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举国随我攻入神魔世界 > 第三百二十二章 星空无垠,青铜棺椁
    马槊看着陆羽愈发远去,直至消失,他的眼中流光转动,脚步轻轻踏出,方向却是与陆羽相悖。

    两个人的身影,在浩大苍茫的月球上相背而驰。

    他们彼此离开了对方,这种行为在星空里,无异于双双化身为星空流浪者,面对他们的有可能将是永恒的寂静与死亡。

    两个人不可能不知道,那么驱使他们两人相背而离的原因,究竟是什么?

    ……

    陆羽跟着地面痕迹一路前进,蹦蹦跳跳的翻越了十几座环形山,好在地面痕迹始终笔直,这更让他坚信月球背面肯定隐藏着什么东西。

    自从几十年前人类踏足月球开始,官方始终宣称月球背面是永恒的黑暗与寂静,不会有其他任何生命痕迹。

    但现在这则官方宣布,正在被陆羽走进秘密的更深处。

    “已经抵达月球正光面与背光面的交线处……”

    陆羽停下脚步,面前是一条泾渭分明的界线。

    这条界线是太阳赋予月球的分界线。

    界限这头是被太阳光能够照射到的月球表面,始终保持常年明亮,这股明亮是纯粹的亮,不金不黄,只是明亮,无情淡漠。

    界线那头是太阳光所不能照射到的月球表面,陆羽若一步踏过这条界线,那么迎接他的就是亘古不变的黑暗。

    但是即便面前是无尽黑暗,陆羽依然抬起脚步踏入其中,他的眼中没有恐惧,只有向着神秘进军的勇气。

    一步踏出,黑暗来临。

    陆羽环顾四周,目光所及之处皆是黑暗。

    他伸出双手,却看不见十指。

    只有头顶的浩瀚星空,与远处泾渭分明的界限,成为了他视野中唯一的可见物。

    陆羽望着绝对黑暗环境,眼眸突然浮现出淡紫色的印痕,随着淡紫色印痕逐渐占据了他整个眼眸,他的视野也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紫色的视网膜,映射着的视野呈现网格状。

    网格状之内,迷雾尽散。

    网格状之外,依旧黑暗。

    杀气可以给陆羽带来极致的攻击力,也可以带给他看透迷雾与黑暗的瞳孔,好让他能够在黑暗环境中依旧发挥出撕碎世间万物的能力。

    “阿修罗的东西,是真的好用,看来回到了蓝星之后,得赶紧帮他应对神域了。”陆羽一边向着黑暗更深处迈步,一边喃喃自语。

    陆羽行走黑暗之中已经两个小时,而那条地面痕迹始终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这时他忽然发现面前有着一尊四四方方的事物。

    陆羽走近一看,惊愕发现,这是一尊青铜棺椁!

    月球上竟然出现了一尊棺椁!

    青铜棺椁寂静无声地躺在月球背光面,其表面雕刻着的日月星辰隐隐诉说着苍茫岁月,谁也不知道这尊青铜棺椁从何而来,又为何会出现在月球之上。

    自从月球出现那具龙骨之后,陆羽就再也不相信什么蓝星是星空唯一的生命星球,现在就算出现再多的诡异事情,他都不会感到无法接受。

    陆羽围着青铜棺椁走了一圈,小心翼翼地伸手抚摸向棺椁表面的日月星辰刻纹,渐渐他发现这上面不仅有日月星辰,还有着什么与蓝星神魔有关的图案。

    像是那柄开天辟地的斧头,不就是盘古大神的武器吗?

    像那个振舞十六片羽翼的天使,不就是《上帝真经》中记载的天使之王以伦吗?

    像那个诞生于雷霆之中的混沌神王,不就是传说中开启西方神话的开创者乌拉诺斯吗?

    还有很多很多的大神标记,都被刻在了这个散发着苍茫气息的青铜棺椁之上。

    不仅如此,青铜棺椁上还刻有许多不可描述的恐怖事物,有的极像克鲁苏神话当中的旧日支配者,有的极像星空舰队里的极地武士,有的还像虫群文明中以星球为食的最终母虫。

    诸天宇宙里只在传说中有的恐怖存在,都能在这具青铜棺椁的表面找到,仿佛这具青铜棺椁包含着宇宙古往今来所有莘秘。

    陆羽背对青铜棺椁,打算继续沿着地面痕迹离开,但是他忽然感觉身后的空间出现了微微动荡,旋即下意识扭头盯去!

    那一瞬间,陆羽看到这具青铜棺椁的棺盖……好像动了一下!

    被宇航服包裹着的陆羽瞬间冷汗森森,他直勾勾盯着青铜棺椁,可在接下来长时间的凝视当中,青铜棺椁始终没有丝毫变化。

    依旧保持着亘古不变的寂静与苍凉。

    陆羽微微向后转身,视野余光却盯着青铜棺椁。

    这期间,陆羽能清晰听到自己的心跳声,但青铜棺椁始终没有动静,就仿佛刚才那个动静不是它所发出一样。

    宛如死物!

    但是在陆羽彻底转身,背对青铜棺椁失去它的所有视野那一刻,他真真切切地感知到了身后有动静!

    陆羽闪电般回头,瞳孔骤缩!

    青铜棺椁的棺盖,移开了半公分!

    绝对没有错!

    绝对是在他背对的那一刻,青铜棺椁有了动静!

    这好像,在戏耍陆羽一般,不对劲!

    陆羽紧盯青铜棺椁,缓缓后撤离去,他再也不敢随意背对这个充满神秘诡异的青铜棺椁,这里面绝对隐藏着他无法去触碰的禁忌!

    陆羽后撤了几百米,又围着青铜棺椁绕圈走了上千米,重新找到了地面痕迹,而后毫不犹豫地逃离青铜棺椁。

    星空无垠,月球苍茫,青铜棺椁静静躺在那里,保持着棺盖移开半公分的模样,一直默默目送陆羽移开。

    其独属于浩瀚星空的苍凉气息,依旧默默散发在宇宙空间里,谁也不知道它从何而来,棺内葬着何等恐怖存在,这恐怕是一个普通三维生命永生也无法触及的领域。

    星空,不仅仅四亿八千万光年的距离。

    更多的,可能是从宇宙极点伊始就存在的莘秘。

    蓝星,也有可能不仅仅是一座监狱。

    太阳系,还有很多事物隐瞒着蓝星。

    这些诡秘级的莘秘,陆羽现在无法触及,他现在只能拼尽全力远离青铜棺椁,继续沿着地面痕迹前进。

    但没走了多久,陆羽忽然脚底一空,而后不由自主地向下缓慢坠落,足足坠落了一分多钟才到达底部。

    “这是一个……环形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