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举国随我攻入神魔世界 > 第一百一十六章 国殇之日
    国殇是九州国最顶级的丧事,一旦出现,就意味着九州有栋梁陨落。

    三个小时前,林军元帅派出的最后一支探索部队返回,带回来的,依旧是无法探索的情报。

    “元帅,这份阵亡名单……还请签字。”

    下属轻轻递来阵亡名单,名单上的每一个人名,都曾是各大军区赫赫有名的兵王。

    可如今,他们都随着战争机甲,一起长眠于深海。

    而在阵亡名单第一行第一列,赫然就是陆羽。

    林军元帅红着眼眶,愣愣盯着阵亡名单沉默良久,最终他艰难开口:“我……签不下去,你去找……徐震元帅吧。”

    这份阵亡名单,堪称九洲国百年来涉及军衔职位最高的名单,每一个人都有资格位列九州英灵殿!

    九州英灵殿,是比烈士陵园更高级别的墓地。

    但凡牺牲者对九洲国有莫大贡献,都可以死后位列九州英灵殿,享受亿万万人民最崇高的哀悼。

    而这种程度的牺牲名单,则必须有着军部元帅的亲笔签字,才能生效。

    下属默默退下,又找到徐震元帅,将阵亡名单递了上去。

    “你要老子……承认陆羽死了?”徐震元帅颤声道:“陆羽不可能死,他是以后的亚联军统帅,是以后的人类战神,他怎么可能死在这时候……”

    下属身子一抖,艰难道:“元帅,陆将军不是被神魔杀死,而是……被氢 弹杀死!”

    “元帅,请您接受现实啊!”

    徐震元帅踉跄坐下,将头埋在手掌里,久久无法平息心情。

    他身边的叶晨剑元帅看了,叹息一声,随机拿起阵亡名单。

    “既然你们两个签不下去,那就我来签。”

    叶晨剑元帅看着名单上的陆羽,缓缓提笔,在名单末节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写完,笔丢。

    叶晨剑三字,仿佛抽干了元帅的所有精气神。

    薄薄一张阵亡名单,此刻重若千钧,被人双手捧着,恭恭敬敬送进了九州英灵殿之中。

    ……

    国殇日,九州国所有城市全部降半旗,城市中心全部投影陆羽面貌。

    街道上人来人往,却全部悄然无声,当他们望向那个肩扛上将军衔的年轻人时,都不由自主感到悲伤。

    生当做人杰,死亦为鬼雄。

    九州将星出,不负旧国恩!

    短短四句话,就将陆羽的一生概括得淋漓尽致。

    这一天,陆羽这个名字,席卷天下,人人尽知。

    而在国殇日的早晨十点钟,全国所有电子屏幕都被强制转台。

    没有人表达不满,因为这个事情各部门早有通知。

    电子屏幕上,出现了蔚蓝无际的东海海畔。

    此时,海畔上九州国旗与军旗肃穆飘扬,执旗兵身后,千辆新型坦克密密麻麻,天空中战机不断穿梭。

    这时,一位身穿元帅大衣的白发老人走到最前方,他胸配白花,手捧一串嫩**花,目光悲痛而肃穆。

    唔唔……呜呜……

    忽然之间,钟鼓之声响起,浩大而深沉,传天地之悠悠,痛浩宇之茫茫。

    在这深沉的背景音下,白发老人缓缓打开一纸信奉。

    他手捧信奉,目光望向了蔚蓝东海。

    就在这片海域深处,埋葬着他林军最为自傲的年轻军人,埋葬着九洲国万年难遇的引路人……

    “赤胆忠心,铮铮铁骨……”

    老人迎着腥涩的海风,缓缓开口。

    他的每一句话,都能被九州人民所听到。

    “你,以微薄己身塑造九州钢铁军魂!”

    “以身先士卒,打造九州千里长城!”

    “以昼夜不息,组建九州千万大军!”

    “你是……”老人忽而老泪纵横,“你是九州军部最杰出的年轻将军,你是九州大地的巍峨脊梁,也是我林军最得意的弟子,陆羽!”

    哗哗哗!

    千辆坦克齐刷刷朝着东海开炮,霎那间火光冲天。

    上百架战机携带喷漆颜料,在天空中交织出了陆羽的面貌画像。

    林军元帅,这是在动用九洲国最崇高的哀悼仪式。

    从古至今,能使用这种哀悼仪式的人,寥寥无几,无一例外都是国之大将!

    老人在炮火之下,朗诵了手中纸信的最后一段话。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

    “岂曰无衣?与子同泽,王于兴师,修我矛戟,与子偕作!”

    “岂曰无衣?与子同裳,王于兴师,修我甲兵,与子偕行!”

    一首老秦诗经《无衣》,迎着海风与牺牲,传荡整个九州大地。

    ……

    某个东海大型城市的军部居住地里,一对老夫妻坐在独栋别墅里,望着电视机老泪涕横。

    他们抱在一起,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尤其是老妇人,差点没背过气去。

    “儿啊……我的儿啊……你回来啊。”

    在两位老人背后的书桌上,放着一张全家照。

    照片上最中间的青年,不过十几岁,剑眉星目,瘦瘦高高。

    那正是高中时代的陆羽。

    “儿啊……妈妈想你……你回来啊……”

    ……

    北境寒冬,基因第二军肃穆无声,三万将士摘下军帽,对着最中央的基因第二军军旗低头哀悼。

    林晨曦喃喃:“生当做人杰……死亦为鬼雄。”

    “首长您……一路走好。”

    而在基因第二军对面的雪山之上,马槊居高临下默默注视着这一幕。

    他红发狂舞,口叼雪茄,目光微微涣散。

    “将军,基因第二军今日军心不稳,我们是否……”马槊的副官犹豫问道。

    马槊回头,轻轻摇头,“今日,北境重军为九州上将陆羽……降半旗,放哀歌,行葬礼!”

    今日,北境重军与基因第二军不再相互对峙,而是共同吊念一位年轻将军。

    ……

    神魔部队,裴君峰和楚云中憔悴走进,这里已经聚集了所有成员。

    剑主林度率先摘下发冠,神色悲痛。

    “此后,陆羽位列九州英灵殿。”裴君峰忍着痛意说:“我尊敬他,因此……神魔部队不能散。”

    “哦?你这是要来我们神魔部队掌权吗?”纪道年冷冷问道。

    裴君峰默默点头,身边的楚云中已经拔出了合金战刀说:“来吧,神魔部队只认实力,我和裴君峰会继承陆羽的意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