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长生游随风望千里起点 > 第十七章 父慈子孝
    尽管下山之前,宁青天便心中有了大概猜测。

    可是当老头子真的说出了让他去参加科举的时候,宁青天还是脸色一僵,头疼不已。

    反倒是跟着他一起下来的武千澜,此时见到这个老者这番对自己的恭敬之心,忍不住点了点头,心中有些欣慰。

    这几天下来,在这个山贼窝里呆的她几乎以为自己治下皆是这等反贼了。

    现在看来,大宋国养士数百年,还是有些影响力的。

    最起码,在这个山高皇帝远的安庆府中,还能有这样一位老者对于朝廷科举如此看重,便足以说明问题。

    一时间,她看向这位老者的面色也显得和善了些。

    只是宁青天哪里知道这些,他感觉这个老头子脑子可能有点问题,只是又不好明说,于是犹豫了半天,他还是让开了位置,然后指着身后的夫人介绍道,

    “父亲大人,这是我夫人,水泊梁山的大当家,我们现在是山贼!”

    他将山贼两个字咬的特别重,希望这老头子能明白自己的意思。

    可是很显然他的这番良苦用心,算是抛媚眼给瞎子看了,老者根本不为所动,只是随意的哦了一声,然后点了点头,有些疑惑的看着宁青天,

    “她是山贼,与我儿有什么关系?你是被她抢上山的,不是自愿的,我想皇帝她老人家不会追究的,只要我儿改邪归正,东华门唱名也不是难事。”

    宁青天感觉自己要奔溃了,遇到这么一个油盐不进的父亲,真是造了孽了。

    他很想告诉老头子,你儿子是自愿的,自愿的,可是又怕他说出真相后,这个清高无比的老头子会被他给气死。

    毕竟,他现在的目标可是将山寨势力发展壮大,将来好造皇帝老子的反,为自家夫人报仇。

     只是现在看来,这个目标是不能告诉这个老头了,无奈之下,只得苦口婆心的劝说道,

    “父亲,孩儿现在也算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了。这要是将来被人告发了,只怕那昏,额,只怕皇帝陛下不会轻饶我的。”

    他本来是直接想说那昏君的,只是见到老爹对皇帝如此恭敬,便收了回来,不想节外生枝。

    “你少在这给老子放屁,老子供你吃,供你喝,让你从小读书写字,为的就是今时今日,你能考取个功名来,当这破山贼能有什么出息?”

    宁青天没有想到,自己的再三推诿是彻底惹怒了老者,直接便是破口大骂。

    见这老者如此咄咄逼人,他也是有些恼了,他可不是原来的宁青天,对这什么功名利禄没什么兴趣。

    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一幕,他可不想再次去体会了。

    既然穿越了,尤其是在开始进入修行门槛之后,有了自己的力量。

    那老子便要大块吃肉,大碗喝酒,论称分金银。

    爷爷来到这世界,可不是再来受人约束的。

    想通此节,宁青天便也不准备再理会这老头子,看了他一眼说道,

    “要考你自己去考,我可没兴趣去给那昏君当什么狗腿子。”

    他此时没了耐心再与这老者纠缠,便也不想再伪装自的态度了。

    而宁青天的态度,却是彻底的让老者没了希望。他不知道自己的儿子怎么会变成了这样,伸手一指他,愤怒的说道,

    “你,你个逆子。好,好,好,你既然不去参加科举,那老夫活着也没什么意思了,你老子今天就死在你面前,看你以后还怎么做人!”

    宁青天听到这番话的同时,便听到耳边传来“噗通”一声,似乎是有人落水了,而远处也传来了被他赶到一边的喽啰们的惊呼声。

    他整个人顿时一个激灵,回头一看时,那老头子已经跳进了水里,此时正在水面之上激烈的挣扎着。

    宁青天来不及多想,直接便也跳了下去救人,毕竟便是一个与自己不相干的人落水,他也会救人,更何况这还是自己的父亲。

    宁青天一跳下来,便被这入秋之后冰冷的湖水刺激的打了个哆嗦,好在游泳他也学过,此时连忙向老头子的方向游了过去。

    很快便抓住了老头子,此时老头子已经灌了好几口水,意识有些模糊了,可是求生的本能让他抓住了来人。

    “别动,我这就带你上去。”

    宁青天一皱眉喝道,水里救人最忌讳被救者胡乱挣扎,这样会让救人者施救难度成倍增加。

    只是这老者听到宁青天开口,知道这是自己儿子之后,却是挣扎的更加厉害了,嘴里还喃喃的说道,

    “我不要你管,你不去考状元,老子今天就死在心里……”

    说完四肢便是一阵胡乱的挣扎,让游泳本就是个二把手的宁青天一时间也差点拿不稳,忍不住心底爆了一句粗口。

    说实话,要不是顾虑这家伙是自己的父亲,宁青天此时真想将这老家伙的头给按到水里,让他好好的喝点水,

    而此时原本被赶到一边等候的其他喽啰也在武千澜的示意下纷纷跳了下来,这些人可都是常年在这湖里营生的行家。

    此时跳下来之后,只是眨眼间便来到了宁青天身边,只是都看着他,等待他的命令。

    “看什么,还不把人接过去,给我带上去。”

    宁青天看了眼这几个汉子,他拙劣的水性此时几乎快撑不住了,这几个人还呆呆的看着自己,真是无语。

    那几个汉子闻言,立刻便从宁青天手里接过老头子。

    “我不上去,我不上去……”

    老者见这几个人要强拉自己上岸,便又是一整挣扎折腾。

    可是,他的挣扎在这几个好水性的汉子手中,便如同婴儿对大人撒娇,根本没有丝毫用处。

    只是三两下,他便被这些人强行的抬上了岸。

    宁青天看到这一幕,确认这老头子安全了,这才松了口气,连忙也上了岸。

    只见此时老头子,正在风中瑟瑟发抖,即便如此,看到上了岸的宁青天还是恶狠狠的威胁道,

    “你今天能阻止我自杀,我明天就去府里面,碰死在衙门口,让那府里的官军出来把你这一窝的山贼都剿灭。”

    宁青天闻言顿时感觉自己心态有些崩了,遇到这么一个老顽固的父亲,他真的很想杀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