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长生游随风望千里起点 > 第四章 一阳指的两种用法
    天权星,又被称为文曲星,为北斗第四星,主文运!

    一旦点亮此星,则天赋前途不可限量。

    历数大宋建国三百多年,能点亮文曲星的绝世天才不过一掌之数罢了。

    然而,就是这数人却都是各自引领大宋国数十载风骚的文坛魁首。

    其中最为有名的当数三十年前的包文正,此人以一介贫寒之身,点亮文曲星。

    而后进士及第,一路高歌猛进,直至龙图阁直学士,位极人臣。

    据传此人能夜审阴,日审阳,其在位期间,整个大宋国,上至皇亲国戚,下至黎民百姓,都是无人胆敢作奸犯科。

    这是武千澜唯一确定一个点亮文曲星的人,而现在,这个眼前除了略微有些白净的普通男子,居然点亮了文曲星。

    而且,是在这个土匪窝里!

    看着前所未见的星光灌注入这个男人的身体之中,武千澜感觉到一阵极度的不真实。

    不过,此时的宁青天却没有对外界有丝毫的反应。

    浩瀚的星空之中,无数繁星浮现,以一种奇妙的方式运转。

    周而复始,生生不息。

    以往只在视频中看到过拍摄出的宇宙星图,此时却以这种方式出现在了他的脑海之中。

    震撼,迷茫……

    这一刻,宁青天不知道自己该作何反应?

    尤其是,那万千星辰中的北斗星域,天枢、天璇、天玑、天权、玉衡、开阳、摇光,北斗七星依次亮起,曲折如斗。

    枢为天,璇为地,玑为人,权为时,衡为音,开阳为律,摇光为星。

    原本在七颗星中,“玉衡”最亮,“天权”最暗,然而此时的天权星却一反常态,极为耀眼夺目。

    当宁青天目光看向那颗代表自己本命的天权星之时,一道粗大如水桶的星光,自天权星之中直接落下。

    瞬间,宁青天整个人被直接淹没在其中,而后他整个人便直接清醒过来。

    只是,宁青天没有注意的是,在他退出脑海中的漫天星辰之时,在那颗代表他本命的天权星旁边有两颗伴生星辰,此时也缓缓亮起。

    与此同时,在一旁一直盯着宁青天的武千澜,此时见到此人睁开眼睛,连忙收起了惊讶的表情,正襟危坐。

    宁青天感受着体内变化后,心情激动之下,也没有注意她的反应,只是问道,

    “这就算成功了吗?”

    武千澜点了点头,故意做出一副冷淡的神情,并没有告诉眼前这个山贼夫君真相。

    不过,她并不知道,关于宇宙星辰,宁青天要比她认知的更加清楚。

    “所以,现在该怎么办?”

    宁青天并没有在意夫人的冷淡反应,而是兴奋的的继续问道。

    三年了,没有人能知道这三年自己的如何过的。

    姑且不说那些看自己不顺眼的土匪威胁,只是单单夫妻二人之间同房,每次都是宁青天在下面。

    大丈夫生于天地之间,岂能夜夜久居人下?

    如今,自己终于也可以修行了,这就意味着距离他农奴翻身把歌唱的日子不远了。

    他,怎能不兴奋!

    “仔细观察,点亮星辰之后,在你的丹田气海自有一股才气,这就是文道修行的力量源泉。”

    武千澜一边随意将自己知道的东西告知这个山贼夫君,一边悄悄看着此人。

    一般而言,若要点亮文道星辰,最少也得读书三年,方可尝试,而且还不一定成功。

    这就是文道前期的限制所在,在未点亮星辰之前,修行文道之人,在到达一定程度之前脆弱非常,比之普通人还微有不如。

    宁青天按照夫人的说法开始尝试,然后他便发现在自己的丹田气海位置,果然有一道气息来回旋转。

    他尝试着进行调动这些气息,只是瞬间拿到气息便充斥着他的四肢百骸。

    经过全身奇经八脉,也不知为何,他下意识地便并指如剑直接向旁边点去。

    “刷”

    一道白光从他的食指与中指前面瞬间射出,直接便将一旁足足有快一米厚的土墙洞穿。

    寒风从土洞外进入房间,不过此时的宁青天却再也察觉不到一丝寒意。

    反倒是并不会运用真气的武千澜,此时被这寒风一吹,冷得忍不住,打了个哆嗦,也从震惊中清醒过来。

    “这是什么?”

    宁青天一击成功,此时也是忍不住大为惊喜,听到夫人的询问,想也没想,直接炫耀的说道,

    “怎么样,为夫这招一阳指如何?以前只能床上用,现在终于发挥出了他的实际作用。”

    武千澜闻言皱眉不已,不知道这个山贼夫君又在说什么鬼话。

    不过看其表情猥琐,她便知道应该不是什么好话,目光一冷说道,

    “好了,既然你已经开始了文道修行,拥有了自保之力,后面的话我便不会再管你了。”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

    宁青天此时哪里听的进去夫人说什么,只是自顾自地查探这种奇妙力量的使用方法。

    武千澜见状,知道自己此时在说什么,这个家伙,应该也听不进去。

    索性便也不再说什么直接躺在床上开始休息,同时也在暗暗的尝试,看看自己是否也能开始修行。

    这“夫妻二人”,此时,虽然表面上是一体,但却各怀心思。

    而就在他们尝试着各自修行之时,远在树千里之外的帝都汴京城,皇宫大内之中,一个身穿金色龙袍的女子此时坐在御书房中接见一个白发老者。

    “陛下,老臣夜观天象,我国中子民,有人点亮了文曲星,老臣建议陛下下旨重开科举,再次招贤纳士。或可将那点亮文曲星的英才,录入朝廷为官。”

    颜白鹭坐在龙椅上,看着眼前这个不时摇头晃脑的老头,忍不住心情一阵烦躁。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原本几乎万无一失的神游天外,居然失败了。

    而且也不知什么原因,自己似乎占据了别人的身体。

    如果是一般人也就罢了,结果偏偏自己占据的是仇人的身体,是那个下令将自己满门抄斩的昏君的继承者。

    本来就因为不知道该怎么办的她,却又被这个死老头挡在这里说什么文曲星,这让她怎么能不烦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