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唐:咸鱼的我被李二看穿了内心 > 第196章 七幅画
    第196章 七幅画

    长安城。

    阎府。

    阎立本作为宫廷画师。

    其实他并没有什么地位。

    在这个时代,画师,工匠的地位并没有那么高。

    他虽说是将作少匠,是个四品官。

    但是这地位很低,只是因为他是宫廷画师,尝尝为皇家作画,能够见到皇室之人,所以才有那么高的品衔的。

    但是放在外面,没有一个人看得起他的。

    今天,阎立本正在教育儿子。

    “孩子,我小时候爱好读书,值得庆幸的是我还不是个不学无术的蠢材。我都是有感而发才写文章。在同行中,我的文章写得还是比较不错的。然而,我最知名的是绘画。可是,它却使我像奴仆一样地去侍奉他人,这是莫大的耻辱。你应该深以为戒,不要学习这种技艺了。”

    阎立本对自己的儿子如此说了一句,然后他的儿子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既然你不想像奴仆一般的去侍奉他人,那就不要去侍奉他人!”

    突然一个人出现在了阎立本的面前,对阎立本说道:“你为什么非要死皮赖脸的去侍奉别人呢?”

    “你是什么人?”

    阎立本顿时就感觉菊花一紧,这人竟然毫无声息的潜入到了自己的府上,偷听自己说话,这未免太恐怖了吧!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到底敢不敢不去侍奉陛下,以你的手艺,根本就不需要去侍奉别人。”

    来人对阎立本说道:“想要用自己的手艺养活一大家子人,根本不需要像狗一样活着,你自己想要当狗的话,没有人能够阻止得了你。”

    “我倒是想要一走了之,可是陛下能放过我吗?”

    阎立本看着这个人,然后说道:“人在朝堂,身不由己,你知道个锤子!”

    “今天陛下在游玩的时候看到了只奇怪的鸟,让你去画下来,你去了,感觉自己像是一条狗一般。”

    这个人对阎立本说道:“你放心好了,陛下以后可能用不到你了,你可以放心的离开了。”

    “???”

    阎立本顿时就愣住了:“此话怎解?”

    “你不需要知道,我现在问你一句,你是想要继续的当一条被主人放弃的狗,还是想要活出一个人样,如果你配合的话,可以让天下人都知道你的名字!

    如果你想要继续当狗的话,就当我没有来过,如果你想要活出人样的话,那么就去阴山城吧,在那里,你会找到自信的!”

    这人说完之后,就直接离开了。

    没有一丝的拖泥带水,阎立本看着那人离去的背影,整个人都陷入了沉默之中。

    此时的皇宫之中。

    李世民刚刚跟几个臣子在外面散了一下心,看到了一只怪鸟,然后让阎立本画了下来,正在好好的观摩这画上的怪鸟。

    就在这个时候,内侍前来汇报:“陛下,李思文从阴山城给您送来了礼物,你要去看一下吗?”

    “嗯?”

    李世民顿时一愣,然后说道:“什么礼物?”

    “小的不知,只知道是一个很大的箱子,并不清楚是什么东西。”

    这内侍怎么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只知道,那个箱子很大。

    “行,送过来,给朕瞧瞧。”

    李世民很好奇,这到底是是个什么东西。

    很快张围就带着两个壮汉,将一个大箱子抬到了李世民的面前。

    “张围?”

    李世民显然是认识张围的。

    “陛下,公子让小的给您送礼来了。”

    张围对李世民行礼,然后说道:“陛下,这是公子最新研究出来的东西,可是一个难得一见的好东西。”

    “哦?”

    李世民看着张围,然后说道:“这是什么东西?”

    “陛下,小的给您演示一遍。”

    张围对李世民说道:“这东西叫做相机。”

    “相机?”

    李世民一脸懵逼,完全不知道相机是什么东西。

    不过张围很快的就将这个相机给布置妥当了,然后对李世民说道:“陛下,可以请您站到这个相机前面吗?”

    “嗯?”

    李世民愣了一下,然后说道:“为何?”

    “陛下,您等会儿就明白了。”

    张围对李世民笑了笑,然后说道:“陛下,能笑一个吗?”

    “朕为何要笑?”

    李世民一脸好奇的看着张围,不解的问道:“朕无喜事,为何发笑?”

    “陛下,公子说了,您是第一个使用相机的人,所以一定要笑起来,这样子才能够显得庄重。”

    张围对李世民说道:“陛下,公子说了,此物价值一万贯!”

    “什么?”

    李世民顿时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的这个相机,整个人都愣住了。

    一万贯?

    这东西就一万贯?

    “不仅如此,这东西的所有配料,都价值连城。”

    张围对李世民说道:“所以,陛下,您应该笑一下。”

    “……”

    李世民不知道李思文葫芦里面卖的什么药,让张围这么的要求自己。

    不过李世民还是嘴角扯开一个弧度,然后露出了一个典型的假笑。

    看到李世民笑了之后,张围很快的就按下了快门。

    一道浓烈的闪光出现,伴随着一股浓烟,李世民顿时吓了一跳。

    “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李世民顿时惊呆了,被吓了一大跳。

    “陛下莫慌,静等一个时辰,您就知道了。”

    张围麻利的将胶片取了出来,然后钻进了旁边的这个巨大的箱子之中。

    李世民完全懵逼了。

    看着张围在自己的面前这样的放肆,他本来想要发火的。

    但是一想,这是李思文送给自己的礼物,顿时就忍下了心中的怒火。

    静静的等候了一个时辰。

    很快,时间就过去了。

    张围从箱子里面出来了。

    手里拿着一张纸,递给了李世民,然后说道:“陛下,这就是公子送给您的礼物。”

    “嗯?”

    李世民接过张围递给他的那张纸。

    仅仅看了一眼,李世民就愣住了。

    这?

    这是朕!

    李世民一眼就看出来了。

    这张纸上面的正是他自己!

    这可比阎立本所画的画像像多了!

    跟他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面印出来的一样!

    这简直就不可思议啊!

    李世民整个人都惊呆了,这是怎么做到的?

    “张围,你能跟朕说说这是怎么做到的吗?”

    李世民看着张围,然后问道:“你这个相机,是什么?”

    “陛下,这相机就是可以将相机前面的东西,完美的复刻出来,完全一模一样。”

    张围对李世民讲解了一下相机。

    从原理到这东西的使用,全部都跟李世民讲解了一番,然后对李世民说道:“陛下对此物可满意?”

    “满意!”

    李世民别提多满意了。

    这东西好啊!

    以前让阎立本作画,自己要坐在那边动也不动的坐好长的时间。

    这下子好了啊!

    有了这东西,咔嚓一下,然后就结束了。

    这简直就是好到炸的东西啊!

    还有啊,以后这东西带着,遇到了什么好看的东西,只需要拍摄下来,就可以了,不用叫阎立本过来作画了。

    阎立本赶得快还好,要是稍微慢一点,就不行了。

    就比如今天的这只怪鸟,还好阎立本及时,要是阎立本稍微慢一点,这怪鸟飞走了,那就画不出来了。

    有了这个,随时都可以将看到的美好事物拍下来。

    这东西简直就是好用的不得了啊!

    李世民对此是相当的满意的。

    很显然,这东西在李世民的心中,已经取代了宫廷画师阎立本的地位了。

    阎立本在家中纠结良久。

    最终他想通了。

    离开吧,反正陛下是个心胸开阔的皇帝。

    我也不想再这样子活下去了。

    阎立本想要活出自我,直接就离开了。

    他想着,这皇宫之中,他哥也还可以,绘画的技术虽然不如自己,但是也足够用了,还有大哥的女儿,一身画术也是炉火纯青,足够担任宫廷画师了。

    只是因为她是女儿身,所以没有人知道。

    阎立本离开了长安之后,直接就去了阴山城。

    其实他不知道,他的离开,李世民压根就发现不了。

    因为李世民已经有了新的东西,根本想不到阎立本了。

    此时李世民,早已经开始疯玩相机了。

    这东西对于他来说,就是个新鲜玩样儿,不玩个尽兴怎么行呢?

    阎立本来到了阴山城之后,得到了李思文的赏识。

    “阎少匠,我需要你给我作七幅画,作价一万贯,你觉得如何?”

    李思文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跟阎立本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听到这话的阎立本顿时就愣住了。

    七幅画,一万贯?

    这是什么情况啊?

    这简直就是骇人听闻啊。

    一万贯,直接就把阎立本吓得个半死。

    这么多年,他当了宫廷画师,还是将作少匠,俸禄加上皇帝的赏赐,都没有这么多钱。

    这李思文仅仅让他作出七幅画,就给自己一万贯?

    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阎立本被吓了一跳。

    “你要做什么画?”

    阎立本有些紧张的问道:“我想不到什么画需要如此多的钱的。”

    “一副士子图,一副农民图,一副工匠图,一副商人图,外加太上皇和陛下的父子图,以及单人图。”

    李世民扳着手指对阎立本说了七张图。

    阎立本听到这话顿时一愣。

    要画太上皇和陛下!

    这不可能!

    “不行!”

    阎立本对李思文说道:“私自将陛下和太上皇的画像画出来,这可是大不敬之罪!恕难从命!”

    “两万贯!”

    李思文眼睛眨都没有眨一下,直接就把价格翻了一番。

    “这不是钱的问题!”

    阎立本立刻就反驳道:“这陛下和太上皇的画像真的不能话啊!”

    “三万贯!”

    李思文看着阎立本,然后说道:“我给现钱!”

    阎立本咽了口唾沫,嘴张的老大,不过理智很快战胜了欲望:“这……不行,我有命拿这个钱,没命花!”

    “五万贯!”

    李思文对阎立本说道:“只要你作画,我包你没事,但是你要给我拿出十二分的本事!别敷衍了事!”

    “咕咚!”

    阎立本深深的咽了一口唾沫,然后脸上露出了疯狂的表情:“我干了!”

    这价格实在是太高了,

    高到了阎立本根本没办法拒绝的地步了。

    李思文听到这个话之后,顿时就笑了笑,对阎立本说道:“好了,接下来你就去作画吧,我不打扰你。

    这个是我的要求,你好好的看一看吧。”

    李思文将一张纸拍在了阎立本的面前,然后对阎立本说道:“每一幅画的大小,尺寸,我都有要求,还有一些其他的要求,都在这上面,你好好的琢磨一下,应该如何作画。

    好了,我不打扰你了,你尽力而为吧。”

    阎立本此时还没有意识到这一次作画,需要付出多大的努力。

    当他看到了李思文的要求之后,整个人都傻眼了。

    这也太难了吧。

    不过,还是在他能够接受的范围以内。

    这东西对于他来说,难度虽然很大,但是一想到五万贯这个天文数字。

    他就充满了斗志。

    李思文安排了人每天都给他送饭。

    他在李思文给他安排的工作室之中,一呆就是三个月。

    最后他终于做完了七幅图。

    将这七幅图送给了李思文之后,李思文点了点头,然后就给了阎立本五万贯。

    阎立本看着眼前这个硕大无比的金子,整个人都有些愣住了。

    原来五万贯是这么的多啊!

    因为阎立本做了七幅画,他现在需要的是李思文的保护,根本不可能离开的。

    所以他就在这阴山城呆了下来。

    李思文用阎立本的这七幅画,很快就制作出了纸币。

    然后将以前发型的那些纸币全部回收了,然后给出了这第一套纸币。

    以前的那种只是小打小闹。

    并且也没有发型,只是做招标的时候用过的,大部分人已经重新兑换成了现钱。

    只有极少的一部分加入了阴山城商会的人还保留了那些纸币。

    李思文回收的时候,也没有全部回收回来。

    不过这第一套真正意义的纸币发行之后,也只是在阴山城先推广的。

    当然了,与此同时,李思文也将这些纸币送往了长安洛阳以及苏杭,四座城市,然后开始使用这些纸币。

    阴山城因为是李思文的地盘,所以这地方推广起来很简单,至于其他的地方,推广起来就没有那么的简单了。

    不过这事情需要循序渐进,根本快不了的,李思文是知道这件事的。

    他并不着急,因为他知道等到商业发展起来的时候,这纸币一定会发展起来的。

    前提是李世民不跟自己过不去,这东西就一定能够发展的起来的。

    李思文知道,阴山城开始使用了,很快就能够让大唐遍地开花。

    这东西可比那铜钱轻多了,并且这阴山城马上就要推出一些比较贵重的东西,那些东西很值钱,需要大量的钱才能够交易。

    所以只要那些人不傻,就会兑换纸币来进行一系列的交易。

    等到发展好了,李思文再去制作那些低于一贯的纸币。

    这样子一来,就完全把控住了大唐的经济。

    没错。

    李思文的七张纸币,并没有一贯以下的面额,现在想要发展整个大唐的人使用纸币是不现实的,只能先让这些商人使用大额的,等到真正的流通了起来,再发行那些小面额的钱,就可以真正让全民使用纸币。

    到了那时候,大唐的经济就掌控在他的手中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