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举国随我攻入神魔世界 > 第六十三章 先当孙子后当爷
    陆羽无奈回头,摆摆手说:“徐叔,就当给我放两天假。”

    徐震元帅一愣,嘴边的话就被陆羽噎了回去。

    林军元帅哈哈大笑,拍着徐震元帅的肩膀说:“别逼陆羽了,这小子这段日子连轴转,也该放松放松了。”

    “话说,你小子去找哪个姑娘呢?”林军元帅问道。

    陆羽笑了笑说:“那姑娘是我送进军队的,还是我部下,当然得去看看了。”

    “呦,这么巧呢。”

    西北军区,基因第一军。

    这个下午,宋伊接到了一纸调令,跟她一样的,还有袁成杰和马路平。

    “军部要调我们去基因第二军做营长?”

    马路平拿着调令高兴大喊:“做营长哎,咱们混出头了!”

    “少来。”

    宋伊看着调令,忽然召集了自己连队所有的战士。

    “嗯……战友们。”宋伊挤出一丝笑意说:“大家都是同批进入军队,这段日子很充实,也很值得怀念,可是接下来,我得走了,去基因第二军……”

    宋伊说得很慢,战士们却听的很认真。

    “嘿,你尽管去,你是咱们的骄傲啊!”

    “没错,有前途,国家需要你!”

    战士们都在恭喜宋伊,可就在这时,宋伊感觉到远处有人在看着自己。

    宋伊现在的觉察能力很强,她顺势回头一看,就看到了夕阳下一道高高瘦瘦的身影。

    “那是……”

    宋伊有些发愣,有些不知所措。

    “少尉宋伊。”那人影开口说:“见到最终指挥官,怎么不敬礼?”

    宋伊瞬间心头一颤,然后匆匆忙忙整理了下衣着。

    “见过首长!”宋伊敬礼道。

    紧跟着,在场所有战士都啪的一声敬礼。

    陆羽笑了笑,招招手示意宋伊过来。

    随后,陆羽就带着宋伊离开了,只留下一地目瞪口呆的战士。

    “首……首长。”宋伊结结巴巴地说:“您怎么来这里了?”

    陆羽头也不回地说:“行了,没别人了,喊我陆羽吧。”

    “这……”

    “让你这么喊就这么喊,啰嗦什么?”

    宋伊被吓了一大跳,可转眼又看到陆羽正好奇地看着自己。

    “陆……陆羽,你看我干什么?”

    “没事。”陆羽转过头去:“上次你找我出来,被其他事情耽误了,这次我请你吃饭,算是压压惊。”

    “啊?”

    宋伊诧异地抬起精致脸庞,但陆羽已经上了军车,她也只能快步跟上。

    因为出来的急,宋伊身上还穿着军装,这让她有些纠结了。

    ……

    西北某城,一个装修文艺,墙上挂着吉他和尤克里里的复古餐厅里,陆羽顺手拿起桌子上的菜单。

    “服务员,先让驻店歌手来个《斑马》”

    “好的先生。”

    随后,一股携带着忧伤与故事的嗓音响起,那是驻店歌手在弹着吉他唱《斑马》。

    “斑马,斑马,你不要睡着了……”

    “再给我看看你,受伤的尾巴……”

    “我不想去触碰你,伤口的疤……”

    “我只想掀起你的头发……”

    斑马这个民谣,唱的多了,嗓音就会逐渐低沉,仿佛含着一根烟一样。

    民谣这东西,与烟酒最配,与孤独的烟酒更配。

    坐在清吧里,点一支烟叫一杯酒,可以听一下午的民谣。

    “陆羽,想不到你竟然喜欢民谣啊?”

    宋伊托着腮,好奇地盯着陆羽掏出香烟和火机。

    咔……

    点燃了香烟,陆羽深深吸了一口,缓缓开口:“是不是第一次见我吸烟,第一次见我听民谣?”

    “嗯呐。”宋伊歪着小脑袋回忆:“之前在学校里,还没见过你有这些癖好呢。”

    其实不光在学校,宋伊私底下去偷看陆羽的那两年,都没见过陆羽这样。

    民谣还在继续。

    “斑马,斑马,你回到了你的家……”

    “可我浪费着我,寒冷的年华……”

    “你的城市没有一扇门,为我打开啊……”

    “我终究还要,回到路上……”

    陆羽吸完了一根烟,他揉了揉脸庞,对宋伊笑道:“其实吧,我这人挺厌世的,没有军部传的那么正义伟岸。”

    “啊我知道……”宋伊也笑着说:“不过,你现在总归功成名就了啊。”

    “哈哈哈。”陆羽无奈摇了摇头:“我是被逼的啊,要是我不这么做,我会被杀死的。”

    陆羽说的也是实话,只不过宋伊能不能听懂就两回事了。

    “叔叔姐姐,你们有空吗?”

    忽然跑来一个小孩,看样子是隔壁桌的小孩,他举着一张语文试卷说:“叔叔姐姐,我爸非说我这道题填错了,你们帮我看看好吗?”

    对于突然跳出来的小屁孩,陆羽和宋伊都是和善地笑了笑。

    只不过,陆羽的和善微笑……

    这小屁孩,我是叔叔她就是姐姐啊?

    宋伊接过试卷一看,然后轻轻戳了戳陆羽,悄咪咪地问:“窗含西岭千秋雪,下一句是哪个呀?”

    陆羽微笑扭头:“你果然不是学习的料。”

    “哎呀,我忘了嘛。”

    宋伊不好意思地吐了吐粉舌,脸上有些羞红。

    参军前,宋伊还借口跟着陆羽一起学习去填报大学,这下,又原形毕露了。

    “小屁孩,你听好了。”陆羽笑着对小孩说:“我只说一遍,你要是忘了别怪我。”

    “嗯嗯,叔叔你说!”

    “听好了。”陆羽笑道:“下一句,先当孙子后当爷。”

    “记住了吗?”

    “嗯嗯,记住了,先当孙子后当爷!”

    “好,那退下吧。”

    小孩念叨着回去了,回去后气宇轩昂地站在他爸妈面前大声喊道:“爸妈,我问清楚了!”

    “好儿子,来,说一遍!”

    “窗含西岭千秋雪,先当孙子后当爷!”

    啪啪啪……

    看着隔壁桌爱的教育,陆羽的目光坚毅而和善。

    不愧是你啊,杜甫桑。

    “噗……”宋伊捂嘴偷笑:“你都给人家胡说什么啊。”

    忽然间,陆羽收起笑意,看向了宋伊的细嫩手腕。

    宋伊的手腕洁白如玉,可上面怎么有一道道疤痕?

    “你手腕上的疤是怎么回事?”陆羽轻声问道。

    “啊,这是……班上最受欢迎的女生,手腕上都有疤。”

    宋伊连忙缩回手腕,不敢去看陆羽的眼睛。

    “说人话。”

    “好吧我承认,蚊子咬的疙瘩太痒,被我拿针挑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