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御兽:我能无限加点 > 第8章 绝地反击!觉醒普通技能
    迅捷豹将利爪从沈若凌的肩膀上抽出,然后立即猛扑地面,借力跃起,同时用它锐利的爪子狠狠地抓向低空中滞空飞行的疾风天鹰。

    沈若凌终于多了一些力气,虽然迅捷豹抽出利爪对他造成了二次创伤,但至少他不用再承受迅捷豹的压力。

    此刻正是生死关头,越是这种时候,就越不能心乱,沈若凌立刻调出属性面板,查看这只迅捷豹的信息。

    【名称:迅捷豹】

    【属性:风】

    【生长阶段:成长期】

    【能量强度:78.2】

    【等级:普通级高阶】

    【资质:普通级高阶】

    【血脉技能:穿刺爪击

    属性:金

    等级:普通级

    作用:将能量聚集于利爪之上进行爪击,对目标造成穿刺伤害。

    消耗能量:10】

    当沈若凌知道这只迅捷豹的等级是普通级高阶时,他终于知道袭击他的人究竟底气何在了。

    按照常理而言,沈若凌刚刚与初始契约兽缔结契约,哪怕他的初始契约兽资质再高,等级也顶多只有普通级低阶。

    所以,一只普通级高阶的迅捷豹绝对能弥补其中的资质差距,轻松击败他的初始契约兽。

    只可惜,沈若凌并不是一个能以常理视之的人,因为属性面板和神之手的存在,他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怪物。

    疾风天鹰和迅捷豹的战斗正在进行。

    由于疾风天鹰刚刚孵化不久,没有经过任何训练,所以战斗全凭本能,幸好它现在的等级是普通级中阶,还能够跟迅捷豹周旋。

    迅捷豹听从主人的指令硬接疾风天鹰释放的翼刃,虽然它的肉身较为强悍,但依旧受了不轻的伤。

    疾风翼刃毕竟是疾风天鹰的传承技能,所以亲和度很高,再加上普通级中阶的实力,这激射而出的数道翼刃威力丝毫不弱。

    那个灰衣行者轻敌,小看了沈若凌的疾风天鹰,但是他已经下达了指令,迅捷豹不得不硬生生忍住疾风翼刃的伤害,然后发动穿刺爪击攻向疾风天鹰。

    疾风天鹰的速度本就很快,再加上疾风天翼的加持,所以轻松躲过迅捷豹的穿刺爪击。

    迅捷豹一击不中,另一只爪子立刻跟上,同样是穿刺爪击,利爪上的寒光也同样凌厉。

    不远处,那个灰衣行者慢步走向沈若凌,或许是他对自己的迅捷豹过于自信了,认为迅捷豹必定能击败疾风天鹰,所以并未太过关注这场战斗。

    渐渐地,灰衣行者距离沈若凌越来越近,但他没有直接走到沈若凌身前,而是走到了掉在地上的木盒旁边。

    灰衣行者随手捡起地上的木盒,然后又将旁边的两枚风属性兽核捡起来,小心翼翼地放回木盒里面。

    “风属性兽核,看成色应该是普通级低阶,我看看,一共有八枚,真是一笔不少的财富呢!”

    灰衣行者一枚一枚将地上散落的风属性兽核捡起来,全都放回了木盒中,仿佛这些兽核本就是他掉落的珍贵物品。

    终于,灰衣行者将目光放在了沈若凌身上,他一步步走过去,同时幸灾乐祸地说道:“真是一个可怜的天才!正好我缺一只高资质的血兽,所以,你的疾风天鹰归我了!”

    沈若凌肩膀上的伤愈发严重,鲜血还在不停往外涌,仿佛没有止境一般,他强忍疼痛微微扭头,将灰衣行者的身影收入自己的视线。

    【姓名:陈睿思】

    【属性:风】

    【魂力指数:63】

    【魂力等级:普通级高阶】

    【天命魂技:风场

    属性:风

    等级:普通级

    作用:施展后在指定位置形成一个二十平方米大小的风场,风属性妖兽在其内速度增长20%,持续时间2min。

    魂力消耗:10】

    【普通魂技:血印

    属性:血

    作用:以低阶血晶为引施展血印,成功后可将指定妖兽化为血兽,成为血兽后战力提升30%,副作用为性格极度血腥暴力,生命受到相应血晶的控制。

    魂力消耗:30】

    血属性的普通魂技?

    沈若凌系统地学习过御兽师的十大属性,分别为五行属性金、木、水、火、土以及特殊属性冰、雷、风、毒、岩,但是血属性却是闻所未闻。

    现在也不是让他思考的时候,当务之急还是保命为主,至于其他的还是活下去以后再说吧!

    当即,沈若凌不再保留,动用神之手将自己已有的三十点魂力加上,再将二十点能量给疾风天鹰加上。

    疾风天鹰的能量再一次得到提升,达到了58.4,虽然它的能量依旧低于迅捷豹,但是实力已然不逊色于迅捷豹。

    疾风翼刃!

    疾风护体!

    在与迅捷豹周旋的过程中,疾风天鹰连续使用技能,已经将能量消耗的差不多了,沈若凌刚给它添加的二十点能量可谓是及时雨。

    迸发而出的翼刃极速射向迅捷豹,由于距离很近,竟然直接刺穿了迅捷豹的躯体,在它周身留下数道血孔。

    迅捷豹发出痛苦的嚎叫,陈睿思回头看去,发现迅捷豹竟然已占下风,随时都有殒命的可能。

    “废物!连一只普通低阶的疾风天鹰都打不过!”

    陈睿思深知情况不妙,如果迅捷豹没有击败疾风天鹰,那么他的下场或许就是死亡。

    但是此时此刻,陈睿思根本无法帮助迅捷豹,因为他的天命魂技风场是一个风属性的加成类魂技,而迅捷豹和疾风天鹰都是风属性妖兽。

    陈睿思当机立断,从口袋中取出一柄折叠刀,打开后将刀尖指向沈若凌,疯狂地喊道:“如果不想死的话,就命令你的疾风天鹰停下!”

    沈若凌惨白的脸上露出一抹古怪的笑容,下一刻,一股汹涌的魂力波动出现,将陈睿思的身体禁锢,使其难以动弹。

    这是沈若凌的魂力等级突破到普通级中阶领悟的普通魂技——束缚。

    【普通魂技:束缚

    属性:木

    作用:施展后将目标禁锢,具体禁锢时长由消耗魂力和目标实力等级而定。

    魂力消耗:自定义】

    束缚命中后的瞬间,沈若凌拼尽全力大喊道:“阿鸿,快!他现在动不了了!”

    原本一动不动趴在旁边地上的冷飞鸿听见沈若凌的呼喊,立刻从地上爬起来,冷飞鸿看了一眼现在的状况,然后立即召唤出他的初始契约兽白睛虎。

    “小白!攻击那个拿刀的人!”

    冷飞鸿的白睛虎现在还是不入流的妖兽,根本影响不了疾风天鹰和迅捷豹的战斗,但是它的攻击却足以重创甚至击杀陈睿思。

    陈睿思虽然是普通级高阶御兽师,但是他的契约兽被疾风天鹰牵制着,无法支援,其本身更是被沈若凌的束缚技能禁锢,根本就没有半点反抗的能力。

    弱小的白睛虎听见冷飞鸿的指令后,立刻尽全力扑向陈睿思,口爪并用,将陈睿思弄的遍体鳞伤。

    冷飞鸿同样也没闲着,虽然他刚刚被迅捷豹撞飞,摔落时受了不轻的创伤,但是还具有行动能力,所以他冲上去夺过陈睿思手中的折叠刀。

    “别杀我!求求你别杀我!”

    陈睿思见冷飞鸿将折叠刀对准了自己,立刻吓的魂飞魄散,哭爹喊娘地求饶。

    冷飞鸿看了一眼重伤倒再地上的沈若凌,脸色瞬间阴沉下去,将折叠刀狠狠捅向陈睿思的胸膛。

    “啊啊啊!我错了,别杀我!”

    随着刀刃刺破陈睿思的皮肉,陈睿思疼的忍不住喊叫起来,但是他的喊叫丝毫没能打动冷飞鸿,反而让他更加用力。

    “噗嗤。”

    冷飞鸿手中的折叠刀应声没入陈睿思的胸膛,下一刻,陈睿思的痛呼声戛然而止。

    陈睿思,死了!

    此时,疾风天鹰和迅捷豹的战斗已经接近了尾声。

    随着战斗的进行,疾风天鹰似乎是激发了潜藏在血脉中的战斗本能,越战越勇。

    迅捷豹似乎是感受到了主人生命的消逝,本就落于下风的它动作有了些许的迟疑。

    疾风天鹰抓住这一瞬的机会直接从上俯冲而下,振翅飞行的力量和俯冲的力量相结合,令它尖锐的鹰喙直接洞穿迅捷豹的头颅。

    迸溅出的鲜血染红了疾风天鹰的羽翼,此时的它同时拥有了鲜红色与翠绿色,竟给人以妖异之感。

    迅捷豹遭遇了致命的创伤,它的生命正在逐渐地流逝,它硕大的身躯轰然倒地,艰难睁开的双眼看着陈睿思的尸体,眼角似乎有点点泪光滑落。

    此间之事终于结束了!

    沈若凌此刻十分虚弱,长时间的失血让他的意识逐渐涣散,他明明扯着嗓子说话,但说出来的声音却十分低沉。

    “阿鸿,用我手机打电话给韩老师,就说我们遇见了血魔宫的灰衣行者……”

    言罢,沈若凌就彻底失去了意识,疾风天鹰从不远处飞过来,将沈若凌的身体护在自己的羽翼之下。

    ……

    沈若凌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一间干净整洁的病房里,房间周围空无一人。

    肩膀上的剧痛已经不复存在,沈若凌试着动了动胳膊,还有点轻微的疼痛。

    这时,病房的门打开了,进来的人是韩倾雅。

    韩倾雅发现沈若凌醒了过来,表情微微一喜,这似乎就是她最大幅度的笑容了。

    “沈若凌,你终于醒了!”

    “韩老师,现在过去几天了?”

    听见沈若凌的声音很是沙哑,韩倾雅立刻喂沈若凌喝水,同时回答道:“三天,现在你醒了,我也就放心了。”

    “我妈知道这件事吗?”

    “你母亲知道你受伤的事情,这三天也是她在照顾你,但是我只说你遇到了妖兽的袭击,没有说灰衣行者的事情,免得她担心。

    为了保护你母亲的安全,我派人把她接到了御兽师协会的家属住宅区居住,平时就在这家御兽师协会内部的医院工作。”

    沈若凌点了点头,轻笑道:“这样安排挺好的。疾风天鹰和冷飞鸿呢?都没什么问题吧?”

    “疾风天鹰没什么问题,这几天是我在照料它,它好像快突破普通级高阶了,不愧是即将成为领主的疾风天鹰的幼崽。”

    沈若凌闻言微笑,在陈睿思偷袭后,他为了增强疾风天鹰的实力,又给它加了二十点能量,让疾风天鹰的能量指数达到了58.4,距离普通级高阶只剩下一小段距离。

    沈若凌正担心没有一个合理的理由解释疾风天鹰的等级,没想到韩倾雅已经帮他想好了。

    突然,韩倾雅神情微凝,话锋一转,说道:“但是冷飞鸿的情况不容乐观,他亲手杀死了那个灰衣行者,现在不得不停学在家。”

    “嗯?亲手杀了那个灰衣行者,这有什么不妥吗?如果他不杀了那个灰衣行者,死的人就是我了,为什么他不但无功,反而有过?难道是那个灰衣行者背后有靠山?”

    “靠山倒是没有,那个灰衣行者的身份已经查明,是二中精英御兽一班的学生,名为陈睿思,他的家境比较普通。

    按照冷飞鸿所说,陈睿思是想将你的疾风天鹰变成他的血兽,所以才跟踪你们,出手偷袭,但我们并没有在陈睿思身上找到血魔宫的血晶。

    而且那条小路没有监控,当时也没有其他目击证人,所以没有直接了当的证据证明是陈睿思先命令他的契约兽偷袭你们。

    单凭一身非正式的灰色衣服,审判司根本无法给陈睿思定罪。

    这几天陈睿思的父母一直在学校那边闹事,哭喊自己的儿子死于非命,要求学校交出凶手。

    所以,我们不得不让冷飞鸿回家休学,暂避锋芒。”

    沈若凌的脸色瞬间凝重起来,联邦是一个法治社会,审判会办事要以证据为基础,而现在恰恰没有证据。

    “那这件事情究竟要怎么处理?总不能反过来给冷飞鸿定罪吧!”

    “这倒不会,这件事情双方都没有直接证据,所以根本无从判决,我们之所以一直压着舆论,就是担心公布血魔宫的消息会引起民众的恐慌。”

    血魔宫就像是扎在安市的一根刺,如果不能尽快拔出,安市的伤病就会越来越严重。

    突然,沈若凌想到了陈睿思的信息中,那个名为血印的普通魂技,这似乎是一个突破口。

    “韩老师,你听说过‘血’属性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