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举国随我攻入神魔世界 > 第二百五十九章 看似信仰,实为悲哀
    “我不关心你们谁下的命令攻击我,我只问一句。”陆羽浑身杀气迸发宛如修罗,目光冷峻犹如麟石地问道:“你们为何而来亚联盟的南亚战区?”

    满场人员一愣,这里既有浮空舰的上千个驾驶员和舰员,也有北艾联盟的校官和将官,他们此时都是不敢直视陆羽的目光。

    “给你们一分钟时间!”

    陆羽见无人应话,毫不墨迹地侧身挥刀,阿修罗之刀直接劈碎了大片的驾驶仪器,刺啦啦的电光火花瞬间闪烁不停。

    “如果不讲,我会让你们无人活着离开这里!”

    陆羽抬起阿修罗之刀,对准了惊恐万分的浮空舰驾驶员,嘴角勾起莫名笑意:杀死驾驶员,想必很有趣吧?”

    听到这话,有人忍不住跑向信息管理设备,那里储存着这艘浮空舰的所有来往邮件和无线电交流记录,堪称这艘浮空军列舰的最高军事机密。

    那人有着开启设备的管理权限,因此他的举动吓得北艾军官满身冷汗,但只要他们乱动一分,陆羽的刀锋就会无情劈下,此刻无人敢乱动一步。

    “这位将军你看啊,这都是最近的信息。”

    那人取出所有信息存档,双手给陆羽恭敬奉上,陆羽随手拿过张张翻阅,而后目光定格在了浮空军列舰与佛门的来往邮件上。

    这些充斥着卑躬屈膝的邮件,看得陆羽眸光犹如万丈寒冰般冷冽,他伸手点了下其中一行字,声音冰冷道:“为了请求武器装备的支援,佛门自愿贡献两百万修佛者,可以将他们纳为北艾军部的基因实验器具。”

    “真的是好啊……好得很呐。”

    陆羽冷冷看了所有人一眼,其犹如实质的修罗杀气让所有人为之头皮发麻,四肢冰冷僵硬。

    而他直接走到储备舱门前,根据信息邮件,所有的武器装备都在这道门后面。

    轰!

    接近半米厚的储备舱门,被陆羽一拳轰开!

    霎那间,密密麻麻的北艾武器映入陆羽眼帘,他看着这些既熟悉又陌生的武器装备拍了拍手:“很好啊,北艾黑甲,脉冲枪械,反物质攻城车,”

    陆羽望向窗外,无意识捏碎了掌中信息邮件,而后纵身冲向窗口,径直跳了出去。

    苍穹中的狂风吹乱了陆羽的发丝,但吹不乱他眼中浓郁至极的杀伐之意,他手中紧握着阿修罗之刀仿佛也察觉到了他的心意,而变得刀身颤鸣不止。

    梵妮从远处飞驰而来,陆羽便稳稳落在她的羽翼上。

    “带我去佛门总部!”陆羽冷声道。

    梵妮快速冲向佛门总部,途中她看到无数亚联盟战士正在向浮空军列舰的位置出发,不由得好奇问道:“老师,那艘浮空舰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哼,那是一群豺狼!”

    陆羽扫了眼地面上的战士人潮,估摸着应该是其他将军盯上了浮空军列舰,毕竟外来军舰入境可不是小事。

    涉及的外交问题和潜在威胁,都比须第一时间解决。

    “南亚战区,南亚战区。”陆羽对着腕表寒意十足地说了句:“我是陆羽,那艘北艾浮空军列舰必须控制在南亚战区里面,绝不能让他们离开这里!”

    嘟嘟……

    “您好陆将军,这里是南亚战区信息部门,我们已经接到您的命令,正在转发给其他将军,请放心!”

    陆羽关闭腕表,随机跟着梵妮冲到了佛门总部,这里已经被基因战士完全控制,那个佛陀至臻也被一群兵王级基因战士围得水泄不通。

    陆羽跳到地面,大踏步而来,手中战刀拖在地上与地面摩擦出一道道火花。

    “将军!”兵王级基因战士纷纷敬礼道。

    佛陀至臻看着目光冰寒的陆羽,心中瞬间慌乱,他知道自己的谎言很可能被揭穿了。

    逃!

    快逃!

    “你很好哇。”陆羽的冰冷声音传来:“被你们蛊惑的两百万民众,就这么当成交易砝码送出去,你们这群渣滓……真的飘了。”

    佛陀至臻骤然间金光爆发,兵王级战士们齐刷刷围住他,但是金光瞬间冲散了重重监控,直接冲了出去!

    几十位兵王级战士,竟然压制不住暴起的佛佛陀至臻,纷纷脸红耳赤地想要追逐。

    “你们不用追了。”陆羽忽然冷声道:“我去追,我倒要看看,他能够跑到哪里去!”

    随后陆羽身影微微颤抖,下一刻暴射而出犹如电光,所到之处空间动荡大地颤抖,随行刀光就像是能割裂虚空一般,直指佛陀至臻的背影。

    佛陀至臻感受着背后的刀芒,疯了般朝着班德尔城高墙大门跑去,他披着佛衣但却狼狈不堪,途中无数被镇压的修佛者看着他们的信仰在逃命,人人都是面色绝望而无助。

    “就连信仰,就连佛陀,也都在逃命吗?”

    佛陀至臻一路逃命,一路扬起风沙,一路吸引着修佛者的目光,但他丝毫不管,只顾逃命。

    此刻佛陀至臻心中,只有一个念头。

    逃!

    逃!

    逃!

    佛陀至臻逃到高墙之下时,他身上已经汇聚着数十万道目光,这目光有修佛者也有军队战士的。

    唯一不同的是,修佛者满目灰暗,军队战士满目不屑。

    因为在佛陀至臻身后,一把缠绕着森然杀气的战刀已经顶在了他脊梁上。

    “放……放了我……求你了。”

    万众瞩目之下,佛陀至臻踉跄转身,绝望地看着陆羽,他的浑身都是忽然出现的细密刀痕,但唯独脖颈处没有刀痕。

    佛陀至臻明白了,刚才逃命途中,陆羽要是想杀他完全可以杀,否则不会专门划伤自己满身皮肤。

    “逃?”陆羽默然看着佛陀至臻,忽然开口:“跪下。”

    跪下?

    佛陀至臻毫不犹豫,双膝刚要弯曲,耳边就传来纷纷咋咋的呐喊声。

    “佛陀不能跪啊!”

    “您是我们的信仰,不能跪啊。”

    “千万不能跪啊!”

    “这位将军,求求您放了佛陀吧。”

    “我们以后绝对会安分的。”

    无数修佛者哭着喊着,都在求陆羽放了佛陀至臻,可陆羽看着他们却发出一声悲哀叹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