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举国随我攻入神魔世界 > 第一百五十三章 前世的西大陆联军统帅
    沙漠母虫委屈巴巴地钻出捕兽夹,立马舔舐自己的受伤部位,很快它的口水就将伤口封闭,用不了几个小时就能痊愈。

    “继续走,你这个蠢猪!”陆羽一脚踹在沙漠母虫的屁股上。

    沙漠母虫只能哼哧哼哧继续探索这个最复杂的迷宫中部,很快又触发了第二个陷阱。

    这是一个由海洋珊瑚所打造的弓弩,立面填载着巨大的箭羽,直接一下就扎进沙漠母虫的胸甲。

    嗡嗡嗡……

    沙漠母虫又惨叫起来,躺在地上不停打滚。

    “蠢猪!你能不能看看角落?”陆羽又将箭羽拔出来一巴掌拍在沙漠母虫的脑壳上:虫子的脑袋就这么差劲吗?”

    ……

    临近中午,沙漠母虫浑身伤疤,终于抵达了迷宫出口。

    它虚弱无力,连迷宫出口处的兽肉都懒得去吃。

    还是陆羽将兽肉扔在它面前,它才张开口器咀嚼吞食。

    沙漠母虫昏昏欲睡,但陆羽的鞭子声再次打醒它。

    “不准睡,今天要训练你的记忆能力和方向感!”陆羽铁面冷声。

    说着,陆羽手指迷宫,挥舞了十下鞭子。

    沙漠母虫瞬间眼睛更绿了,直愣愣盯着陆羽。

    尼玛,你是什么意思?

    为什么要说十这个数字?

    难道你还想让我再走十次吗?

    杀了我吧……

    这一天,沙漠母虫就是在迷宫里度过的。

    它从一开始的跌跌撞撞,动不动迷路,触发陷阱,受伤被打,到后来已经能五分钟内熟练地走完整座迷宫。

    甚至它还在所有死胡同口都做了粘液标志,这种行为都暗示着它已经渐渐有了判断力和方向感。

    到了傍晚,陆羽终于放过了沙漠母虫,但一刻他就跨身骑在沙漠母虫背上,手指西北方向的沙漠蘑菇地,一声大喝。

    “出发,方向西北!”

    沙漠母虫听懂了陆羽的意思,双翅一振,立刻就向着西北方向低空滑翔。

    这种感觉很微妙,风微微吹,视野慢慢移动,就像兜风一样。

    走了大约10公里左右,陆羽便看到了一大片沙漠蘑菇地,那纵横连接的黄色珊瑚很是吸引人眼球。

    “从现在开始,你保持安静。”

    陆羽做了个手势,这也是昨天对沙漠母虫训练过的意思。

    沙漠母虫立刻闭上嘴巴,安安静静跟在陆羽身后。

    这时陆羽听到一阵轻微的动静,他凝聚眼神,看到了珊瑚丛里有一个曼妙身影,正在捕猎零落邪魔。

    那是一个白种女人,有着近乎一米七的身高,虽然没被纱布包裹着的小臂洁白无比,但光是背影就已经够很辣果断,更别说她还一刀刺进了邪魔的脖梁要害处。

    “呼……这周的食物有着落了。”

    那女人毫不顾忌满身的鲜血,将邪魔扛在肩膀上,慢慢扭头向陆羽的方向。

    那一刻,陆羽眼眸骤缩。

    因为,这个女人……竟然就是前世的……西大陆联军统帅?!

    西大陆联军统帅,是全球统帅中唯一的女性。

    天知道这个女人是怎么克服性别劣势,硬生生在无数战士朝海中脱颖而出,踏上了联军统帅之位与陆羽同阶。

    “真没想到,竟然是你……”陆羽喃喃:“莫瑟·梵妮。”

    莫瑟·梵妮,作为前世最杰出的女性之一,有着无比坚毅的意志和恐怖的天赋,但获得这些能力的代价,却是她有着五倍于常人的生命流逝。

    她的每一天,就相当于别人的五天,因此她的实力日飞月进,不断攀升。

    “前世我死的早,不知道你的寿命是否也是常人的五分之一。”陆羽望着逐渐离去的莫瑟·梵妮,喃喃自语:“不过我们都走上了基因之路,应该可以获得更悠久的寿命吧,就像第六代人类文明的巫妖两族,基因之路大成,每人都能活万年。”

    此外,莫瑟·梵妮还有一个身份。

    那就是,末世降临之前……储定的雄鹰国女王!

    一年前,雄鹰国参加拯救者拍卖大会,为的就是治疗梵妮的病症。

    “没想到堂堂西大陆联军统帅,在荒野生存时还有着沙漠玫瑰的称呼。”

    陆羽刚才看到了,在梵妮纯白如牛奶般的脸庞上,有三道浅浅的刀痕,看起来却意外地让梵妮有了别样风采。

    荒野里的女人,有很多人都会选择破坏容貌,以防止遭到侵害。

    有可能,在梵妮羸弱时期,那三道刀痕是她自己刻上去的。

    “唉。”陆羽低头看向沙漠母虫,叹息道:“看来,只有你知道聂音的踪迹了。”

    老莱恩这条线断了,就剩下沙漠母虫了。

    陆羽很庆幸,自己当初留下并训练了这家伙。

    “算了,走了,回去好好问问你这蠢猪。”

    忽然间,陆羽又是一脚踹出,不过这次不是踹沙漠母虫的屁股,而是扭动腰肢,踹向了原本身后的方向。

    砰!

    只听到一声闷响,一道曼妙身影就像断线的风筝,不受控制地后退几十米。

    “呦?”陆羽淡笑道:“你对莫不相识的人,都喜欢搞偷袭这一套吗?”

    三十米开外,梵妮看着自己的手臂,手臂上已然出现了瘀伤与淤血,骨头也已经微微断裂。

    她刚刚发现了陆羽,原本发现一个人类也没啥,可偏偏这个人类身边还跟着一只沙漠母虫!

    这就让梵妮,短短几秒钟内,对陆羽的警惕性和仇恨感飙升到了极点。

    人类竟然和沙漠虫族混在一起,他绝对是被蛊惑灵魂了!

    要么,他就是沙漠虫族按照人类模样制造出来的傀儡!

    要么,他就是投靠沙漠虫族的人类叛徒!

    不管是哪一种,都会促使梵妮发动这次偷袭。

    “你是谁?”梵妮保持警惕,娇躯就像一把随时刺出的剑刃:“你身边的沙漠虫族是怎么一回事?”

    刚才陆羽那一脚,让梵妮可以确认一点,这是个有着自主意识的人类,并不是制造出的傀儡。

    陆羽笑了笑,指着梵妮反问道:“是你先袭击我,难道不该先道个歉吗?”

    梵妮愣了一下,感到了巨大的威胁,她缓缓后撤,紧紧盯着陆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