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长生游随风望千里起点 > 第一百零一章 李观棋
    宁青天一进入大牢,立刻便感觉到体内的才气运转受到了莫名的压制。

    不过只是一瞬间,他的灵台之上一股清气涌出,才气的运转便又再次恢复了正常。

    “大王,你没事吧?”

    看着不知何时回头看向自己的汤品德,宁青天心中冷笑一声,知道这家伙在观察自己的情况。

    “无事,带路吧。”

    淡淡的看了眼汤品德,宁青天直接再次向前走去。

    这人看样子是想看看自己是否被限制了,只是这种心思,宁青天又怎么会看不出。

    如果此人胆敢有任何异动,他立刻便会出手杀了他。

    “大王这边请。”

    此时大牢里的人还不知道外面的情况,对于汤品德带人过来自然没有异议。

    而汤品德原本也确实存了其他的心思。

    如果宁青天也如同其他修行者在进入这座大牢之后被压制,那他便会乘机逃离此地,从此隐姓埋名。

    只是很可惜,目前看来自己似乎并没有这个机会。

    二人没走两步,立刻便有一个长的十分健壮的狱卒上前来询问,

    “汤师爷,您这么晚了,这是有什么公务吗?”

    虽然是问汤品德。但是其目光却一直不离宁青天左右。

    而既然确定自己没有机会逃跑的汤品德此时也只能认真的做事,咳嗽一声便直接说道,

    “咳咳,府尹大人有令,将宁进的尸体交给此人带走。”

    “这是何故?”

    那狱卒负责这里的守卫,此时闻言忍不住有些奇怪。

    汤品德闻言,顿时眉头紧皱,面色严肃的说道,

    “问那么多做什么?带我们去领人便是。”

    “这不太好吧?汤师爷能否出示下府尹大人的令牌?”

    见狱卒虽然面色为难,但是却语气坚定,汤品德顿时急了,连忙再次,

    “怎么,要不要我请府尹大人亲自过来与你说?”

    然而即便如此,那身材健壮的狱卒此时依然面色坚定的回道,

    “汤师爷别为难我们,从这里提人,不管是活人还是死人,必须要有府尹大人盖章的公函。”

    这下子,汤品德彻底的没办法了,只得将目光看向了一直没有说话的宁青天,表示自己无能为力了。

    而此时经过这么一会儿的观察,宁青天也是彻底的发现了一些端倪。

    那就是这座特殊的监狱之中,此时几乎没有关押什么人。

    最起码,在他的视线范围之中,除了这些狱卒,再也没有看到什么其他人。

    此时见汤品德看向自己,似乎没有什么办法,他倒是没有多少意外的感受。

    毕竟,在一开始的时候,他就没有打算会顺顺利利的。

    此时见果然不出自己所料,他也没有说什么,只是直接出手便一拳砸向面前的狱卒面门。

    “哼,早就看出你有问题了,来的……啊……”

    身材健壮的狱卒,一看就是个练家子。

    然而此时他口中的话语还未说完,整个人便直接惨叫一声往后飞去。

    这边一发生异动,原本在周围徘徊的几个狱卒立刻便闻声赶来。

    那被宁青天一拳砸飞的狱卒此时看到同伴过来,顿时捂着肿胀的右脸指着宁青天吼道,

    “这个人有问题,快抓住他……”

    这些狱卒听到同伴的话语,此时皆是神色一变,都凶神恶煞的向宁青天冲了过来。

    如此场面,甚是骇人。

    而似乎早就预料到了这一幕的汤品德,此时却连忙抱着头躲到了一边。

    不过很可惜……

    虽然这些人都是一些练家子,但是在这里终归只能欺负欺负没有力量的修行者。

    然而,对于才气运转丝毫没有阻碍的宁青天来说。

    这些人虽然招式毒辣,但是在他才气运转的加持之下,很快便被他给击溃了。

    毕竟,成天与山贼土匪相处。

    即便是他不想学,也难免被耳濡目染,一些打架的拳脚招式他还是会的。

    再加上他的才气运转加持,每一拳挥出都有数百斤之力,这些人哪里是他的对手。

    “汤师爷,走吧。”

    看了眼被自己打的躺在地上倒了一片的狱卒们,宁青天这才将目光看向此时早已经惊呆了的汤品德身上。

    “这不可能!你怎么不受十绝阵影响?”

    汤品德此时彻底的呆住了,他无法接受眼前这一幕。

    “十绝阵?那是什么?”

    宁青天有些疑惑,不知道汤品德口中的十绝阵是什么。

    然而,在他问出这个问题之后,没等汤品德回答,右前方的监狱之中便传来一道沙哑的声音,

    “十绝阵乃是大宋太祖皇帝创建的一个阵法,进入此阵法中的修行者便会被直接禁锢修为。传闻当年太祖皇帝杯酒释兵权之时,便是利用了此阵将一众武圣级别的将领缴了兵权。当然,这只是民间传闻。”

    “哦,这十绝阵既然如此厉害,那为何我怎么没感觉到什么影响?”

    心中虽然惊讶,但是宁青天表面依然淡定无比,只是目光盯着右前方的黑暗之处问道。

    “额,这个,在下也很好奇。”

    宁青天此时已经来到了声音传出的大牢门口,看着里面站着的一个身穿囚服,大概三十多出头的男子,有些惊讶,

    “你是谁?为何被关在这里?”

     然而,让他有些惊讶的一幕出现了。

    只见面前的中年男子唇齿未动,然而却有声音传出,

    “在下李观棋,仁宗二十五年考生,原安庆府府尹。”

    这一下子,宁青天彻底的惊了。

    他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面容憔悴的中年男子,不止是惊奇于他的说话方式,更是惊奇于他的口中话语。

    “你怎么说话的?还有,你说,你说你是安庆府府尹?”

    宁青天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忍不住再次惊奇的问道。

    看着宁青天似乎有些惊奇,那面容憔悴的中年男子微微一笑,随后不见其唇齿动作,便又有声音再次传来,

    “小友不必惊慌,不过是区区腹语小技罢了。在下天生不能说话,但是平生所说腹语却无一不为真。”

    听到是腹语之后,宁青天这才恍然大悟,只是随即立刻又想起了另外一件事,连忙问道,

    “你说你是府尹,那外面那个安庆府府尹又是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