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常九娘 > 第218章 沉重
    尤其是到了一家后,院子里摆放的一具孩童的尸体,尸身上盖着花被子,脚边还有一双崭新的小老虎鞋。

    常小九是强忍着不让自己的泪水流下来,稳住心神给这家幸存者诊看。

    “大夫啊,既然没办法就算了吧,别再搭上你们,这兴许就是我们的命呢。”一老妇人边说,边看了眼旁边眼睛红肿,目光呆滞的年轻妇人。

    “婶子莫要这么说,只要有一线希望,我们都会努力救治大家的。”常小九努力不让自己的声音异常。

    这一家子幸存的三口,也都染上了。

    离开后,命衙役在这家的门上画了记号。

    画了记号的,等下城外的药煎好,就会送来给他们服用。

    没画记号的人家,也要服药,药方不一样,是预防的。

    常小九认为这样的双管齐下,最稳妥。

    太阳下山后,常小九没有要停下来休息的意思,良子刚要劝说,就见街上一辆马车奔着他们就来了。

    “送晚饭的吧?”良子看着赶车的是自己人,就说到。

    常小九闻言看去,就见那马车上跳下一人疾步奔自己而来。

    “濮元聿。”人近前后,常小九呜咽着就要扑上前。

    濮元聿立马就张开双臂,敞开了怀抱,可是,扑过来的人却在他身前的位置停下了,然后,她又往后退了两步:“你离我们远点,这里不比百……。”

    常小九的话还没说完,就见身前的人一大步过来,然后她就在一个结实的怀中了。

    濮元聿一手搂着她的腰,一手把她的头轻轻按在自己肩胛处,用眼神问良子,咋回事?受委屈了?你小子跟着干嘛吃的?

    一连串恶狠狠的无声的质问,良子无辜的摊手,然后想了想,用手指了指不远处那家大门上挂着的皤。

    濮元聿明白了,原来怀中之人不是受了气,而是心里太难受了啊!

    “傻丫头,你都不怕我怕什么,我若是染上了病疫,有什么关系,反正你的医术不是很厉害的么。好不容易遇到我这么真心真意对你的人,你怎么着也不会眼瞅着我送命吧。”濮元聿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到。

    怀中的人的确在哭,听了他的话之后,难过的心情缓解了不少。

    “不收你银子的,你可以再躲在这里哭一会儿。”见怀中之人离开了,濮元聚一本正经的说着,拿出帕子掀开她脸上的面巾要给她擦泪。

    常小九赶紧抢了帕子,往边上站了站自己擦。

    “太惨了,忍不住。”常小九小声的说到。

    濮元聿闻言点点头:“别说是你了,就是经历过数次疆场厮杀的我,到了这里,心里也还是受不了。想哭就哭出来,别憋在心里。”

    常小九摇头:“不哭了,是送晚饭来的么,我饿了。”

    马车已经到了边上,濮元聿让她上车里吃,她坚持站在外面,跟良子和那个衙役一起吃。

    濮元聿也就由着她了,亲手给她盛了饭,夹了菜。

    良子早就见怪不怪的,自己动手盛饭夹菜,可是那个衙役跟他们不熟啊,眼瞅着堂堂的王爷当着自己的面,跟常大夫搂搂抱抱,恨不得自己变成空气,大气都不敢出,生怕引起对方的注意再被杀人灭口。

    王爷作为皇帝的儿子,敢到这个地方来,实在是难得。

    常大夫也是个与众不同的好大夫,年纪虽轻,却比那些年纪大的大夫们善良多了。

    可是,这么好的两个人,怎么是这样一种关系,是一对儿呢?

    衙役很是遗憾,默默的在心里惋惜着。

    “喂,兄弟,你跟着忙了一个下午了,不饿么?别怪我没提醒你哦,现在有的吃不吃,今晚可是要通宵的,别到时候饿的吃不消,我可顾不上你的。”大口啃着鸡腿的良子回头发现还一个窝在边上,就大声的提醒到。

    “有我的份?”衙役一听,有些不敢相信的问。

    毕竟这吃的是王爷送来的,他其实早就饿了,根本就没敢想会有他的份。

    “废话,你跟着我们做事,当然有你的份,赶紧的过来。”良子招呼着。

    衙役这才赶紧乐颠乐颠的过来了,上前一看,果真的有多的碗筷,饭菜也很多。

    哎呀,还有鸡有鱼,有肉呢!

    自打病疫开始之后,他们在衙门做事的人也是吃不好,睡不好的。

    “大口吃,别客气。”良子大方的招待着。

    常小九饭量小,没一会儿就吃饱了,见她放了筷子,衙役才真的放开了夹菜。

    “我说兄弟,你们衙役几天没吃到肉了?”良子看着这衙役的吃相,忍不住问到。

    衙役扭头看看他:“吃肉?我们一日三餐能吃上热乎的饭就不错了,裘大人让大家节省开支,省下的银子都用去采买药草了。

    “你们大人真不错啊。”良子佩服道。

    “不错又如何,大人说了,若是真的没办法了,他会入城跟峰城的百姓一起被焚。”衙役说完,眼圈一红说不下去了,又夹了一块红烧肉塞入口中,若是终归难逃一死的话,死前吃一顿好的也赚了。

    衙役的话,一旁休息的常小九二人也听见了。

    “放心,咱们这次一定可以的。”濮元聿把手放在常小九的肩膀上,拍拍,鼓励着。

    常小九点点头,是啊,一定要成功。

    看着衙役和良子都吃好,把碗筷放进马车上的竹篮中,常小九就催着濮元聿离开,叮嘱他出去后别大意,一定脱掉防护服,好好消毒。

    濮元聿一直就是带着笑意,听着她的叮嘱,临走在马车上取出一个水囊来,交给良子:“这是常大夫的,记得叮嘱她喝。”

    “是,属下记住了,绝对不会偷喝的。”良子应着。

    濮元聿懒得理会属下的贫嘴,良子这性子跟着小九才好,不然他还真的担心她。怕她因为这里的事,改变了原本开朗的性情。

    眼见着小九带着俩人,头也不回的去了下一家,站在马车边好一会儿濮元聿,叹了口气。

    带着小九来了此处,要做的事本就艰难,他只希望京城里那位太子兄长,得知了情况后,不来帮忙没关系,千万别动了歪心思,命人来捣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