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摊牌了:我是重生者 > 第五章:有一分热,发一分光
    就在熊岩回忆过去的时候,另一边的智囊专家们则是开始了小声讨论:

    “燕京大学数学系,这几年有什么姓季的好苗子吗?”

    “我不知道啊!”

    “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别今天说不知道,明天就悄悄的收一个关门弟子?”

    “真不知道!”

    “姜教授是谁?”

    哪个学校的?

    目前在读博,应该很年轻,八成二十八岁以下,在最近三年来所有大学的博士录取名单之中寻找姓姜的!

    陆舟!

    虽然不知道他是哪个大学的,也不知道他是研究生还是博士生,但总不至于是个大学生吧?

    反正,这个家伙的名字已经知道了,赶紧找!

    管明,已经知道名字了,赶紧查!

    “未来,科学界群星璀璨。很多人之前看起来很普通,可是觉醒天赋之后,立刻成了大科学家,或者具备了成为大科学家的潜质。”

    “如果非要说未来科学家有什么遗憾的话,那没有一个带头的老大哥。你和四大教授之间,没有显著的高下之分,都是一个层次的。”

    “表面上一团和气,实则谁也不服谁?”楚轩淡淡的道。

    这是你说的,可不是我说的!

    “超凡界和科学界一样,甚至还不如科学界呢!”

    “前世的时候,一直到三个月后,才正式成立了一个能管辖全国的特殊事务管理局,一直到半年之后,才从管理局变成管理厅,一直到一年之后,才从管理厅变成管理部。”

    “三个月后才成立?”楚轩直接问道。

    对此,熊岩微微一笑,开始答非所问:“自从始皇帝开始,我们这个国家,就是大一统和中央集权,这两个词,已经深入到每一个诸夏百姓的骨髓里。”

    听到这里,楚轩立刻就明白了熊岩想说却没说的话!

    从那时开始,中央和地方就一直处于斗而不破的状态,争斗是常态。失败或者成功,都很正常。

    这在平时也没什么,但是在大争之世到来的时候,却狠狠的拖了后腿。

    最直观的表现,就是一个统合全国的超凡管理机构,竟然一直到三个月后才诞生。

    当然,以上内容,纯属楚轩个人猜测!

    “那时,各地有什么杰出的超凡者吗?”

    听到这个问题,熊岩就知道,不愧是楚轩,自己就说了一句三个月后才成立管理局的大实话,他就什么都明白了。

    “不少!”

    “气血武道的开创者是河北之地的武神彭炳;练气之道的开创者是长空道人;炼神之道的开创者是龙虎山弃徒林二……”

    “此外,还有开窍体系创造者大宗师许广陵,以食气法入道的凤凰山二圣。还有先穿越到虚界,然后再明悟自我,破碎虚空归来的凤姬……”

    “这些人,大都是在灵气复苏后不久,在没有老师,没有资源,没有道侣的情况下,直接突破,成就超凡的时代弄潮儿!”

    “他们在灵气复苏之前,就在某一方面,达到了人类极限,并开始追求超凡。以前他们没有成就超凡,是受到了世界限制。可纵然如此,他们也有着很多超乎常人想象的本领。”

    楚轩再次点了点头:“那位龙虎山林二和武神彭炳,都在有关部门的记录中,确实不是一般人。”

    前者,利用神乎其神的催眠之法,直接让好几位走私文物给外国人的文物贩子在和他没有身体接触的前提下被催眠,回到家之后开始自杀。

    后者更是在国外以武会友,打遍全世界,一双铁拳之中,不知道有多少条人命。

    都是真正的危险分子!

    “像他们这样的存在,其他的国家,出现一位,就高兴的不得了。可是我们国家,却一次性出现了这么多位,结果就是,谁也不服谁!”

    “这真是幸福的烦恼!”

    夜尽天明之时,车队就已经来到了都城,一路朝着西城区长安街而去。

    “如果你的身体安好,一切正常,那么,你还会这么做吗?”楚轩问出了最后一个问题。

    “三个月内,会不断有奇物诞生。三个月后,会有真正的生灵自虚无中诞生。半年后,超凡者诞生,灵根、法宝诞生!”

    “一年后,更是灵潮爆发,灵气以肉眼可见的形态,席卷天地,充满世间的每一个角落。”

    “那一天,有人白发转黑,直接回到了年轻时候;有人绝症治愈,恢复健康;也有人当场死亡……”

    “那时的生活,对于我们这些超凡者来说,非常的精彩,可是对于绝大多数普通人来说,可谓是朝不保夕,没有足够的安全感,也没有足够的秩序。”

    “很多人去工作之前,都会准备好遗嘱。”

    “也因此,九零后的结婚率不断增加,离婚率不断降低。人口出生率也大大增加,愿意生二胎三胎的,也越来越多。”

    这一次,不用有关部门督促,人们就愿意生了。可惜,却再也回不到曾经了。

    看着窗外的人流,熊岩风轻云淡的道:“如今,人们无论做什么,只要不触犯法律,那么他就是安全的,可以尽情的做任何想做的事。这样的自由度,在未来是难以想象的!”

    “未来,哪怕你什么都没做,哪怕你一直老老实实,也有可能因为一个意外,和家人天人永隔。”

    “那个时候,大海之中,变异生物极多,海运停了一半,国家和国家之间的交流,也以陆地为主。”

    “那个时候,国内也一次次的爆发兽潮。更别说还有很多堪称丧心病狂的存在,自虚界降临。”

    “所以,在我这种重生者的眼里,此刻的世界,就是最好的,是人们梦寐以求的盛世!”

    “鲁迅先生曾经说过: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

    “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

    “而我,不过是想要做一些微不足道的贡献罢了!”

    “所以,我的答案是会!”

    “我也想如同萤火一般,有一分热,发一分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