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界树的游戏 > 第929章 日出晨曦(七):屏障
    晨曦世界的大陆资料还是比较丰富的。

    虽说玩家们进入这个地图的时间只有不到两年,但天性热爱冒险的他们早就将足迹深入了大陆的各个区域……

    或许现在还无法形成详细的大陆地图,但勾勒个大概,对于各个区域有个初步的认知,却是早已绰绰有余。

    帝国魔法学院冰堡也是如此。

    玩家整理的西大陆资料,对冰堡的记载并不详细。

    不过,从只言片语中也能看出,在大灾变之前,这座位于山巅之上的魔法学院,聚集了整个大陆法师职业者的精华……

    看着系统资料中的记载,托尼同样忍不住看向了阿多斯。

    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这位家破人亡的老法师唯一的儿子,就在帝国魔法学院中学习。

    大灾变之后,大陆各地道路阻绝,天昏地暗,深渊污染不断蔓延,人们只能东躲西藏苟延残喘。

    阿多斯等人,恐怕也是大灾变之后第一次来到这里。

    同时,如果托尼猜测不错的话,或许他们现在连帝国魔法学院的现状究竟如何,可能也不清楚。

    他们不是玩家,能够无视生死,作死探索大陆地图。

    他们也没有玩家的游戏系统,能够将资料共享。

    “阿多斯……那之后,你得到过冰堡的消息吗?”

    沉默了片刻,波尔斯沉声问道。

    阿多斯默然了许久,叹了口气:

    “没有。”

    又是许久的沉默。

    冰堡是法师职业的圣地,强者如云。

    如果大灾变之后一直没有消息,那恐怕……就是最坏的消息。

    众人都是亲眼见证那场灾难的人,他们很清楚,在那场恐怖的灾变中,最危险的并非是普通人,而是实力高强的职业者。

    力量越强,面对的危机就越大。

    同理,拥有着众多魔导师乃至传奇法师的冰堡,恐怕也在那场变故中受到了极大的冲击……

    很明显,这座学院的结局,恐怕并不乐观。

    没有消息就是最坏的消息……

    作为法师的圣地,传递消息的办法千千万。

    彻底失去联系,就足以说明一些问题了。

    “要不……我们改变路线吧,向南,或者向北,支援的玩……天选者距离我们已经不远了,只要拖延够足够的时间,等到他们与我们汇合就可以,没有必要一定要继续向东边前进。”

    托尼提议道。

    其实,他最想提议的是干脆原地休息两天算了,但这个方法仅仅是想想罢了。

    他们随身携带的不断吸收魔力,吸引堕落生物的魔法聚能核心,绝不会给他们三天的原地停留时间。

    在一个地方待的越久,盯上他们的堕落生物就越多,一行人也就越发危险。

    哪怕是托尼的力量早已今非昔比也不行。

    他还不能做到以一敌百的程度,更别说真要是倒霉引来了兽潮,那要面对的敌人就不是上百了,而是成千上万,无穷无尽……

    托尼的提出了更改路线的提议,一时间,波尔斯和拉米斯的目光又停留在了阿多斯的身上。

    阿多斯沉默了片刻,缓缓点了点头:

    “可以,雪漫山地形复杂,恐怕还有不少堕落法师,危险程度一定很高。”

    “向南或者向北转进,是个不错的选择,只要坚持过这几天就好。”

    看到阿多斯同意,托尼等人松了口气。

    他们转移视线看向了负责领队带路的米莱尔,却发现这位女性法师正抿着嘴看着那张破旧的地图,眉头紧锁。

    “怎么了?米莱尔,遇到什么问题了吗?”

    拉米斯问道。

    “的确遇到问题了……”

    米莱尔一声长叹。

    说着,她将地图摊在地上,一边招呼几人上前查看,一边指着地图上的某个位置说:

    “各位,看,我们现在在这个方位,再向东走,就是雪漫山。”

    “这片区域地形复杂,如果我们转换方向向北,就要进入东部盆地了,那里是曾经永恒教会在晨曦世界的圣地所在,在大灾变之后,恐怕也是堕落最为恐怖的地方……”

    “以我们的力量,恐怕无法通过那种地狱一般的禁区。”

    “而若是转变方向南下,那么……我们就会进入剧毒沼泽。”

    “剧毒沼泽早在大灾变之前,就是一片极为恶劣的区域,现在整个世界受到了污染,那里的情况只会更加严峻……”

    “各位,无论是转进北边还是转进南边,我们遇到的危险都不比雪漫山更少,甚至说……可能还更多。”

    米莱尔合上了地图,苦笑道。

    “那……我们干脆继续在峡谷森林中兜圈子好了,这里的魔力浓度虽然不低,但至少……怪物我们差不多都已经熟悉了。”

    托尼说道。

    “恐怕不行了……”

    米莱尔看了一眼天空,叹道。

    “不行了?”

    托尼愣了愣。

    “没错,托尼大人,您看天上的云层,是不是比起往日来说多了些许深红?”

    米莱尔指了指天空。

    接着,她解释道:

    “那是魔力爆发的征兆,恐怕最近几天随时都有可能出现,而若是魔力爆发,必然会伴随着更深一步的污染蔓延,同时,像是峡谷森林这种魔兽众多的区域,还有极大的可能爆发恐怖的超级兽潮……”

    “超级兽潮……”

    托尼神情一肃。

    进入游戏之后,无论是在NPC口中,还是世界频道里,亦或是休息时候在网上冲浪查阅《精灵国度》晨曦世界相关资料的时候,他都不止一次听到超级兽潮。

    而无论是NPC还是玩家,在提到超级兽潮的时候,都是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

    官网上记载,若是在野外遇到了超级兽潮,再强的玩家团队,也得饮恨……

    很明显,继续在峡谷森林中打转,对于众人来说,也有可能一步踏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抱歉,各位……是我提议一直向东的,如果我们一开始转变思路,只朝不那么危险的区域前进的话,或许就不会像今天这样被动了。”

    托尼满怀歉意地说道。

    不过,强壮的战士波尔斯却拍了拍他的肩,笑道:

    “托尼大人,您在自责些什么呢?一路向东,是我们小队共同的决定,更别说兽潮之日将近,我们本就应该尽量早日与援军相会合。再者说了,大灾变过后,再安全的地方,也可能蕴含着致命的危险。”

    “没错,危险一直都在,大灾变过后,没有哪里是真正安全的地方。”

    拉米斯也点头说道。

    “不要转变方向了,就直接继续走吧!比起其他地方,雪漫山虽然气候恶劣了些,但终究要好一点。”

    就在两个战士安慰托尼的时候,老法师阿多斯忽然说道。

    众人愣了愣,纷纷忍不住向他投去视线,欲言又止。

    注意到同伴们投来的目光,这位年迈的法师微微一笑。

    他摸了摸自己那早已破旧的法杖,看向了远方的雪山,轻叹道:

    “该面对的,终究还是要面对,我也想知道,冰堡现在到底怎么样了。”

    说完,他看向了众人,又笑道:

    “而且,我听大法师说过,雪漫山覆盖有平息魔力的巨型魔法阵,如果进入那里,聚能核心吸引堕落生物的能力,或许也会弱上不少。”

    ……

    一番讨论后,众人最终还是继续前进,进入了雪漫山的范围。

    随着不断前进,身后的森林渐渐远去,消失在山峦间,而众人的目光中,渐渐只剩下了皑皑白雪。

    雪漫山,顾名思义,被大雪漫盖的山峦。

    哪怕并非位于极地,这片山脉不管是山峰还是山麓,一年四季永远都是天寒地冻,十里冰封。

    众人换上了厚厚的备用大衣,冒着风雪,不断向东边前进。

    这一路上,或许是因为白雪的漫射,整个世界似乎都要明亮了许多,不像之前那样昏暗。

    随着不断行走,渐渐地,温度越来越低,风声越来越大,雪花也越来越密集……

    同时,一行人也越走越远。

    幸运的是,这一路上,除了恶劣的天气外,众人并没有遇上哪怕是一只堕落魔兽。

    虽然污染的气息依旧徘徊不散,但皑皑的雪漫山中,却只有呼啸的风。

    顺带一提,虽然阿多斯说想要去冰堡看看,但当大家真正进入雪漫山之后,他却又否决了这个想法。

    “冰堡终究曾生活着大量的高阶法师,那里现在恐怕非常危险,我们没有必要将自己置于危机之下,还是绕道走吧。”

    他说道。

    听了他的话,众人神情复杂,不过,也赞同他的决定。

    这是护送,不是探险,能躲过的危险,本就应该尽量躲开。

    于是,众人绕过雪漫山的主峰,从侧面不断前进,翻越了一个又一个山坡。

    终于,在他们再一次登上一片丘陵之后,终于看到了雪漫山的尽头。

    说是尽头,其实距离一行人依旧遥远。

    但站在山丘顶上,冒着风雪向远处眺望,已经能看到极远之处那墨绿色的林地了。

    “快看!是森林!一定是东部森林!再翻越几座山,我们就能离开雪漫山的范围了!”

    米莱尔有些兴奋地说道。

    东部森林啊!我似乎看到了绿色……这么说,那里的污染,或许要轻微许多!”

    波尔斯望着远方,面带激动。

    他们已经好久好久没有见到过纯粹的森林了。

    “毕竟是东部,距离曙光要塞越近,肯定污染就越轻微,如果我们到了曙光要塞,就能呼吸到真正清新的空气了。”

    阿多斯温和笑道。

    “嘿,看这个距离,或许估计再走个几天,我们就能走出雪漫山了。”

    拉米斯也期待地说道。

    不过,他很快迎来了托尼的嘲笑:

    “几天?拉米斯先生,咱们可是走不了几天了,支援的天选者们最迟后天就能到,到时候,咱们可就是直接飞走啦!”

    “真的假的?飞行魔兽吗?这辈子还没有坐过飞行魔兽呢!是什么生物,可以说说吗?”

    拉米斯瞪大了眼睛,很是期待。

    “哈哈,见面你就知道了。”

    托尼哈哈大笑。

    “走吧,下坡了,终于能走的轻松一点了。”

    他伸了个懒腰,继续向前走去。

    只是,就在托尼跨出一脚的时候,却宛若撞到了一个看不见的墙壁一般,直接被弹了回来……

    淡淡的波纹在空间中荡漾,转眼就隐去了。

    而托尼,则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

    “怎么回事?”

    他愣了愣。

    重新站起来,拍了拍屁股上的雪,他继续向前走去。

    然而,又在同样的地方被阻止了。

    这一次,托尼有了些许心理准备,并没有直接被弹回来,他伸出双手感知了一些,发现前方似乎有一道空气墙一般的屏障,阻止了他更进一步的前进。

    “这是什么东西?看不见的墙?”

    他有一脸懵逼。

    而紧接着,紧随其后的波尔斯和拉米斯,同样被看不见的墙壁弹了回来。

    波尔斯不信邪。

    他怒吼一声,抽出自己的那硕大的战斧,一斧头劈了下去,然后连人带斧头被弹得更远了……

    “波尔斯!”

    看着倒飞出去的老友,拉米斯惊呼一声,连忙追了过去。

    当看到波尔斯仅仅是撞进了雪里,在地上留了个壮硕的人形坑之后,他才哈哈大笑,放下了心。

    “这是……魔法屏障?”

    米莱尔走到看不见的“墙”前,伸出手感知了一番,神情惊异。

    “难道……”

    似乎是忽然想到了什么,她的表情忽然微变。

    “恐怕……是神叹之墙。”

    阿多斯拄着法杖走了过来,说。

    他的目光看向那阻碍众人前进的隐形“墙壁”,目光渐渐严肃。

    “神叹之墙?那个传说中能将雪漫山隔绝成两半的禁咒魔法屏障?这都过去快千年了,它……还能运转?!”

    米莱尔惊呼道。

    “没错……恐怕是被重启了。”

    阿多斯点了点头。

    说着,他叹道:

    “我曾经在大法师的笔记中看过神叹之墙的具体记载,恐怕就是它。”

    “这个以冰堡为中心建立的禁咒魔法屏障有着超过传奇的力量,一旦开启,传奇之下无人能够破除,从地面到天空,无人能跨越……”

    “一旦开启,能够将其关闭的,只有整个屏障的‘核心’处,也就是冰堡。”

    说到这里,他微微苦笑,一声长叹:

    “还好发现得早……雪漫山的范围那么广,如果支援的天选者撞上了神叹之墙,肯定也无法过来,只能绕路。”

    “兽潮高频率爆发的日子接近了,那些堕落生物发起疯来是什么地方都会冲的,而有着魔法聚能核心的我们,绝对是众矢之的。”

    “别忘了,这里距离峡谷森林还不算太远,如果再拖下去,真要发生什么,恐怕大家都会有危险。”

    “看来,我们终究是免不得要去冰堡一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