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举国随我攻入神魔世界 > 第六十七章 怀抱真的很温暖
    “可能是系统故障了,大家等一等……”

    “等个屁啊!”有人立马接口:“刚才都等了十分钟,还不来电,你们是想把我们困在这里面吗?”

    “就是,就是……”

    游客们立马不干了,嚷着要不夜城的服务平台退钱。

    “要不,我们免费给大家发酒店的住宿卷?”

    等了十几分钟,工作人员却接到电修组的回应,说是没有八九个小时修不好,他只能无奈地请求游客们去不夜城里面的客栈住宿一宿。

    陆羽想了想,还是不打算动用军部,随后就领了一张住宿卷回去了。

    “陆羽,你拿的这是……”

    “噢,酒店劵。”陆羽随口解释:“说是出不去了,给的补偿。”

    一瞬间,宋伊耳朵发烫,脑子混沌。

    连进了酒店大门,她就没有察觉到。

    “您好先生,您这张住宿卷是豪华大床房,这是您的房卡,希望您住宿愉快。”,

    陆羽带着宋伊进入酒店电梯,前台的小姐姐还望着他们的背影感叹:“唉,这一对也太般配了吧,男帅女美的,我酸了。”

    进了酒店房间,豪华不说,连那张两米多的大床也格外高档显眼。

    “额……”陆羽犹豫道:“我再去开一间房吧。”

    “别……别浪费钱了。”宋伊红着耳朵,声音如蚊鸣。

    “没事,钱不是问题。”

    “可是……我怕黑。”

    陆羽无奈地看着宋伊,这个理由也太蹩脚了。

    宋伊胆怯地看着陆羽,当看到陆羽回到房间时她心里不由自主松了口气。

    能和他多呆一会是一会吧。

    以后再见面,不知道何时何地了。

    “那个你先坐会……”宋伊小声说道。

    陆羽坐在了落地窗旁的软椅上。

    “那你……先喝杯水。”宋伊小心翼翼递过一瓶矿泉水。

    陆羽接过水一饮而尽。

    “那你……看会电视吧?”

    陆羽磕磕绊绊打开液晶电视。

    “那个……你先把外套脱了吧。”

    陆羽又磕磕绊绊脱掉外套。

    “噗嗤……”

    宋伊一下子就笑出声来:“哎呀,你别这么拘谨嘛,第一次和女孩子共处一室嘛?”

    “啊……”陆羽一动不动地盯着电视说:“应该是第一次吧。”

    宋伊笑得更开心了,这个模样的军部少将,也太可了吧。

    也就是说,陆羽之前很早跟女孩子接触喽?

    想到这,宋伊心里就不由自主地愉快起来。

    “那个……我先去洗个……澡。”

    宋伊在军队早习惯爬泥坑钻树林,不知道怎么了,她现在就想去洗个澡。

    可能是某些电视剧看多了吧。

    “噢噢,那你去。”

    哗哗哗……

    听着水声,陆羽的嘴唇逐渐干燥起来。

    然后也不由自主脑补画面。

    一片水雾中,淅淅沥沥的水珠从少女身上滑落,经过细嫩的皮肤,流过发烫的心口,最终在地下汇聚成小水滩。

    “唉。”陆羽叹了口气,走到窗前点了根烟:“为什么,我要待在这个房间里。”

    慢慢的,水声停了。

    一条细嫩光滑的胳膊探出来,伴随着女孩的犹豫声音。

    “陆羽,那个……你能帮我拿个东西嘛?”

    陆羽扔掉烟头,无奈道:“好,你要什么?”

    “在我随身小包里,帮我拿两个……姨妈巾。”

    说这话时,宋伊在蒙蒙水雾里羞红了脸蛋。

    本来都算好时间,可是她也没想到,偏偏这个时候开始流血了。

    陆羽脸色一变,犹豫了很久,然后缓缓打开了宋伊的小挎包。

    里面最深处,果然放着五六片姨妈巾。

    看样子,是早有准备啊。

    陆羽莫名其妙地松了口气,也不再纠结,直接把姨妈巾从洗浴间门缝里扔了进去。

    片刻后,宋伊穿的整整齐齐出来了,就连那双白袜子也穿在脚上了,只有湿漉漉的长发还露在外面。

    “时候不早了,赶紧休息吧。”陆羽无奈道:“我刚才跟客房部要了一个被子,咱俩一人一个被子行不,我不想睡沙发。”

    “啊,两床被子?”

    宋伊诧异看向大床,上面果然整整齐齐摆着两个被子。

    被子特别规矩,连一丝皱痕都没有。

    陆羽这也太紧张了吧。

    “我也没打算让你睡沙发。”宋伊小声嘟囔着:“我可舍不得……”

    “你说啥?”

    “啊,没事没事。”

    关上灯,房间瞬间安静了。

    安静到,宋伊可以听到陆羽略微紧张的呼吸声。

    隔着一床被子,两人就像是两个木头一样一动不动。

    夜色如瀑,温文流淌。

    宋伊本来浑身上下都紧张地僵硬无比,可渐渐的,她放松了下来。

    旁边躺着的,可是自己暗恋了三年的男孩啊。

    虽然他已经成了军部少将,可依旧是自己喜欢的人。

    “陆羽?”宋伊轻轻开口:“你睡着了吗?”

    “还没有。”

    “那你能给我讲个睡前故事吗?”

    宋伊微微转过头,一双美眸犹如银河星辰一般看向陆羽。

    陆羽稳了稳心神,扭头笑道:“也行,你要听什么样的故事?”

    “都行,只要是你讲的,都行。”

    “嗯……”陆羽轻轻开口:“那就给你讲个我曾经做的梦吧。”

    “嗯呐。”

    “未来的某一天,大概是半年后,末世就来了……”

    陆羽轻轻讲着自己前世的经历。

    从城市沦陷到自己走入荒野。

    从荒野生存到持刀杀魔。

    再从废墟之中踏入了人类联军。

    还讲了自己对不起的人,辜负的人,误杀的人……

    宋伊听着听着,就开始心疼起来。

    这个大男孩的梦,也太真实无奈了吧。

    当陆羽讲到自己为黄龙上将复仇,杀了北非三神魔时,宋伊又忍不住激动起来。

    金字塔之巅,万众瞩目之下刀斩神魔,也太伟岸了吧。

    最后,陆羽讲自己触碰到了世界高层的禁忌,而被用谋逆罪处死时,宋伊靠近了陆羽一点点。

    他被处死时,没有一个人站在他身边,肯定很孤独吧。

    “那,世界高层都是谁呀?”宋伊心疼之余,不免好奇问道。

    陆羽眼眸流光微转,笑了笑说:“是那些从中世纪就隐藏在世界各国背后的家族或个人。”

    “那你当时,肯定很孤独。”宋伊又靠近了一点点:“没有一个人,敢在那时候陪在你身边。”

    陆羽低头看了眼越来越靠近自己的女孩,犹豫轻声:“你能不能……”

    “不要!”宋伊忽然一头扎进陆羽怀中,如蚊鸣般轻声道:“我想抱着你,至少今晚,我想抱着你。”

    陆羽抬起的手又落下,最终缓缓闭上了眼。

    宋伊就这么静静蜷缩在陆羽怀中,静静听着他的心跳声。

    怀抱,真的很温暖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