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长生游随风望千里起点 > 第九十二章 武千澜的愤怒
    没有人比宁青天更了解农民百姓的力量,这个平日里看起来从来都不会被人放在眼里的群体,一旦爆发,那么任何阻拦在他们面前的目标都会成为土鸡瓦狗。

    这一点,可是他所在的世界中,被无数的王朝用血的教训的得出的结论。

    更何况,在宁青天重生之前的那个朝代,早就有伟人做出了如何在人民战争的海洋中取得胜利的表率。

    宁青天就不信,难道抄作业,他还不会抄吗?

    正是基于这一点,所以在他能参与到山寨的事务之后,他便定下了梁山泊亲近百姓的基调。

    所以,他才会力排众议的给每家每户的百姓发放粮食,钱粮。

    因为他知道,只有或者百姓群体的支持,他才能战无不胜。

    哪怕是一时受挫,但是支持他的百姓还在,那梁山泊一定会笑到最后。

    而这,也是他敢于在这个腐朽破败的大宋朝廷造反的关键所在。

    因为,这个大宋朝廷的基调是天子与士大夫共治天下。

    他们所依托的,不过是层层叠叠的氏族门阀,却忘了根基所在。

    无数盘踞在这个大宋朝廷身上吸血的蚂蝗,此时已经彻底覆盖了根基,导致皇帝也看不到根基所在。

    试问,面对这种对手,谁能告诉宁青天,他该怎么输?

    他不觉得自己会输,所以他反了,毫无顾虑的反了!

    至于眼前罗有财提出的问题,宁青天也早就有了准备。

    “罗叔,首先晚辈要告诉您一个问题。从古至今以来,没有农夫的造反那叫叛乱。只有农夫参与了,才叫起义。而向来只有无法镇压的起义,却没有无法镇压的叛乱。现在,您还觉得那些农夫没用吗?”

    宁青天沉重的话语让罗有财皱起了眉头,他毕竟曾经也是伺候颜御史的仆人,自然也读过几天书,否则也做不了这山寨管账之人。

    此时听到宁青天的话语之后,回想起过往看到过的一些历史,他沉默了。

    见罗有财被自己说的不说话了,宁青天这才继续说道,

    “而且,我们也不是必须现在就要与那州府官军硬碰硬,区区一个安庆府,说实话,还用不着如此大动干戈。”

    听到宁青天说不用与官府正面冲突,狄云顿时有些好奇了,连忙抬头询问道,

    “哦,那宁大哥你的意思是?”

    “这件事我晚点自会告知你,到时候你我通力合作,一定可以解放安庆府。”

    “哦,那好吧。”

    此时的狄云三人,还未意识到宁青天口中解放一词的厉害之处,他们只是听到宁青天没有与官府正面对抗的心思之后,都放下了心。

    ……

    而当梁山上,宁青天与一众山贼土匪商议如何拿下安庆府之时。

    远在千里之外的汴京城中,武千澜正端坐在龙椅之上,皱眉听着大理寺与刑部关于科举舞弊一案的调查结果。

    武千澜怎么也没有想到,她原本安排的好好的计划,却如此状况百出。

    到了如今,更是连科举舞弊的案子都牵扯了出来。

    不止办砸了自己的事情,连今年的科举也是废了,这让她十分生气。

    直等她听到忙碌了几天的大理寺与刑部因为关键人物逃离,没有丝毫进展之后,这种愤怒更是达到了顶点。

    而尽管如此,那大理寺卿戴昼却似乎依然没有察觉到武千澜的情绪不对一样,继续说道,

    “微臣肯请陛下下圣旨,全国缉拿逃犯宁青天,以正视听。”

    “够了,今年科举闹的还不够吗?非得全天下的人都知道此事吗?”

    武千澜一拍龙椅,愤怒的站了起来怒声训斥道。

    她又何尝不想抓住宁青天那个混蛋,她此时比谁都要想。

    甚至不用这些人提醒,她现在就可以派出带御器械,甚至直接发兵安庆府,兵临城下,直接将那两个贼人抓住。

    可是,她不能。

    姑且不说自己就算杀了那个颜家余孽,她自己也会死。

    就算只抓那宁青天一人,也是不可能实现的事情。

    现在那两个人应该又在一起了,经过两次互换灵魂,她也已经彻底了解了那颜家余孽的实力。

    只怕纵然是带御器械也不是其对手。

    而且,姑且不说自己能不能派出大量官兵出征安庆府。

    就算这满朝大臣都没意见,自己一旦出兵安庆府,势必会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到时候,一旦有人发现自己的秘密,那大宋朝廷只怕会更加快速的灭亡。

    因此,即便此时武千澜对那个带给她心灵伤害恨之入骨,却也不得不压制住这种情绪。

    所以,当戴昼得了赵无极的委托之后,要继续追捕宁青天之时,武千澜才会发这么大的火。

    “陛下息怒……”

    而见到事不可为,一直沉默的赵无极再次出班说道。

    武千澜看了眼这个幕后的始作俑者,冷哼一声坐了下来。

    赵无极并不意外,女帝这番表现分明不过是一个女娃娃的表现,还是太年轻。

    赵无极嘴角微微一笑,然后直接拱手谏言道,

    “陛下,既然如此,那不如尽快重新公布科举名单,让一众学子考生东华门唱名,如此也证明了陛下对科举的重视,以及公正。”

    “臣,附议。”

    “赵大人言之有理,确实应当如此。”

    “还请陛下早做决断。”

    而随着他的话音落下,朝野上下顿时又是一片附和之声响起。

    武千澜看着一呼百应的赵无极,双眼微眯,眼中寒光一闪而过。

    即便她知道赵无极之所以催促东华门唱名,是因为在经过大理寺的审查之后,将排在其子赵尹滕前面的一个学子再次剔除。

    如果现在东华门唱名的话,其子赵尹滕却变成了探花。

    不过,眼下形势比人强,武千澜虽然知晓其打的什么算盘,但是却无法反驳。

    “也罢,此事便交给你们去办了。”

    随即,她也没有再说什么,直接站了起来转身离开了这里。

    而在她身后,太监总管冯宝则是目光冷冷的看了眼赵无极,似乎是在警告其不要乱来。

    赵无极察觉到有人在看自己,便回以其一个微笑,而后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会太过放肆。

    只是,这二人的针锋相对,武千澜却没有注意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