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德云:从大师兄开始崛起 > 第七十七章 玩阳谋
    唐云风思量了片刻,心里有主意。

    “师父,大爷,我有一点想法,说给您二位参详参详,看成不成,行吗?”

    郭德刚和于慊一听,条件反射般的坐直了身体。

    “说说说,这儿没外人!”

    唐云风道:“现在的情况,其实很明朗。一是,他们想从我们的段子里挑毛病,找话柄;二是,他们仗着人多势众向上面施压,想借官家的手来扼杀我们。”

    郭德刚点头道:“对,是这么回事儿!”

    唐云风又道:“那我就琢磨着,咱们能不能针对性的一条一条来破呢?”

    两人听闻,眼睛一亮。

    于慊道:“爷们,具体说说,怎么个破法?”

    “好,先说第一条,段子的问题。”

    “咱们用的本子,以传统段子居多,剩下的一些主要还是师父您和其他长辈写的。”

    “咱们这回干脆这样,不管是传统段子,还是新写的段子,咱们全都梳理一遍。具体的尺度,您二位把握的更准,大概罗列出来。咱们就照着改,哪里踩线,咱就改哪里。”

    “这样一来,哪怕做不到百分百没问题,但至少能将风险降到最低。而且用这些改过的本子,咱们什么时候心里都踏实些。”

    “现在来听相声的观众越来越多,这也是迟早要做的一件事儿,早做早好,一次性把这个底子打扎实了,也有利于咱们班子的长期发展!”

    郭德刚考虑了一下,问道:“这个思路是对的,可现在远水解不了近渴呀,来不及呀?”

    于慊也点头赞同。

    唐云风又道:“师父担心的是,咱们可以折中一下,近期要上台表演的段子,咱们先归置,争取从下一场开始,就能把风险降下来。同时我们可以由长辈带小辈一起来做这事儿,这样效率还高一些。”

    “像张先生,昨儿吃饭时,还在念叨自个儿最近闲得慌呢。当然,我们这些师兄弟,也得开始学着写段子了,不能光吃老本,这次就是一个很好的学习机会。也算是一举多得了,您二位觉得我说得有没有点道理?”

    郭德刚点头道:“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那第二条呢,怎么破?”

    唐云风笑道:“第二条嘛,他们仗着人多势众,其实他们哪有我们人多呀?”

    “我们?”郭德刚没明白,疑惑道,“咱班子拢共就这么些人,还以你们这些小辈居多,站出来说话也没分量呀?”

    “哈哈,师父,我说的人,可不是咱们后台的这些个,我指的是观众。”

    “观众?”

    “对呀,这可是咱们德芸社最大的优势所在,咱们可以把观众的影响力利用起来,给自己造势!”

    “怎么造?”

    “利用观众加网络,这个说起来也简单,咱们剧场先前对观众们录视频的事儿,是既不支持,也不反对。现在不了,咱们得支持他们录,让他们想怎么录就怎么录,或者其中的尺度您来定也成。”

    郭德刚一惊。

    自己这徒弟,是又要搞事情的节奏呀!

    真是一个不怕事儿大的主!

    按相声门的规矩,早先是不允许同行学活的。

    哪怕相同的段子,都会改出自己的风格来。

    或者,多少得从自己师门上头找出这段子的渊源。

    找出来那么一小段都好,这就算寻到根了。

    意思就是,我这可不是学得你啊,我这是从我师爷师祖那学的活。

    实在不行,就提点礼物上门,跟人家打个招呼,知会一声。

    可就这样,因为这个闹出来的纷争恩怨,都不知道有多少。

    这也是为什么,相声门的同一个段子,版本会五花八门的原因。

    当然,水过留沙。

    最终能被流传下来的,都是精品中的精品。

    但自古至今,哪门哪派的活,肯定都是不允许外传的。

    以前靠脑子记,现在有了手机、录音机之类的东西。

    但规矩不变,一样不允许录制。

    德芸社这种不支持,不反对的态度,已经算是相当的异类了,也一直让同行们诟病。

    这再一放开,那岂不是火上浇油吗?

    “少爷,同行骂我们的文章,你看得不比我少,你不会不知道这样做的后果吧?”

    唐云风笑道:“师父,我当然知道啦,这样做,我觉得好处至少有三。”

    “一是,帮咱们打广告,现在来听相声的年轻人越来越多,他们可是喜欢上网的人。咱们允许他们录视频,观众们肯定乐意。那录了视频之后呢,肯定会有不少人喜欢放到网上去的。”

    “我要的就是网络上的传播速度,一上传,那就是全国各地的人都能看到。您想想,多一些人认识我们,知道德芸社,这是不是在帮我们打免费的广告。”

    “德芸社更出名,咱们这些手艺人的名气也能打出去,这样一来,以后的商演次数,出场费,甚至外地的人来燕京旅游出差,是不是都有可能上咱们这儿来听一场相声啦?这些好处,您肯定比我还清楚。”

    “二来呢,这帮子人喜欢玩阴的,咱们反其道而行,偏偏玩阳谋。你说我的本子有问题,我就让观众上传到网上去,让更多的普通人来当这个裁判。”

    “所以我刚才的第一步,就是改本子,现在其他观众看到的,自然就是改过之后的本子了。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他们人数再多,还能有成千上万的观众多吗?”

    “要是我们运气不错,这个势造的好,网上有个十几万,几十万的观众来支持我们,您说官家要做什么事,也得先掂量掂量吧?这些可都是民意呀,民意不可违的道理,这世上还有人比他们更懂的吗?”

    “接着说第三点。现在网络越来越发达,而且以后还会更加厉害。咱们这也是与时俱进,抢先一步与网络接轨,在网络上形成了自己的观众基础,那以后的好处……呃,具体我也不太清楚,反正应该会很多!”

    唐云风暗自庆幸,还好自己反应快,不然得露馅了。

    “所以呀,方法说得复杂,但最主要就是两点,一是归置咱们的段子,二是扩大影响力。尤其是第二点,观众们肯定乐意的,只要他们站在我们这一边,那什么阿猫阿狗咱都不用怕!”

    话说完了,郭德刚和于慊听傻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