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御兽:我能无限加点 > 第14章 青青以后就交由你来照顾了!
    沈若凌的疾风天鹰资质极好,足有统领级高阶,培养的好有望晋升天灾级,但是,并非所有的疾风天鹰资质都这么好。

    那只疾风天鹰统领被围剿击杀后,它的族群有一部分被御兽师捕获,放在市场上售卖,其中资质差一些的只有精英级低阶。

    因此,安市今年的新晋御兽师中有不少御兽师的初始契约兽都是疾风天鹰。

    所以,沈若凌在安市骑乘疾风天鹰并没有溅起什么水花,直到沈若凌的疾风天鹰飞到了他家附近。

    沈若凌的家在金源小区,是几十年前的建筑了,很是老旧,住在这里的都是经济条件较差的家庭。

    对于金源小区的居民而言,御兽师是一种非常高贵职业,是他们终生难以企及的身份。

    因此,沈若凌的疾风天鹰飞到了金源小区,只要是看见的人都忍不住惊呼出声,同时心生羡慕:“不知道这位御兽师大人是来找谁的?这人可真幸运,攀上一位御兽师大人,估计很快就能搬离这贫民区了!”

    至今还住在金源小区的家庭几乎都是贫困人家,所以这里也常被称为贫民区,贫民区的居民当然都希望有一天能赚够钱搬离这里,甚至不少人以搬出去居住为荣。

    方便起见,沈若凌直接命令疾风天鹰飞到他家所在那栋楼的楼顶,然后从楼道走下去。

    沈若凌不急不缓地走到家门口,娴熟地在旁边裂开的墙缝中取出藏着的钥匙开门。

    随着嘎吱一声,老旧的屋门应声打开,但还没等沈若凌进屋,他家对面的门也发出了嘎吱的声响,紧随其后的是一声惊喜的呼喊。

    “若凌哥哥!”

    这声音清脆悦耳,任谁听了都忍不住身心愉悦,不过沈若凌倒是习惯了,从小到大,这丫头都是这样叫自己的。

    沈若凌轻笑着转过身来,几步走上前去,站在柳青青身前,然后情不自禁地伸手揉了揉柳青青的小脑袋。

    柔顺的发丝在沈若凌的手中滑过,那种难言的舒适感让他流连忘返。

    “若凌哥哥别再欺负人家啦!”

    柳青青嘴上说着让沈若凌不要再欺负她,但是她根本就没有躲闪的意思,反而微微低着头,似乎是在享受沈若凌的抚慰。

    小丫头片子,口是心非呢!

    此时,柳青青穿着一身黑白相间的薄短裙,不曾沾染过胭脂气息的面容精致好看,不知道曾有多少少男曾在梦中念起。

    只可惜,他们终究只能在梦中惦记,而沈若凌却毫不客气地轻轻揪起柳青青俏脸上的嫩肉,嘴里嘀咕道:“肉多了,看来是胖了呀!”

    “啊呀呀,若凌哥哥你不要乱说啊!人家才没有长胖呢!”柳青青害羞地捂住自己的眼睛,但是并没有挡住沈若凌在她脸上肆虐的魔手。

    看着柳青青表现出来的可爱模样,沈若凌忍不住打趣道:“青青你实在是太可爱了,不知道以后会便宜哪个家伙!”

    柳青青的俏脸原先只是略微有点羞红,然而听见沈若凌的调笑后瞬间就红透了。

    为了掩饰她的羞涩,柳青青小嘴一撇,偏头冷哼道:“哼!若凌哥哥你要是再乱说人家,人家就不理你了!”

    不过柳青青这副可爱的模样,怎么越看就越想欺负呢?

    沈若凌也不得寸进尺,再欺负下去,柳青青可就真的要害羞地逃走了。

    沈若凌回来前没有告诉柳青青,所以他们俩是碰巧偶遇的,沈若凌担心柳青青有正事要做,于是询问道:“青青,你是要出门吗?”

    “对呀,家里没有菜了,我要去菜市场买点菜回来做饭。”柳青青瞪着萌萌的大眼睛,嘟嘴回答道。

    沈若凌比柳青青大两岁,他们两人住在对门,是从小一起玩到大的好朋友,所以沈若凌很了解柳青青的家庭情况。

    柳青青是一个弃婴,出生后不久就被丢在了路边,如果不是正好被她爷爷柳承德发现收养了,估计她早就饿死在寒冬腊月了。

    就这样,一个没有妻子儿女的老头和一个没有父母亲人的女婴组成了一个新的家庭。

    前些年,柳承德的身体还算硬朗,平日里做点木工活计赚些钱财养家糊口,但随着柳承德的岁数越来越大,他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年仅十五岁的柳青青不得不承担起洗衣做饭等家务事。

    “这样啊,那青青你快去买菜吧,我就不逗你玩了,不然柳爷爷可就要饿肚子了。”

    沈若凌这一提醒,柳青青才想起来爷爷还在家里等着呢,她要赶紧去买菜了,她自己饿肚子没有关系,但是可不能让爷爷也饿肚子。

    柳青青当即辞别沈若凌,她一边小跑着下楼,一边对沈若凌喊道:“若凌哥哥,待会来我家一起吃晚饭哦!”

    “好!”沈若凌大声回应道。

    沈若凌在柳青青家吃饭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平时计思若工作忙晚了来不及回家做晚饭,他都会在柳青青家蹭饭。

    所以,这根本没什么好顾虑的,正好沈若凌也不会做饭,这也算是解决晚饭问题了。

    目送柳青青离开后,沈若凌转身进了屋,然后迅速收拾了一些衣服和生活用品。

    这间老房子,沈若凌和计思若以后大概率不会再回来住了,想想还有些不舍,毕竟这里承载着沈若凌的童年。

    ……

    沈若凌独自坐在床上,闲来无事,他正好利用这段时间尝试使用他刚刚得到的超凡级御兽师装备——晶骨龟甲。

    沈若凌将小巧的晶骨龟甲握在手中,缓缓向其中灌注魂力,晶骨龟甲在接触到魂力的瞬间发出闪耀的光芒,这道光芒迅速向外扩张,形成一个将沈若凌全身包裹在内的球形护盾。

    “疾风天鹰!对我使用疾风翼刃!”沈若凌想试一下使用晶骨龟甲的魂力消耗,所以他召唤出疾风天鹰,让它对自己发动攻击。

    由于屋内空间有限,疾风天鹰从御兽空间中出来后不得不蜷缩着身体,不敢展翅,以免破坏房屋的陈设,不过施展疾风翼刃倒是可以。

    但是,疾风天鹰似乎是对沈若凌的命令颇为不解,它碧绿色的瞳孔目不转睛地盯着沈若凌,迟迟没有动作。

    疾风天鹰的目光没有丝毫波澜,但是这不听命令的反常举动已经说明了情况。

    沈若凌见疾风天鹰一动不动,只是静静地看着他,似乎心中满是疑惑,沈若凌无奈解释道:“我只是试一下新得到的超凡级御兽师装备的防御能力,你只管对我的使用疾风翼刃即可。放心吧,我不会受伤的!”

    疾风天鹰轻轻摆了摆青绿色毛发包裹着的小脑袋,似乎是理解了沈若凌话中的含义,于是它对着沈若凌施展了疾风翼刃。

    疾风翼刃是疾风天鹰三个传承技能中唯一具有攻击性的技能,它现在已经不是第一次使用了,所以释放技能明显比以往更加娴熟。

    “咻!咻!咻!”

    霎时间,三道流光闪动的羽翼自疾风天鹰激射而出,激射的羽翼裹挟雷霆之势极速刺向沈若凌。

    疾风天鹰释放的翼刃在临近沈若凌身体时受阻,与激活晶骨龟甲形成的防护盾发生猛烈的碰撞。

    这道幽蓝色的防护盾似乎拥有反弹的能力,竟直接将翼刃反弹出去,反射而出的翼刃落在了屋子的墙壁上,直接将墙壁刺穿,不知道飞射到了哪里。

    尽管如此,保护沈若凌的幽蓝色护盾丝毫没有损坏,甚至用肉眼都看不出任何异样。

    只有拥有属性面板的沈若凌自己知道,他的魂力指数在那一瞬间锐减了三十点,这让他刚刚才恢复完全的魂力又只剩下了二十一点。

    这招疾风翼刃的威力已经超过了普通级高阶的门槛,所以一下子就消耗了三十点魂力指数,这样计算起来,以沈若凌目前的魂力指数,显然无法抵挡超凡级妖兽的攻击。

    不过沈若凌也不确定,他刚刚一次性抵挡的是三道翼刃,如果消耗是分开计算的,就相当于抵挡一次普通级高阶的攻击只需要消耗十点魂力。

    如果是这样的话,五十一点魂力绝对能挡住超凡级低阶妖兽的一次攻击。

    当然,这些都是沈若凌的猜测,具体情况还是要测试一下的。

    “疾风天鹰,再来一次,这一次只释放一道翼刃攻击我!”

    沈若凌现在只剩下二十一点魂力指数,保险起见,他又给自己的魂力指数加了九点,如果他的猜测错误,也不至于让自己受伤。

    其实,疾风天鹰正常施展一次疾风翼刃一般是释放六道翼刃,但是它担心沈若凌的安全,所以刚才只释放了三道翼刃。

    现在它已经看到,自己的翼刃不会伤害到沈若凌,所以它没有像刚才一样犹豫,在沈若凌下达指令后立刻施展疾风翼刃。

    “咻!”

    又是一道流光溢彩的翼刃向沈若凌激射而出,翼刃碰撞防护盾后同样被反弹开,不知飞向了哪里。

    沈若凌的目光紧紧盯着属性面板,直到他亲眼看见魂力指数只降低了十点,这才长舒一口气。

    “刚刚又加了九点魂力,现在我的魂力指数已经就达到六十了,防御一次超凡级低阶妖兽的攻击绝对没问题!”

    【姓名:沈若凌】

    【属性:无】

    【魂力指数:20.0(+0.1)(+1.0)】

    【魂力等级:普通级高阶】

    【天命魂技:神之手

    属性:无

    等级:未知

    作用:吸收魂力或能量,用于加点或强化。

    剩余魂力:21

    剩余能量:190

    魂力消耗:无】

    【普通魂技:束缚(+)

    属性:木

    作用:施展后将目标禁锢,具体禁锢时长由消耗魂力和目标实力等级而定。

    魂力消耗:自定义】

    沈若凌再次调出自己的属性面板,由于刚刚的魂力消耗,他现在显示的魂力指数只有二十点,不过最高魂力指数已经达到了六十点,等级也晋升为普通级高阶。

    从成为御兽师开始,到现在等级晋升普通级高阶,沈若凌前前后后只花了三天时间,任谁知道估计都觉得不可思议。

    正因为如此,沈若凌不敢暴露自己的真实魂力指数,不过只要他不去认证普通级高阶御兽师,就不需要进行魂力检测,应该无人会知道吧?

    沈若凌又研究了一会晶骨龟甲,直到柳青青再外面敲门喊他吃饭,他才收起晶骨龟甲,往柳青青家走去。

    柳青青家的布局和沈若凌家很像,两室一厅一厨一卫,麻雀虽小,但五脏俱全。

    柳青青穿着围裙,将两盘菜端到桌子上,然后又盛了三碗米饭,沈若凌这才姗姗来迟。

    “若凌哥哥,饭已经盛好了,不够我再给你加哦!”

    “好的,谢谢青青。”

    沈若凌笑着回应一声,然后看见柳承德坐在餐桌前,立刻打声招呼:“柳爷爷,几天不见,您的身体还好吧?”

    柳承德自顾自坐着,没有搭理沈若凌,可能是他年纪大了,耳朵不好,所以没有听见吧。

    沈若凌也不觉得尴尬,反正都是老熟人了,所以他在柳青青旁边的位置坐好,等柳承德动筷后开始吃饭。

    柳承德的动作很慢,但是他又很稳,拿筷子的手没有丝毫颤抖,仿佛集合了年迈的迟缓与年轻的力量,颇为古怪。

    不过沈若凌并没有深究,或许这是柳承德的个人习惯呢?

    沈若凌对柳承德太熟悉了,熟悉地就像自己的爷爷一样,所以他从未对柳承德产生过怀疑。

    柳承德的饭量很小,只顾着吃碗里的米饭,几乎不怎么夹菜,只有柳青青把菜夹到碗里,他才慢条细理地吃上几口。

    终于,柳承德将碗里的米饭吃完了,他抬头看了一眼柳青青,又微微偏头看了一眼沈若凌。

    稍微停顿一会儿,柳承德终于开口说话了,他的声音沙哑虚弱,其中有着明显的苍老感,让人忍不住心疼。

    “青青,若凌,你们俩是一类人,以后在一起要相互照顾、相互体谅,切莫因为小事影响你们俩的感情,要一路相扶走下去!”

    柳青青听见柳承德说的话,脸上顿时浮现一抹绯红,她不好意思地撒娇道:“爷爷,你说什么呢!”

    然而,柳承德并没有理会柳青青,他自顾自地对沈若凌说道:“我已经老了,青青以后就交由你来照顾了,一定要保护好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