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举国随我攻入神魔世界 > 第一百三十八章 走进北原狼神体内
    “为什么,为什么你有亚特兰蒂斯的文明象征!”北原狼神心中怒火滔天,开始口吐人言:“你到底是谁?你不是这个时代的人!你也不是先知所要唤醒的旧人类!”

    “先知是谁?”陆羽问道。

    “你不是这个时代的人,你到底是谁?”北原狼神仿佛陷入了某种极端心理,它无视陆羽的问题,不停的咆哮,问着陆羽的来源。

    陆羽冷冷一笑道:“你说的没错,我不是这个时代的人,那又如何?我的出现,为的就是终结你们所要肆意玩弄的这个时代。”

    北原狼神忽然陷入安静,巨大的身躯就好像一座山一样,静静矗立在陆羽面前。

    陆羽拿起镰刀,对准了北原狼神的额头。

    “你最好把刚刚那个人吐出来,否则今天你就将倒在亚特兰蒂斯文明脚下,在地狱里为你的所作所为忏悔百万年!

    北原狼神静静望着陆羽,缓缓问道:“居和神是我的死敌,他的妖刀我不会交出来,除非你告诉我亚特兰蒂斯文明的踪迹,如何?”

    陆羽笑了笑,北原狼神就是想和自己进行一场交易,只是,自己完全可以无视花山熏不去救他,更何况还要付出关于亚特兰蒂斯的信息。

    亚特兰蒂斯现在是自己的最大底牌,怎可能为了一个认识十几天的人而掏出去?

    “好,那我放弃。”陆羽随意说道:“那个人与我无关,你要吃便吃,但是你阿诺克斯从今天起,就进入了亚特兰蒂斯的眼睛里。”

    北原狼神心中怒火重新被点燃,但下一刻它忽然痛苦咆哮起来,低头一看,胸膛处的蓝色皮毛下出现了妖刀村正的影子。

    “居和神,你死了百万年了,没想到还是有点脾气的。”北原狼神忽然咬着钢牙狞笑:“怎么,被昔日的老朋友吃,看起来有些不满啊,既然如此,那我就彻底将你这把妖刀炼化,成为我阿诺克斯的器具!想必这一幕,阿修罗和宙斯都比较乐意看到!”

    阿修罗,彻彻底底的杀戮者,至高无上的毁灭之神,是天生要走到天魔的存在。

    宙斯,《诸神纪》中至高无上的主宰者,西方诸神的神主,是比肩东方盘古的至高存在。

    北原狼神身体内部,催化出有着强大腐蚀力的液体涌向花山熏,这液体韵含着北原狼神的基因秘密,能够将接触到的一切事物转化为血水。

    可是北原狼神的脸色渐渐凝重,它发现了妖刀村正在花山熏体外形成了一层属于居和神的邪气护罩。

    这护罩是由碱性强烈的化学元素所组成,竟然能够完美抵御住北原狼神的腐蚀液体。

    慢慢的,北原狼神感觉越来越痛,它开始忍不住咆哮起来,疯狂地与体内的花山熏做着化学对抗。

    “阿诺克斯,刚才你想跟我进行交易,现在我也想跟你进行一场交易。”陆羽忽然开口道:“我进入你体内帮你把这个人拉出来,你把你的血甲送给我,如何?”

    北原狼神忍着痛意嘶吼咆哮:“你这个贪婪的虫子,等我解决掉这个麻烦,我会将你撕成碎片,哪怕你身上隐藏着亚特兰蒂斯的秘密!”

    “这么暴躁?”陆羽笑道:“那再加个亚特兰蒂斯的消息呢?”

    北原狼神一愣,微微纠结后依旧咆哮着:“我的血甲,你没资格拥有!”

    陆羽耸耸肩回了句:“随你便,就我所知,居和神的力量刚好克制你。”

    随后陆羽放下镰刀,坐在一旁,静静看着北原狼神与妖刀村正的基因对抗。

    北原狼神嘶吼咆哮了整整两个小时,始终攻不破妖刀村正的护盾,最后它也只能被迫无奈的答应了陆羽的交易。

    “聪明的选择。”陆羽站在北原狼神的巨口当中,看着红彤彤的食道口说:“你还可以打造新的血甲出来。”

    北原狼神痛得焦躁不已,陆羽故意磨蹭了一点时间,随后才顺着食道溜进它的体内。

    腥臭,潮湿,恶心……

    陆羽发现北原狼神的身体构造,与现在世界上任何动物都不相同。

    它没有肠子,食道下面是胃,胃后面就直接是排泄口。

    而且它的心脏竟然有两个,一左一右都在砰砰跳动。

    如此巨大的身体,内部就像一座小迷宫。

    陆羽顺着妖刀村正的光芒,在心脏旁边的心壁室里找到了花山熏。

    此时的花山熏双眼纯黑,没有焦距,茫然地被妖刀村正所控制。

    “这家伙的状态,估计跟昏迷差不多。”

    陆羽看了眼四周,北原狼神分泌出来的腐蚀液体已经被妖刀村正消耗殆尽,心壁室里到处都是腐蚀液体的残渣。

    而妖刀村正的护盾虽然没被攻破,但也摇摇欲坠,非常微薄,就像一层薄玻璃。

    陆羽用自己的力量对比了一下,现在这护盾虽然克制北原狼神的力量,但是对自己的力量几乎没有任何作用。

    然后他直接一拳干碎了护盾,将花山熏拉到身边。

    “醒醒,混蛋!”陆羽一巴掌扇在花山熏脸上吼道:“你的意志就这么薄弱吗?”

    花山熏疯狂而狰狞的看向陆羽,眸子里满是妖刀村正的风格。

    看到这一幕,陆羽直接拿镰刀撕开了花山熏的胸膛,想要将妖刀村正拔出来,可这也激怒了对方。

    “妈的,你还敢反抗?”

    陆羽挥舞起镰刀,与花山熏就此展开厮杀。

    他的刀势大开大合,毫不停留,眨眼间就将这个心壁室砍的千疮百孔。

    吼吼吼……

    他俩在里面打的热热闹闹,北原狼神可遭了罪,不停得吃痛咆哮。

    “虫子,你给我安分点啊!”北原狼声咆哮道:“你这是想逼我把你腐蚀干净吗?”

    “少废话!”陆羽抽空回了句:“很快就好。”

    随后,陆羽猛地将花山熏抱住,任凭妖刀村正疯狂挣扎也毫不松手。

    陆羽回头看了眼被破坏的心壁室,轻轻一笑,随后就踩着食道,将花山熏带了出来。

    北原狼神疲惫的趴在地上,狠狠盯着陆羽,仿佛恨不得将陆羽生吞活剐。

    “别看着了,血甲拿来吧。”陆羽一脸平静道:“我劝你不要食言,否则我们都将一无所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