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举国随我攻入神魔世界 > 第一百六十四章 生死离别让人心肠毒断
    “我没有人来为我收尸。”宋伊温和笑道:“死了,土壤吸收了,不就好了。”

    挎剑之人一愣,而后摘下自己胸口的神魔绣章,伸到宋伊面前说:“如果你没有生活下去的动力,就来我们神魔部队吧,我能感觉到你的基因阶梯很高。”

    挎刀之人也是附和道:“如今这个世道的悲伤,不都源自于神魔复苏吗,来吧,随我们一起向神魔复仇。”

    宋伊沉默了很久,最后她抬头说:“好,我答应你。”

    挎剑之人伸出手掌,笑道:“欢迎,我是神魔部队裴君峰。”

    挎刀之人也伸出手掌,平静道:“欢迎,我是神魔部队楚云中。”

    此刻出现在北境雪山之中的,竟然是神魔部队的神主与魔族?

    他们来这里做什么?

    在这北境之中,唯一与九州不对付的就是北境重军了,但是反王马槊已经领着北境重军加入了亚大陆人类联盟。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北境并没有神魔部队要对付的特殊目标。

    如果非要说,那就只有北境深处隐藏着的四大凶兽穷奇了。

    穷奇本来在南方地区苏醒,但是一苏醒就和四大凶兽最厉害的老大饕鬄干了一架。

    结果,这一架穷奇干输了,直接被饕鬄撵了两千里,逃到了北境雪山之中。

    这段日子,穷奇已经把北境重军千里雪山打造成了自己的王国,但凡有生灵深入雪山,一定会受到穷奇的追杀。

    曾经有个自恃强悍的超新星进入雪山,不到两小时,总指挥室就与他失去了联系。

    总指挥室里的最后联系画面,就是从雪山深处缓缓走出,浑身缠绕狂暴气息的凶兽穷奇。

    穷奇在百万年前,早已经打出了赫赫威名,在妖庭也算得上一尊得力战神。

    虽然总是在饕鬄身后当万年老二,但他永不服输的战士心理,让他始终屹立不倒在巫妖战场之上。

    “从今以后你就是我们神魔部队的一员了,你可以使用自己的名字亦或者取一个代号。”裴君峰说道。

    宋伊想也没想,轻轻开口:“如果可以的话,我想使用我原来的名字。”

    “原来的名字?”裴俊峰皱眉问道:“你有两个名字?”

    宋伊点了点头,指着自己的九龙八卦人皇袍说:“若我脱下这件袍衣,那我就会使用原先的名字若我不脱,你们肯定也不会接受我。”

    裴君峰和楚云中自然注意到了这件九龙八卦人皇袍,但他们什么也没说,因为他们心里已经猜到了某些事情。

    “你原来的名字是……”裴君峰轻轻问道。

    宋伊缓缓脱下了自己的九龙八卦人皇袍,将其折叠好,而后望着茫茫雪山,轻轻吐出两个字。

    “宋伊……”

    一刹那间,裴君峰内心如平地惊雷,震惊不已。

    这位神魔部队神主,超新星第一人的脑海里,立刻浮现出曾经的记忆画面。

    在昆山医院的病房里,他目睹如今已经长眠于英灵殿的那位将军,为了一个名叫宋伊的女孩,半夜三更三番两次的想瞒过自己溜出病房。

    而那位将军也说过,宋伊肯定与伏羲和女娲有某种关系,他必须要去探测清楚,否则这将会是他一生的心结。

    只可惜,那位将军到死之前都没有去趟昆仑山,都没有在见那个女孩一面。

    裴君峰经常想到,若是陆羽在地下想起这件事,定然会抓肝挠肺,辗转难眠。

    想到这裴君峰总是会哈哈大笑起来,但笑过之后,眸子里却是抹不去的落寞。

    而现在突然冒出来的一个女孩,竟然就是陆羽曾经心心念的那个宋伊?

    “你就是宋伊?”裴君峰连忙问道:“那你认不认识陆羽?”

    宋伊眸子一亮,而后又灰暗下去,默默点了点头。

    “你知不知道陆羽……他曾经很牵挂你。”

    裴君峰嘴唇干燥,嗓子苦涩,无力的说:“陆羽曾经很牵挂你和伏羲之间的关系,但是他已经……死了,我和楚兄继承了他的意志,立志要把神魔部队打造成世界第一部队,如果可以的话,我们并肩作战,算是不辜负陆羽生前的一番部署与努力。”

    宋伊苦涩一笑,她轻轻问道:“我能问一下在陆羽口中,我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吗?”

    裴君峰一愣,仔仔细细回忆了一番,而后说道:“陆羽提起你的次数不多,但是每一次我都能感受到他内心的彷徨与纠结。”

    “他对你仿佛有一种特别揪心的感情,又不敢靠你太近,又不舍得离你太远,就想默默站在你不远处看着你,帮助你,关心你。”

    “他不是那种善于表达自己内心情感的人,因此他很有可能将对你的真实感情放在了内心处,但是能这么做的人……必然深情。”

    “在我和陆羽相处的日子里,他第一次提起你时,就是在昆仑山重伤之后,猜到了你和伏羲之间有某种联系,因此不顾重伤之躯,是要去昆仑山找伏羲对质。”

    “那时候他是不是特别傻,伏羲怎么可能和他交流呢?”

    裴君峰哈哈大笑,一如往日那般,笑声过后,眼中是抹不去的落寞。

    他知道,纵然现在自己说的再多,也无法改变逝者已亡的事实。

    这世间的生离死别总是让人牵肠挂肚,心意难平,你的名字,刚在嘴边,就上心头。

    宋伊也是如此这般,听着别人讲陆羽和自己,他以前可以听得很开心,发自内心的开心,可现在她感觉到的只有无边无际的落寞与悲伤。

    这个世界这么大,两个灵魂相遇的概率却又那么小,而一个灵魂爱上另一个灵魂的概率,更是小到了微尘里。

    每一个人生来都是孤单的,走的时候也是孤单的,但是灵魂与灵魂之间却尽然不相同。

    有的人被爱与温柔包围,有的人一生却尝到了爱与温柔之后,陷入了难以自拔的相思之苦。

    现在的宋伊,只要一想到陆羽,她的心脏就一阵阵揪心的疼。

    她想念那个男孩二的温和笑容,她想念那个男孩的巍峨背影,她更想念那个男孩身穿少将军服,千里奔赴来为自己解围的感动与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