽核大约价值五万联邦币,这对家庭条件一般的沈若凌可谓是一笔巨款。

    沈若凌和韩倾雅等了一中午,疾风天鹰蛋的蛋壳上裂纹越来越密,但是蛋壳始终没有彻底破裂。

    距离下午两点越来越近,韩倾雅不得不返回二中,她毕竟还是二中普通御兽二班的班主任,总不能撇下那些学生不管。

    沈若凌要在这里等待疾风天鹰幼崽破壳而出,然后立刻与它缔结契约,所以没法跟韩倾雅一起回去。

    临走前,韩倾雅还特意反复强调契约之法,免得沈若凌到时候忘记,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

    韩倾雅也走了,饲育屋内就只剩下沈若凌和一个正在努力破壳而出的疾风天鹰幼崽。

    回想起今天的遭遇,沈若凌依旧有些难以置信。

    按照原本的人生轨迹,他肯定无法成为一名御兽师,只能努力成为一名药剂师,却不曾想,一枚平平无奇的戒指改变了他的命运。

    四下无人,沈若凌伸出右手,仔细地端详食指上戴着的戒指,戒指依旧是那个普通的模样,看起来像极了普通的铁指环。

    这枚戒指是上个月时,沈若凌的母亲计思若亲手交给他的,母亲说,这是他父亲临终前留给他的唯一遗物,务必要好好保管。

    如今已经确定,这枚戒指不是普通的戒指,沈若凌通过戒指获得了一个属性面板,或许连他拥有神之手这个逆天的天命魂技也是因为戒指的缘故。

    那么,这枚戒指究竟是从何而来?他的父亲究竟是什么身份?他的父亲究竟是否真的已经身亡?

    一系列问题萦绕在沈若凌的脑海中,让他一度感到崩溃。

    沈若凌在脑海中仔细搜寻母亲的记忆,他突然注意到,每次提及父亲时,母亲眼神中的留恋。

    那不是尚存于世的妻子对永别人间的丈夫的留恋,而是被迫与丈夫长久分别的怨妇的留恋!

    “我父亲或许还活着,只是因为未知的原因无法与我和母亲见面!”

    当这个念头在沈若凌的脑海中闪过时,连他自己都被震惊了!

    自幼以来,沈若凌的母亲告诉他,他的父亲在他出生前就意外去世了,这种长期潜移默化的影响让沈若凌默认自己的父亲早已不在人世。

    可是,事实真的如此吗?

    顿时,沈若凌心乱如麻。

    此时,一声凄厉的鹰啼陡然响起,将沈若凌的思绪拉回现实。

    沈若凌立刻向饲育屋中间的人工温室看去,只见一个漆黑的鹰喙破开了满是裂纹的蛋壳。

    那一处蛋壳被鹰喙破开之后,整个蛋壳的上部像是玻璃一般支离破碎,露出一个拥有墨绿色毛发的小鹰脑袋。

    疾风天鹰幼崽,终于破壳而出了!

    小家伙破开蛋壳后,好奇地打量着外面的世界,它第一眼就看见了温室外面的沈若凌,漆黑与墨绿参半的瞳孔中满是疑惑。

    沈若凌立刻用属性面板查看这只疾风天鹰幼崽的信息。

    【名称:疾风天鹰】

    【属性:风】

    【生长阶段:幼生期】

    【能量指数:15.0】

    【等级:普通级低阶】

    【资质:统领级高阶】

    【传承技能:疾风天翼、疾风翼刃、疾风护体。】

    这只疾风天鹰幼崽的资质果然是统领级,而且还是统领级高阶,好好培育以后甚至有几率像它母亲一样晋升天灾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