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西游,我体内有九只金乌 > 三一九 利益动人心
    索性,姜尘凝聚七道功德金轮之后,借其之力,炼体已经有所成就,被这道神通打中,疼是疼了点,可并未受到多重的伤。

    只是,念及之后的计划,姜尘想了想,还是逼出一口鲜血,仰天喷了出去,装出一副受伤的样子。

    借此机会,那被姜尘定住的大罗金仙,猛地从功德金轮的镇压中挣脱出来,掐了个道决,摄取天地风雷之力,朝姜尘轰去。

    轰隆隆!

    风雷齐动,浩荡出无边气象,看起来很是唬人。

    “去!”

    手一招,姜尘取出斩龙神剑,化作一头血色真龙,蜿蜒数百丈,仰天咆哮一声,将涌来的风雷之力一口吞下。

    这是颛顼帝的腾龙印!

    嗷~~

    龙吟声中,斩龙神剑化作的血色真龙,同样携带天地风雷之力,朝那大罗金仙扑去。

    论及对天地风雷之力的掌控,三界之中,能有几人胜过龙族?

    龙腾九天跨四海,失了法剑之后,那大罗金仙的力量大跌,一时倒也拿不下斩龙神剑,与其缠斗起来。

    这时,姜尘也得以抽出空来,转身看向另外三个大罗金仙。就看到,这三人浑身浴血,衣服也变得破破烂烂的,模样好不凄惨。

    显然,那法剑自爆,对这三人也造成了不小的伤害。

    望着三人,姜尘冷冷的开口道:“妖族余孽,魔门孽障,左道邪修。小小的小苍山脉,竟然能同时汇聚妖、魔、邪三道的大罗金仙,真是够叫人意外的。”

    “只是,你们这些躲在暗中、见不得光的鼠虫,不好好的躲在三界的角落里,苟延残喘。反而跑出来袭击天庭天神。”

    “是觉得玄门没落了,杀不了人?还是觉得人族式微,斩不了几个大罗金仙?”

    说到最后,姜尘身上的杀气,已经毫不掩饰了,如狂风骤雨一般,倾泻而出。

    妖族余孽,这不用说了,为人族死敌,不死不休的那种。魔门,这是玄门的死敌。

    至于邪道修士,那就更过分了。妖也好,魔也罢,纵使是死敌,姜尘也得承认,这两道里还是有好人的。

    但邪道修士不同!

    伤天害理谓之邪、背离正道谓之邪、为祸一方谓之邪、作恶多端谓之邪……残害生灵,以活人精血、生魂练功,这些都是邪道的行为。

    总之,邪道修士皆是业力深厚之辈,人人得而诛之。

    换而言之,就是这三人都该死,哪怕没有抢先天之精这件事,姜尘见了他们,也当以死敌论。

    ……

    “找死!”

    “小小一个金仙,也敢大放厥词,真实不知死活。”

    被姜尘骂做鼠虫,这三人顿时大怒,纷纷出手朝他杀去。

    姜尘这些话,可谓是戳到他们的痛处了,在这玄门当道,人族为天地主角的时代,妖族、魔门的日子的确不好过。

    正如姜尘所说的那般,他们躲藏在三界的角落里,惶惶不可终日,压根不敢在三界露面。因为,他们一出现,面对的就是人人喊打的局面。

    谁让他们是失败者呢?这是失败者必然要承受的代价。

    要是道魔之战中,是魔道赢了,那今日又将会是另外一番光景。当然了,要是东皇太一,或者帝俊未死,今日的妖族,绝不会如此。

    今日,也就是察觉到有先天宝物出世,三人才会现身,不然的话,平日里,他们决定藏的严严实实的,生怕被某个路过的玄门高真,随手给除魔卫道了。

    ……

    被人戳到痛处,三人心中的怒火可想而知,出手间毫不留情,尽是杀招。

    当~~

    那邪道修士,取出一枚小巧的铃铛,放在手中就是一阵摇动。

    铃声传来,姜尘只觉神魂颤动,好似要破碎一般。然后,功德金轮一转,他的神魂立即恢复正常,任那铃铛如何摇动,也是不能撼动他分毫。

    同一时间,魔门修士取出一杆黑幡,上面煞气滚动,化作漫天乌光朝姜尘刷去。

    另一边,妖族余孽也不敢示弱,妖气滚动间,一尊古老的神影若隐若现,散发着镇压天地的气息。

    妖神投影!

    没有犹豫,姜尘凌空而起,手结人皇法印,一道人皇虚影在他身后浮现,同样散发着镇压天地的霸气,与妖神虚影撞击在一起。

    轰隆隆!

    两尊至高无上的身影一触即分,随后双双破灭,狂暴的气息肆虐而出,将周围的虚空撕成碎片。

    与此同时,漫天乌光袭来,没入姜尘的体内消失不见。那是魔道大罗金仙耗费数万年,方才凝聚出的魔煞之气,也是其最强的手段。

    就是同为大罗金仙,被这魔煞之气入体,也难逃陨落的下场。毕竟,煞气是这世间最歹毒的力量。

    姜尘挡住了妖神法相,却是无力抵挡这魔煞之气了。就是可惜,这煞气对他无用。

    那魔煞之气一入体,就朝姜尘的神魂冲去,欲侵蚀他的神智,将他化作只知杀戮的怪物。

    姜尘的识海之中,一缕开天道韵浮现,直接就将那缕魔煞之气镇压。

    大道之下,盘古第一,这世上,就没有盘古之力镇压不了的力量,区区煞气,轻易的就能镇压、磨灭。

    正是深知这一点,姜尘方才胆敢让这魔煞之气入体。

    煞气入体,姜尘虽未受到影响,可他脸上,却是露出惶恐之色,身体更是迅速的向后退去。

    同时,那边正与仙道修士缠斗的斩龙神剑,也被姜尘召回,环绕在他身边,将他保护起来。

    “快结阵法,保护真君!”

    看到这一幕,先前还在看戏的伏魔天兵,此刻全都慌了,连忙收起炼神幡,转而结成星河大阵,以法力化成一条浩瀚的星河,将姜尘笼罩。

    刷刷刷……

    几乎就是星河大阵启动的瞬间,天穹之上,有缕缕星光垂落,绚烂璀璨,落在星河之中,化作点点光辉,加强星河的威力。

    “煞气入体,他死定了!”冷哼一声,那魔道修士不再管姜尘,转而朝先天之精抓去。

    没错,星河大阵启动的时候,只将姜尘与煞气结晶保护了起来,至于先天之精与后天之精,则是被伏魔天兵“无意”漏掉了,留在了外面。

    也许是伏魔天兵太过紧张姜尘的安危,没来得及将宝物收起来,也不一定。

    不过,真正的原因为何,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先天之精在外面,这就够了。

    转瞬之间,刚才还在联手对付姜尘的四个大罗金仙,现在为了争抢先天之精,已经开始大打出手了。且,观其神通,竟是比对付姜尘时,威力还要强大三分。

    果然,利益动人心。

    至于姜尘,现在已经没人在乎了。一来,伏魔天兵也不是好惹的。

    二来,大家都将精力放在了先天之精的身上,若是因为攻击姜尘,导致先天之精被人抢走,那得多亏啊。

    于是乎,姜尘就好似成了局外人一般,被众人集体忽视。当然,这也正是姜尘所求。

    他故意装作受伤的样子,就是为了从战场之中脱身而出,好让这些大罗金仙放开手脚的争斗。

    这是为了使其两败俱伤,自己好渔翁得利吗?

    当然不是,若只是如此,还不值得姜尘如此大费苦心。他这么做的目的,是为了扩大战果。

    姜尘还就不信了,来的大罗金仙就只有这四个。肯定还有别的大罗金仙没有出手,躲在暗中伺机而动。

    他就是要逼出这些大罗金仙,让他们也参与到先天之精的争夺战中,唯有如此,在最后收网的时候,姜尘方能得到最大的利益。

    四个大罗金仙,其中还有三个是没来历的,这才能榨出多少油水来?

    姜尘设了这么大的局,就这么点收获,怎么看怎么亏,他如何能满意?所以,他要扩大战场,让更多的人参与到此战之中。

    特意留下后天之精的目的,也是如此。大罗金仙看不上后天之精,但躲在暗中的太乙金仙,却看得上。

    总不能让那些太乙金仙白跑一趟吧,这后天之精,就是特意为他们准备的,让他们尽情的去抢。

    然后,在大战进行至最为激烈之时,一举将他们全部拿下。

    这些太乙金仙,或许榨不出什么油水来,但他们有不少人是来自东胜神州,乃至不远处的东海。

    比起小苍山脉里的穷鬼们,这些外来户,肯定要富裕不少。而且,这些人的身后,兴许有着什么大势力也定。

    那时,姜尘抓到他们之后,大可去他们身后的势力,名正言顺的的勒索一波。

    纵容弟子抢劫他人宝物,还是抢劫天庭的真君,这事放在哪里都说不过去,是犯了天条的大罪,后果相当严重。

    若是邪门外道,旁门散修,那就更简单了,问出洞府所在之后,直接拉去斩仙台,送他们上路。

    刷……

    就在四个大罗金仙混战之际,先天之精骤然绽放璀璨光华,一股浓郁的先天道韵从它身上散发开来,从在场众人的身上拂过。

    下一刻,奇妙的变化发生了,那四个大罗金仙先前所受到的伤势,被那股先天道韵轻轻一抚,转瞬间便已恢复如初。

    ps:2900均订了,今天要是能精品的话,我可是能日万一个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