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长生游随风望千里起点 > 第六十九章 姐,你跟宁大哥在做什么?
    人与人之间的感情很是奇妙,有些人前一秒还是很好的朋友,转眼间却突然形同陌路。

    尽管狄心兰表面没有再说什么,但是宁青天还是感觉到这个蕙质兰心的女子对自己的态度产生了微妙的变化。

    这种隔阂让他感觉有些难受,不过却无法说什么。

    看了眼狄心兰,宁青天犹豫了下,最终还是主动开口打破僵局,

    “那个,我帮你收拾下房间吧。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先收拾好,等会小云来了我们便直接离开这里。”

    “嗯,其他行李铺盖都不用拿了,只是父亲留给小云的一些兵书需要整理一下。”

    少女点了点头,轻声说道。

    二人一前一后来到后院,狄心兰取来了钥匙打开了一间封锁的房门,推开大门之后,宁青天便惊得呆了。

    原本他以为是杂货房的房间里,此时居然赫然有一个庞大的书架,书架之上,各种各样的书籍琳琅满目。

    只是或许是尘封的时间太过久远,书架上布满了蜘蛛网,好像盘丝洞一般。

    “这是?”

    看着眼前的书架,宁青天忍不住惊奇的询问道。

    “这些都是家父在世之时收集的一些兵书战策,原本以为小云开始学习文道之后,是用不上这些了。没想到,这些东西终究还有重见天日的一天。”

    狄心兰从院子里拿了一只扫把,一边清理着书架上的蜘蛛网,一边对宁青天解释着,只是话里话外无不充斥着一股感叹命运无常的意味。

    “或许,这就是命运的安排吧。小云在军事战阵方面的天赋绝对是绝无仅有,有了这些兵书战策未必不能成为一个儒将。”

    宁青天走进书房,一边看着书架上玲琅满目的兵书战策,一边安慰着狄心兰道。

    听到宁青天的安慰,狄心兰淡淡一笑,而后摇了摇头对宁青天请求道,

    “算了不说这些了。麻烦宁公子帮忙去小云的床底下,将那两只大箱子拿过来,这些书籍装在箱子里也好带走。”

    “没问题,我这就去。”

    见狄心兰显然兴致不高,宁青天也便没有再强求,只是点头答应。

    狄云的床底下原本是有两个梨花木的沉重木箱子,一般人还真的搬不动。

    好在他才气外放,身体素质自然也是得到了极大的增强,两个木头箱子也只是轻而易举。

    将里面的一些衣物拿出来放在床上,腾空了箱子之后,宁青天便一手提起一个往后院走去。

    “啊……”

    只是当他刚刚走到后院书房的门口,却突然听到狄心兰一声惊呼,等到宁青天抬头看之时,却见到那高大沉重的书架此时正在倾斜。

    原来是狄心兰整理书架最上面的书籍之时,因为有些够不着,便一脚踩到了书架子底下,却不妨重心不稳,书架子直接开始往下倒去。

    这沉重的书架子最起码几百斤,若是这样直接砸在狄心兰这样一个弱女子身上,只怕非死即残。

    看着向自己砸了下来的书架子,被眼前这一幕已经吓得几乎腿软的狄心兰,此时目光露出绝望之意。知道这次只怕自己要死了。

    “闪开!”

    然而,就在狄心兰万分绝望之时,身后突然传来一股大力,一瞬间她便感觉自己似乎飞了起来,随后便被人拉入了温暖的怀抱里。

    “哼……”

    一道沉闷的哼声在狄心兰的头顶响起,紧接着便是噼里啪啦的一阵乱响,书架上的书籍纷纷掉落在地面上。

    “你没事吧?”

    宁青天低头看了看怀里的少女,强忍着背上传来的阵阵火辣辣的感觉问道。

    听到宁青天询问,惊魂未定的狄心兰这才反应了过来,连忙从宁青天的怀里挣脱,转身看时却忍不住发出惊呼。

    原来,就在方才千钧一发之时,宁青天立刻便将手中的箱子扔到了一边,三步做两步瞬间将狄心兰拉入怀中,只是来不及跑出书架子坍塌的范围中,只能转过身用后背硬抗。

    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宁青天堪堪将才气运转于后背之时,便感觉一阵巨力传来。

    换做普通人,这一下只怕两人都要被砸伤。好在宁青天的身体已经经过了星辰之力的改造,异于常人。

    然而尽管如此,数百斤重的书架砸在身上,也让他很不好受。

    “宁大哥,你这是为什么啊?”

    而一旁见到宁青天为了保护自己,居然用身体硬抗那数百斤的书架子,狄心兰心中原本就不甚坚定的隔阂也瞬间如同冰川雪融。

    “没什么,我总不可能看着我****的心兰妹子受伤吧?”

    眼见眼前的少女泫然欲泣的样子,宁青天嘴角咧了咧,故意做出一副调侃的样子想缓和下气氛。

    只是,宁青天到底是低估了他关键时刻的挺身而出,对于一直以来无依无靠的少女会有怎样的杀伤力。

    可以说,从来都是自己扛起一切的少女,此时此刻遇到一个愿意在危急关头救自己的人,少女的心房终于彻底被打开了。

    “宁大哥……”

    此时此刻,经历了这一系列打击的狄心兰,终于再也忍不住了,一声如泣如诉的哭声终于响起。

    好似找到了心灵的寄托,少女再无羞怯的直接扑到宁青天的怀中,纵情发泄着心中积累了十多年的委屈。

    而宁青天被这猝不及防的一扑直接给弄的倒吸一口凉气,背后火辣辣的压迫感与怀中隐隐啜泣的少女直接形成了冰火两重天,让他有些欲仙欲死。

    近距离看着怀中哭泣的少女,鼻翼间隐隐的一阵奇异香味传来,让宁青天有些疑惑。

    据他所知,这个世界好像没有化妆品之类的东西,也不存在什么腌入味之说。

    而条件不好的狄心兰也从没有用过什么胭脂水粉,那这奇异清香的香味,难道是传说中的少女体香?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现在最要紧的是,该如何摆脱目前这种困境,否则一会儿让狄云那家伙看到,就不好了。

    说曹操,曹操就到。宁青天并不知道这个世界有没有这句话,不过当他看到一辆马车停在了后院的篱笆墙外时,脑海中却情不自禁浮现出了这句话。

    果不其然,下一秒,狄云惊奇的声音传来。

    “姐,你跟宁大哥在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