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举国随我攻入神魔世界 > 第二百五十五章 强攻城门,横扫!
    后续的破舰战车紧紧跟随而上,硬抗着坠落的铁块疯狂冲锋,眨眼之间就涌到了城门口。

    班德尔城的钢铁城门,是由三层合金镀板组成,越往后的合金镀板坚韧度就越强。

    “报告将军,已经攻破第一道城门,正在攻克第二道城门!”

    陆羽听着无线电里的实况军情,当即连接起了另一队破舰战车,下令道:“你们不用呆在后面了,都去班德尔城的东西两侧候着,不要放过任何一人,然后等我命令!”

    “遵命,将军!”

    此刻班德尔城的高墙之上,涌动着密密麻麻的人头,这些人都被锁链绑在一起,从头到尾足足绑了数万人!

    而修佛者们就押着这些不信佛门的民众,站在高墙上疯狂地呐喊:“你们要是再继续攻城,这城里所有人都得死!”

    所有破舰战车为之一顿,陆羽眼眸微微凝缩地望着高墙上的疯狂修佛者,他的目光越来越冷,越来越寒。

    原以为修佛者只是因为信仰问题而掀起动乱,现在看来,战争已经把他们逼到了即将变身邪魔的地步。

    班德尔城内部,修佛者们大街小巷地窜动,他们运输火油,布置陷阱,准备人体**,每个房屋搜索不信仰佛门的人,然后把他们集中送往高墙。

    佛陀至臻已经下了死命令,要求所有修佛者死守班德尔城二十四小时,二十四小时之后的佛国就会落入佛门之手。

    这条消息给了四面楚歌的修佛者一丝希望,为了希望他们化身成魔,正在把班德尔城变为一座人间炼狱。

    听,远处城门口的轰鸣炮火声。

    看,苍穹里撕破长空的军战机。

    这一切都在表示着陆羽的决心,此刻他脸色寒冷如铁,薄唇轻启:“找一批最精锐的战士,从城墙侧面强攻上去,能救多少就救多少。”

    “遵命,将军!”

    随后某几辆破舰战车离开主力,朝着班德尔城的东侧悄悄摸去,有着硝烟的阻挡,倒也出奇地顺利。

    他们抵达目的地后,破舰战车的运输舱门打开,一位位兵王级基因战士快速跑出,他们迅速在高墙上组织着力点,然后掏出钢牙虎爪给自己装备上。

    钢牙虎爪是形似虎爪的钢铁之物,虎爪修长而弯曲,顶端还有着三道倒刺,可以帮助人极为快速地攀爬复杂地形。

    “上上上!”

    “搭力,三分,直角!”

    “可以了,直上!”

    兵王们围着墙根一阵专业术语交流,而后全部人分散开来,凭借着虎爪一步步向上爬去,动作和速度极为快速敏捷,就像是一只只会快如猎豹的壁虎。

    当兵王们一步登天抵达高墙之上时,直接拔出腰间的合金战刀,人人身影闪烁不定,而刀锋随着他们的闪烁开始收割全场。

    “啊……是那些该死的士兵!”

    “我的脖子……噗嗤噗嗤……”

    “啊啊……咕噜咕噜……”

    兵王们不仅是兵王,他们更是死神,每一个人但凡拔出战刀来作战,就注定死神暗杀开启了。

    刀锋所到之处,一个个修佛者应声到底,直到他们死之前都没反应是谁杀了自己,而那些被解救的民众则都是疯狂向着兵王们的身后躲去。

    这一刻没有什么比兵王们的身后更加安全,至少不信仰佛门的民众们是这样觉得。

    “第三十二个……第五十八个……第七十九个!”

    一位兵王在斩杀七十九人之后,终于陷入全身疲倦状态,而就在这时十几个修佛者看准时机,齐刷刷对着兵王开了枪。

    砰砰砰……

    子弹出膛,直指兵王身躯。

    修佛者们兴奋了,他们终于要杀死这个嗜血的恶魔了吗?

    可惜,兵王只是冷笑而高傲地望着他们,寸步未移。

    下一刻,乒乒乓乓的清脆声响起。

    十几枚子弹掉在地上,弹体已经弯曲。

    “哼,井底之蛙,何其可笑?”

    而兵王的胸口上的黑甲,只是深深陷进去了几个凹陷罢了,他冷笑地后退两步,而后其余两位兵王交叉而上,刀锋劈散了十几个修佛者的惊恐目光。

    兵王们宛如狼入羊群,不断向着高墙之内突进,他们的极致杀戮也引起了大批大批修佛者的注意。

    修佛者们全部围攻兵王,浑然不知高墙之下,破舰战车已经冲到城门口,炮管齐刷刷抵在第二道合金城门之上。

    嗡嗡嗡……

    十几辆破舰战车同时凝聚能量,而后合力喷射出一股无比粗壮的激光,直接贯穿了第二道合金城门。

    “将军,第二道合金城门已经攻破,正在攻克第三道合金城门!”

    第三道合金城门也就是最后一道,一旦攻破,班德尔城就会瞬间成为待宰的羔羊。

    当破舰战车开始攻克第三道合金城门时,高墙上的修佛者们才反应过来,他们连滚带爬地想要去高墙指挥所启动城门上的自爆装置,可没跑两步,一把刀锋就会从他们的胸膛刺出。

    他们双目失神地低头,看到的是雪白明亮,不染一丝污血的刀锋贯穿了自己的身体。

    “哼,还想跑?”

    兵王们默默抽出刀锋,又闪电般攻向其他修佛者。

    高墙上的杀戮拖延了修佛者的反应,等到他们有人极其幸运地跑进高墙指挥所时,却惊骇发现里面满地尸体,而角落端坐着两个兵王,

    “哈喽?”兵王回眸,咧嘴一笑:“不可以启动自爆陷阱哦,我还是送你去见你的佛祖吧。”

    刀锋一闪而过,血液滴落几颗。

    随机,这个修佛者惊恐发现,自己居然能看到自己的身体,再反应过来时,他知道自己已经人首分离。

    兵王站在指挥所门口环顾四周,看到这里已经被其他兵王们攻克,于是抬起手腕对陆羽汇报道:“将军,城墙已经控制!”

    片刻后,腕表一阵抖动,那是陆羽的回信。

    “控制城墙之后,立刻摧毁所有的防御系统,解救所有存活的普通民众,最后驻守在城墙上面!”

    “明白,将军!”

    就在这时,随着一道震耳欲聋的轰鸣声,班德尔城的第三道合金城门终于摔落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