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长生游随风望千里起点 > 第二十七章 忠心耿耿好护卫
    “陛下,欧阳大人已经到了,您是否现在接见?”

    武千澜正在盛怒之时,门外却再次传来太监的禀报声,这让她不得不暂时压下心中的怒火。

    原本她召见欧阳信的目的就是为了向此人推荐宁青天这个家伙,希望欧阳信能破格注意一下宁青天。

    现在看来,那个混账东西根本就没拿朝廷科举当回事。

    一时间,她又不想管此人了。

    只是她终归还是理性占据了上分,知道宁青天此人无论如何也不能放归。

    也罢,只用其才便是。至于此人人品如何,那是他夫人该操心的事,与自己有什么关系?

    心中自我安慰了一番,虽然还有点腻歪,但还是对身前的带御器械下令道,

    “去,朕不管你们用何办法,必须督促那宁青天好好温习课业,不得使其整日里留恋青楼楚馆。必要的时候,可以暂时打断此人的腿,让其不能再到处乱逛。”

    说道最后,武千澜话语中的森森然之意几乎呼之欲出,让她身前的带御器械也忍不住暗自咋舌。

    也不知道这个叫宁青天的书生,到底是怎么得罪陛下了,真是可怕,居然要出动带御器械,这不是小题大做吗?

    不过,他也只能领命应是。

    而武千澜等到带御器械离开之后,这才命人招来欧阳信。

    看着眼前这个须发皆白,却依然精神抖擞,一脸正气的老臣,武千澜犹豫了半天,这才问道,

    “不知欧阳大人对于朝廷科举取材有什么看法?”

    ……

    宁青天并不知道皇宫中的女帝已经派出了带御器械这种级别的高手来针对他,也不知道为了能将他网罗住,女帝更是煞费苦心。

    他此时正在与身边两位女子互动,不得不说,这富贵人家的小姐就是不一样。

    吹拉弹唱,无一不会,真可谓是……

    好吧。宁青天承认自己编不下去了,他来这里可不是为了与这些女子讨论诗词歌赋的。

    可是或许是他的书生打扮让两个女子产生了误会,所以便按照以往的经验,好似对待那些文人墨客一般。

    又磨蹭了半响,宁青天终于确定这两个叫小颦与浮香的女子是将自己当成了冤大头。

    笑话,我宁玉阶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

    一千两银票,去哪里不能冲个会员,上个三楼?要你们两在这给我干劈情操?

    谁的钱也不是捡来的,额,好像抢的与捡的都差不多?

    宁青天犹豫了下,不过随即立刻就摆正了心态,抢钱也是要付出成本的,勉强也算劳动所得吧。

    此时见连自己摸下大腿,这两个女子都是来回推诿,宁青天再也忍受不了了,一拍桌子大吼道,

    “去,把你们妈妈给我叫来,我要投诉。”

    两女闻言顿时脸色一变,如果惹得客人不高兴,告到妈妈那里,那自己两姐妹可没有好果子吃。

    二人态度瞬间转变,连忙一左一右的攀上了宁青天的身子,撒娇求饶。

    感受到胳膊上传来的压迫感,又见两人态度明显转变,宁青天这才重新坐了下来。

    复而笑嘻嘻的一左一右伸手将两女环抱起来,一边享受着莺声燕语,一边品尝着两女不时喂过来的果脯,酒水。

    心中忍不住感叹万千,这才是生活啊。

    不过不知为何,宁青天总感觉心中有些惴惴不安,若是此事被夫人知晓了该如何是好?

    嗯,等明天一定要嘱咐杨霸那个家伙,一定得对此事守口如瓶。

    想起夫人,宁青天又忍不住心中一顿,也不知道夫人一个人在山寨过的怎么样?

    晚上没自己给她开小灶会不会饿,睡觉会不会不踢被子?会不会……

    宁青天可谓是越想越气,恨不得给自己一个巴掌,宁玉阶啊,宁玉阶,你可真不是人,这种时候怎么能分心呢?

    想到这里,宁青天立刻抬起头来,对那叫小颦儿的女子吩咐道,

    “去,再给本公子叫两个妹妹来,玩就要玩的尽兴点。”

    只是他的话语刚刚出口,还没等那小颦儿娇嗔声响起,楼下瞬间便传来一阵喧闹之声,紧接着一个粗大的嗓门瞬间便传遍了整座楼,

    “五城兵马司缉拿逃犯,所有人立刻出来接受检查。”

    宁青天闻言顿时面色一变,怎么会这么巧?自己刚刚进来,立刻便有五城兵马司缉拿逃犯?

    难道方才自己察觉到的那个跟踪者,是冲着自己来的?

    很有可能,宁青天不敢赌。如果真的是那样,自己只怕被抓住了就得砍头吧。

    他不想赌,也不敢赌。

    因为有赌必有输,而真正的高手从来不上赌桌。

    更何况,他对在这种地方碰到官府的人,还是很有些心理阴影的。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几乎只是一瞬间,宁青天便已经打定了主意。

    原本还想着去将杨霸叫着一起逃的,只是此时外面已经有士兵上了楼,正在一间房一间房的踹门。

    算了,杨霸一个小喽啰应该没什么知名度。就算被抓了,也能帮自己拖延时间,到时候自己脱困了,再想办法救他吧。

    听到隔壁房间传来男人惊慌失措与女人哭泣的声音,知道时间来不及了,宁青天看了眼房子另一边的窗户,又对二女吩咐了一句,不要说见过自己,便直接从三楼跳了下去。

    好在此时他已经开始了修行,在用体内真气垫了一下之后,虽然有些脚麻,但是好歹没有其他伤。

    “公子!”

    没等他起来,身旁却是传来一声惊呼,宁青天下意识抬头看去,

    “杨霸!”

    宁青天一咬牙,看杨霸这家伙的反应速度居然还在自己之前,只怕根本就没想着叫自己。

    如此娴熟的跑路姿势,一看就是惯犯了,真是忠心耿耿好护卫啊!

    “额,公子,我这是准备回山寨找大当家的来救……”

    “闭嘴,以后再跟你算账,现在赶紧离开这里。”

    眼见这家伙还要解释,宁青天呵斥了一声,便准备迅速离开这里。

    只是他刚刚一抬头,就看到一大队人马,此时正整整齐齐的排列在自己二人前面。

    宁青天伸了伸手,冲着众人打了个招呼,维持着他最后的倔强,

    “大家幸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