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御兽:我能无限加点 > 第11章 突如其来的反抗
    虽然冷飞鸿非常好奇沈若凌为什么要把风属性的兽核全都换成火属性,但是他并没有多问。

    沈若凌遇事比他更冷静,观察能力和思考能力也更强,所以这样做肯定有他自己的打算。

    他们两人是兄弟没错,但是兄弟之间也有不能说的秘密,就比如冷飞鸿悄悄隐瞒的那件事。

    离开店铺后,沈若凌小心翼翼地把装兽核的布袋子放进口袋里,然后悄悄把兽核中的能量吸收一空,看着剩余能量从0增长到190,一股喜悦之情油然而生。

    【姓名:沈若凌】

    【属性:无】

    【魂力指数:51.0(+0.1)(+1.0)】

    【魂力等级:普通级中阶】

    【天命魂技:神之手

    属性:无

    等级:未知

    作用:吸收魂力或能量,用于加点或强化。

    剩余魂力:30

    剩余能量:190

    魂力消耗:无】

    【普通魂技:束缚(+)

    属性:木

    作用:施展后将目标禁锢,具体禁锢时长由消耗魂力和目标实力等级而定。

    魂力消耗:自定义】

    沈若凌现在的魂力指数是51点,而他还有30点剩余魂力并未使用,也就是说沈若凌可以立刻将自己的魂力指数提升到81点。

    虽然沈若凌并不知道普通级的极限和超凡级的门槛是多少魂力指数,但是莫凯乐的魂力指数和魂力等级不会出错,81点魂力指数绝对是普通级高阶无疑。

    所以,现在的沈若凌随时都可以将自己的魂力等级提升到普通级高阶。

    至于这190点剩余能量,沈若凌觉得已经足够将他的疾风天鹰升级到超凡级了。

    当然,这只是沈若凌的猜测,他并不打算现在就将能量全部加给疾风天鹰,否则疾风天鹰的升级速度就快的不符合常理了。

    这时,熟悉的电话铃声再一次响起,徐良又打电话给冷飞鸿了。

    冷飞鸿和沈若凌交换了眼神,两人相视点头,然后冷飞鸿接听了电话:“喂?徐良。”

    “喂?飞鸿你在哪呢?我已经开车到商贸大厦了。”

    “好,我们现在就过去。”

    徐良在那个无名狩猎小队里实力最弱,所以他的主要职责就是开车,这一点冷飞鸿是清楚的。

    冷飞鸿和沈若凌立刻下楼,或许是因为冷飞鸿心中怀着怨气,所以他一眼就在路边找到了徐良。

    冷飞鸿看见徐良开的不是小队的车,不禁冷哼道:“呵!竟然换了一辆车,看来他为了引我们上钩还真费了不少心思。”

    “走吧,待会你坐副驾驶,我坐他后面,准备好匕首,听我指挥。”沈若凌眼神微冷,轻声嘱托道。

    冷飞鸿无条件信任沈若凌,所以立刻答应道:“好!我听你的!”

    沈若凌和冷飞鸿装作无事发生的模样走到徐良开的吉普车前,和徐良打完招呼后上了车。

    徐良见他们二人没有丝毫怀疑,颤抖的心终于安定下来,在死亡的恐惧面前,他心中的恶魔终究还是战胜了良知,选择狠心出卖沈若凌和冷飞鸿。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坐在驾驶位后面的沈若凌已经将狩猎匕首抽出,随时准备制服徐良,副驾驶位上的冷飞鸿也早就将匕首藏在了袖中。

    “既然人都到齐了,那我们就出发吧!这一次的目标就在城外不远处,那里很少有高阶的妖兽出没,所以风险很小……”

    从吉普车启动开始,徐良就一直讲解着这一次的任务,似乎这一切不是他杜撰的,而是确有其事一般。

    吉普车逐渐驶出闹市,在人烟稀少的出城路上疾驰。

    沈若凌见时机成熟,突然冷笑着问道:“徐良,我们这一次出去,是不是就回不来了?”

    “啊?什么意思?”

    “立刻停车!”

    还没等徐良反应过来,一柄尖利的狩猎匕首已经顶在了徐良的腰侧,这是沈若凌的狩猎匕首!

    徐良感受到腰侧的尖锐,条件反射地往前挪动身体,然而冷飞鸿立刻弹出袖中的狩猎匕首,直接横在徐良的脖颈前。

    “老实停车,否则我可拿不稳这匕首,指不定就会一不小心划破了你的喉咙呢!”

    相较于沈若凌的冰冷,冷飞鸿的声音则更加暴躁,似乎随时都有可能一怒之下将徐良一刀封喉。

    生死面前,贪生怕死的徐良不得不踩下刹车,吉普车逐渐减速,稳稳停在了路边。

    徐良此时哪里还不知晓事情已经败露,不过他还抱有一丝希望,狡辩道:“你们这是做什么?我真的没有恶意!”

    “都到这个时候了,你还想狡辩?老实交代,你把我们骗出城有什么企图?”

    说着,沈若凌握着匕首的右手再次施加了力量,尖利的匕首已经刺穿了徐良的衣服,触及皮肤,再深入一分即可破开他的皮肉。

    感受到腰际的异样,徐良惊恐万分,体内似乎有冷意涌出,但是他不敢再往前挪动身体,生怕被前面的匕首划破喉咙。

    “你们的行为是犯法的,你们快放了我,不然审判会不会饶了你们的!”徐良动用他最后的理智,抛出了审判司的大名。

    审判会拥有裁决的权利,一切违背法律的事情都由他们来裁定,对于不法的御兽师而言,审判会就是悬在头顶的一柄利剑。

    徐良的本意是想用审判会镇住沈若凌和冷飞鸿,逼迫他们放了自己,但他终究无法如愿以偿。

    沈若凌脸上的冷笑更甚,他再次增加手上的力量,锋利的刀刃在徐良的腰上划出一道血痕。

    “真的很不巧,我就是安市审判司的预备审判员,即使你不老实交代,我也能审判你!但我们好歹是同学一场,如果你交代出幕后主使,我就放你一条生路!”

    徐良清晰地感受到了腰间传来的疼痛,但是他不敢轻举妄动,颤抖着问道:“你说的是真的?你真是预备审判员?”

    “当然是真的,我已经在录音了,你老实交代吧,这件事究竟如何处理就看你的表现了!”

    沈若凌心知这件事情是莫凯乐在背后谋划,可他没有明确的证据,但只要他录下徐良交代的犯罪计划,就能狠咬莫凯乐一口。

    徐良犹豫了一会儿,似乎是在权衡利弊,但是架在脖颈上的匕首时时刻刻提醒着他现在的处境。

    终于,徐良发现自己毫无反制的办法,无奈交代道:“沈若凌,希望你说话算话!

    这件事是莫凯乐谋划的,莫凯乐觉得你们冒犯了他,他知道我认识冷飞鸿,而你又是冷飞鸿的兄弟,所以他就问我你的信息,我在他手下做事,不得不如实交代。

    莫凯乐知道你是s级天赋后担心你成长起来会找他麻烦,所以决定先下手除掉你。

    就这样,莫凯乐逼我把你们骗到城外的荒野,他们已经埋伏好了,就等我带你们过去,然后杀了你们,再毁尸灭迹。”

    冷飞鸿的性格激动易怒,他听后立刻怒骂道:“我是因为信任你才加入了你所在的小队,没想到你竟然在背地里想着陷害我们!”

    沈若凌却从徐良的话中听出些许端倪,他冷声问道:“是莫凯乐逼你来诱骗我们的?那你就甘愿被逼迫?没想过告诉我们,或者到审判司举报?”

    “我念着同学之情,在莫凯乐动杀心的时候就替你们求情了,可是没有用!莫凯乐生性残暴,我有把柄在莫凯乐手里,所以……

    求求你们,看在我们同学一场的份上放过我吧!你们放了我,我立刻就离开安市,永远不再回来!”

    “哼!离开安市,永远不再回来?看来你这把柄不小啊!”沈若凌轻嘲几句,然后关闭了手机录音,随即拨通韩倾雅的电话。

    “喂?韩老师,不好意思又要麻烦你,有人企图将我骗到荒原上杀害,这件事情应该怎么处理?”

    办公室内,韩倾雅正在整理她最近侦查到的信息,听到沈若凌的话立刻停下了手边的动作,紧张地询问道:“你现在在哪?情况怎么样了?”

    “我现在还在市内,已经制服企图诱骗我的人了,不过城外还有几个埋伏我的御兽师。”

    “给我发个定位,我立刻过去!”

    “好!”

    沈若凌挂断了电话,然后给韩倾雅发了实时共享位置。

    驾驶位上,徐良脸色铁青,他的声音颤抖地厉害:“沈若凌,你不是答应放我一条生路的吗?”

    “我当然不会杀你了,但是你的罪行还是要留给审判会裁决。”沈若凌的目光森冷,没有丝毫的怜悯。

    如果他没有识破徐良的欺骗,恐怕他和冷飞鸿就真的生死难料了,所以他怎么可能会心生怜悯放过徐良?

    更何况,徐良似乎不止诱骗他这么简单,如果莫凯乐没有能置他于死地的把柄,又怎么可能让徐良乖乖听话?

    说不定,徐良手上已经沾染了肮脏的人血呢!

    “我不能死!我不能死!我爸妈还等我考上御兽大学,出人头地呢!”徐良轻声呢喃着,脸色苍白的已经看不出任何血色了。

    下一刻,徐良似乎是拼上了一切,嘶吼道:“铁皮猪,救我!”

    随着徐良的这声嘶吼,一个召唤漩涡在他头顶展开,一只毛皮黝黑的肥猪从漩涡中钻出,直往冷飞鸿身上扑去。

    “阿鸿,闪开!”

    不待沈若凌提醒,冷飞鸿已经察觉到了异样,他立刻收回架在徐良脖颈上的匕首,打开车门跳了出去。

    沈若凌也在这一瞬的喊叫提醒中有了些许的分神,等他回过神来要用匕首刺伤徐良时,徐良已经抓准机会跳下了吉普车。

    铁皮猪精准地坠落到吉普车的副驾驶位上,肥硕的身躯直接将吉普车的前半部分压扁。

    【名称:铁皮猪】

    【属性:土】

    【生长阶段:成长期】

    【能量强度:46.3】

    【等级:普通级中阶】

    【资质:普通级高阶】

    【血脉技能:石化皮肤

    属性:土

    等级:普通级

    作用:使用后可在身体表面增加一层石化皮肤,抵挡大部分震荡,减弱30%伤害。

    消耗能量:10】

    “该死!”沈若凌怒骂一声,立刻也跳下车去,同时引动魂力召唤出疾风天鹰。

    “对准铁皮猪的要害,使用疾风翼刃!”

    沈若凌一声令下,刚被召唤出来的疾风天鹰立刻施展疾风翼刃,光华流转的羽翼从它身上溅射而出,直奔铁皮猪的头部射去。

    “铁皮猪,使用石化皮肤挡住!立刻冲过来带我一起跑!”

    铁皮猪听到主人的指令,立刻施展技能,一道淡黄色的光芒流转整个身躯,化作一层土黄色的石化皮肤,疾风天鹰的翼刃射在石化皮肤上迟迟无法穿透,摩擦中迸发出清晰的火花。

    挡下疾风天鹰的攻击后,铁皮猪立刻拖动自己肥硕的躯体跳下已经被它压扁的吉普车,然后迅速往徐良那边冲去。

    徐良顺势跳到铁皮猪的背上,骑着铁皮猪沿着道路向城外疾驰。

    沈若凌见状命令疾风天鹰飞下来,他一下子跳到疾风天鹰背上趴好,抱住疾风天鹰的脖子,指挥道:“疾风天鹰,跟上!疾风翼刃,攻击铁皮猪背上的人!”

    铁皮猪虽然身体肥硕,但是速度并不慢,比跑步快上不少,所以冷飞鸿追赶不上,但是它的速度对于疾风天鹰而言简直不值一提。

    铁皮猪的石化皮肤坚韧无比,但是徐良只是一个弱小的人类,疾风翼刃再次奔袭而至,翼刃的锋利度不比沈若凌的狩猎匕首差,轻而易举地刺穿了徐良的身体。

    滚烫的鲜血从徐良的伤口处涌出,但是徐良的双手紧紧抱着铁皮猪的身躯,两条腿也拼尽全力夹紧,所以他并未从铁皮猪背上摔下。

    徐良清楚地知道,他只有逃出城外找到莫凯乐才有一线生机,当然,那是在莫凯乐不对他下杀手的情况下,但此时的徐良已经别无选择,只能赌上一把!

    沈若凌此时有些迟疑,所以没有再命令疾风天鹰释放疾风翼刃,他的本意并不是杀了徐良,否则他早就可以动手了。

    同为普通级中阶契约兽,疾风天鹰的实力比铁皮猪强了不少,但是疾风天鹰的疾风翼刃无法对使用了石化皮肤的铁皮猪造成致命伤害,再攻击下去徐良估计就要惨死当场了。

    沈若凌一时之间没了主意,只能命令疾风天鹰紧跟着铁皮猪。

    于是,通往安市外的道路上,一只铁皮猪驮着一个受伤的御兽师奔驰,鲜血滴了一路,而铁皮猪身后的低空中,一个御兽师乘着疾风天鹰紧随其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