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举国随我攻入神魔世界 > 第三百八十七章 我要做,你们的皇
    “我王,快逃,这是个彻彻底底的怪物!”

    “我王,不要管我们,我们断后!”

    “逃不了,这怪物来了,我王卧倒!”

    邢易最后的视野,便是第一分殿成员们逐渐覆盖了他的身体,他们这是在用身体保护自己!

    德莱厄斯看到邢易被几十个成员压在身下后,独自转身扑向淡灰色触手,黑色巨斧高高扬起,伴随着至死不渝的决心,与触手相决战。

    可下一瞬间,淡灰色触手就刺穿了德莱厄斯的胸膛,让他瞬间化作了一具失去意识的行尸走肉。

    此刻,邢易一想到那些画面就头痛欲裂,他的基因力量已经见底,加上身负重伤,已然无力反抗。

    斐鲁狞笑着将邢易揪起,面对在场所有苟延残喘的成员笑道:“现在你们应该认识到,我斐鲁才是人王殿最强,我斐鲁才应该是人皇了吧?”

    场上满地皆是重伤之人,全都愤怒而无力地望着斐鲁,纵然心中怒火千万丈,手中却无半点力。

    人王殿外围出现了大批大批身影,总部发生的巨变迅速传播到了各大分殿,于是那些先锋战将召集了所有外出强者,集中力量尽数奔赴而来。

    “这……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总部……被毁了?!”

    “我第二分殿的人王竟然……重伤昏迷?”

    上万成员抵达总部,却看到的是一片废墟残骸。

    废墟残骸之间,躺着的是他们朝夕相处的伙伴。

    而最让他们惊心的是,斐鲁单手将邢易揪起在半空的画面,犹如刺刀般扎进了上万成员的心中。

    就连第一人王邢易,都战败了吗?

    他可是人王殿不败的战神啊!

    斐鲁揪着邢易,在众目睽睽之下走到总部废墟最高点,面对四面八方犹如潮涌的各大分殿所有成员,冷冷一笑,笑意如寒刀。

    “有些人啊,想杀我斐鲁,可奈何他们实力太弱。”

    斐鲁摇头晃脑,略带癫狂道:“如果说人王殿的人王们是一群想要吃肉的狗,那我斐鲁就是吃狗的狼,他们吃腻了肉想吃狼,除了被狼吃还能有什么后果呢?”

    “人王殿的规矩,不就是强者为尊,弱者为属吗。”

    “你们总说我斐鲁不遵守规则,那我今天就遵守。”

    “我斐鲁独占邢易和四个人王,赢了,我没死。”

    “那从今天起,我斐鲁不再是第九人王,我该上位了。”

    附近成员沉默不语,唯独有一人怒火冲天地吼道:“你这个叛徒,你不配做第一人王,你就是一个偷盗者,是一个肮脏的老鼠……”

    这人的声音戛然而止。

    斐鲁已经站在了他面前。

    “你……你想干什么?”这人咬牙道:“来,杀我,无所谓,你就是一个老鼠……”

    咔嚓!

    一声脆响,血液飞溅。

    斐鲁单手握着人头,随意扔掉,面对其余成员笑道:“谁说我要做第一人王?我有说我要做第一人王吗?”

    “第一人王的位置,我不稀罕,我要的……是人皇之外!”

    斐鲁邪意一笑,嘴角鲜血越发显得诡异。

    附近的老成员们大惊失色,几乎不敢相信自己耳朵。

    斐鲁想做人皇?

    他的野心,竟然膨胀至此。

    老成员们的脑海里,都是浮现出一个男人的脸庞,那是一个棱角分明,眼眸如星光利剑的男人脸庞。

    “他疯了,真的疯了……”老成员们如坠冰窖,脸色发白。

    五大分殿尽数被毁,斐鲁已经站在了废墟顶端,若是再无人阻止他,恐怕他真的会在这废墟里建立出独属于他斐鲁的全球强者王国。

    而他,就是那高高在上的国王,皇!

    斐鲁气场全开,踩着邢易的胸膛,邪笑摇头。

    “你们还有谁……想要与我为敌?”

    斐鲁的邪笑声回荡在总部废墟之中。

    天空中降落了密密麻麻的强者身影,这都是刚才参与混战的斐鲁麾下的强者。

    望着斐鲁身后林立无数的八阶强者,这里上万的人王殿成员都是沉默了,无一人站出来反抗斐鲁。

    那些强者,可都是站在人王殿顶端的先锋战将。

    很多很多,都是自己的顶头上司。

    怎么抵抗?无法抵抗!

    斐鲁再次笑了,说道:“若无人反对,那就给我全部跪下,尊我为皇,为人王殿的新皇!”

    跪下!

    全部跪下!

    上万的成员,无一人反抗,但终究会有第一个下跪的人,当那满心无奈的老成员下跪时,他附近的成员都知道昔日属于九大人王的荣光即将逝去。

    今后的人王殿,不会再有九大人王,只有一个皇。

    越来越多的老成员选择下跪,而斐鲁脸上的神情也越发张狂,他几乎已经想象到了未来坐拥世界第一组织的潇洒日子。

    可就在这时,一声更加愤怒的咆哮响起。

    “你们都是软骨头吗,人皇曾经说过,这世界没人有资格让我们下跪,我们的心和身体都是自由的,我们都是为了自由而战的强者!”

    “今天你们下跪,你们还是人王殿的强者吗?”

    “你们只是一群软骨头,我瞧不起你们!”

    已经下跪的老成员循声望去,怔在原地。

    那个发出怒火咆哮的人,是一个从屠夫食堂时代就开始追随陆羽的老成员,历经了势力变更,体制换代,人王殿改革扩张,一路走到了今天。

    此刻,他双眼血红喊着泪珠,愤力怒吼:“不就是死吗,不就是被杀吗,比起下跪,我宁愿站着死,也不愿跪着生!”

    “天下万物,没有谁能让真正强者下跪!”

    这位老人的呐喊声响彻云霄,引得无数跪下的老成员重新站了起来,重新拔出了各自的剑刃和枪械。

    一瞬间,上万成员尽数站起,站在斐鲁对面。

    人人血眸愤慨,仿佛在说:“来啊,想让我跪,就先杀死我!”

    斐鲁脸色逐渐阴沉,他捏碎了手中的人头,想要迈步,却被一只血迹斑斑的手抓住了脚踝。

    “让他们走,不要对他们动手。”邢易抓着斐鲁的脚踝,无力喃喃:“你要做人皇就做吧,不要杀他们,他们是人王殿的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