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举国随我攻入神魔世界 > 第三百八十八章 牧尘出现,重锤斐鲁
    斐鲁低眸,冷冷一笑:“邢易,没想到你一个快死的人,临死前还惦记着人王殿,你可真称职啊。”

    斐鲁的嘲讽,邢易压根不理会。

    邢易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他没管理好人王殿,分裂混战已然至此,他辜负了陆羽……

    若是现在斐鲁大开杀戒,邢易恨不得现在就自裁谢罪。

    斐鲁压根不管邢易,他眼中只有那犹如海潮汹涌的反对者,对待反对者,他的心中只有一个念头。

    杀!

    杀光所有反抗者!

    斐鲁一迈步,他身后的八阶强者们也随之前进。

    其涌动着的威亚,恐怖至极。

    上万成员面对他们的顶头上司,八阶强者,尽管两股战战,但依旧持刀不退半步。

    人群里,一个年幼的孩子提着合金战刀,跟着他的兄长面对斐鲁,他稚嫩的脸上满是汗珠,握刀的手也已经湿漉漉。

    “哥哥,我们会死吗?”年幼孩子轻声问道。

    他哥哥回眸,淡淡一笑:“死,你怕吗?”

    “不怕,自从走上基因道路,我就什么也不怕!”

    这一次,他哥哥没有回答,而是跟着最前端的成员们冲向斐鲁和他的强者们,他们手中的剑刃与枪械在冲锋路上宣誓:“为了自由,有死无生!”

    斐鲁嘴角勾起极端笑意:“这么着急,要为新皇试探地狱的温度吗?”

    而就在这时,天空中骤然出现两道身影。

    一道湛蓝色,一道紫黑色。

    随后空中响起一道不掩震怒的声音:“陆神,我去斩了这群叛徒!”

    震怒之声刚刚传到地面,上万成员还没反应过来时,就看到有道紫黑色人影从天而降,重重落在了双方最中间。

    轰隆!

    大地骤然被踏出一道巨大裂缝。

    双方也随之停止了冲锋。

    满天飞扬尘土之中,幽幽紫黑气息凌波发散,犹如一条条狰狞的长蛇般席卷全场,而后尽数飞升入天穹交汇在一起。

    方圆百米,已被紫黑色牢狱所笼罩!

    “啊这是……什么鬼东西!”

    “喘不过气了,窒息感……好难受。”

    “好困……好想睡觉。”

    但凡在这其中的人,都感觉到浑身气息不通,手脚重如千钧,眼皮发沉脑海发晕,战斗力直接下降好几个台阶。

    “除过加百列那鸟人,再就是你们这群混蛋品尝我的……九幽领域了!”

    下一刻,在那尘烟之中,缓缓走出一个高瘦身影,那人低垂着脑袋,一头黑发凌乱散开,显露出下面的一双冷淡双眼。

    全场震惊!

    如此恐怖的震慑力,笼罩方圆百米!

    这从天而降的奇怪人,到底是谁?

    双方成员神态各异,但只有泥土里躺着的邢易露出一抹微笑,他虚弱无力地瞥了眼那紫黑色人影,呢喃了一句:“牧尘你这混蛋……还知道回来啊。”

    既然牧尘都出现了,那天穹的另一个人影……

    邢易露出了笑意,心中重大压力消失,疲倦涌上心头,瞬间陷入昏迷。

    此时那紫黑身影吸引了所有成员的目光,他在无数道警惕的眼神中漫步向斐鲁,而后停在双方最中央,深深望了眼人王殿总部废墟,说道:“这里已经还蛮熟悉的,怎么现在成了这幅鬼样?”

    “你们谁,把这里搞成废墟的?”

    牧尘淡淡环顾一周,他的气息平和无波,没有锋芒。

    斐鲁饶有兴趣地开口:“是我,我搞成这样的,怎么,你是从哪来的,战斗力貌似很强嘛,要不要成为我的部下,我会带你走上世界顶端的……”

    嗡!

    一抹刺骨寒的眼神,瞬间将斐鲁不由自主闭上了嘴,那是来自牧尘的冰冷目光。

    斐鲁竟从牧尘那目光中,看到了比天还要高的血浪涛涛,比地还要广的尸骸森林,震人心魄刺骨寒!

    “呵,连我的眼神都扛不住。”牧尘收回锋芒目光,不屑道:“也敢在这人王殿里撒野?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配吗?”

    斐鲁从被震慑状态中回过神,瞬间警惕地后退几步,他犹如猎豹般盯着牧尘,整个人看似僵住,实则每寸肌肉都在暗暗发力,随时准备进攻或者撤退。

    这个男人,绝不是凯撒大陆上的人!

    凯撒大陆没有这种程度的强者!

    以我斐鲁九阶巅峰的基因层次,面对这男人的眼神都有不寒而栗的感觉,他到底是谁?!

    斐鲁轻轻抬手,缓缓开口:“所有人,都给我上,谁杀了他,我给谁真神之喻!”

    一瞬间,斐鲁身后所有的八阶强者皆是双眼泛红,都好像变了一个人,以前他们眼中都是永不磨灭的不羁与豪放,可现在眼中充斥着无穷的贪欲与渴望。

    牧尘傲然而立,不屑环顾,摊开胸膛肆意狂笑道:“来,觉得能杀死我的,都可以来试试!”

    斐鲁顿时嘶声吼道:“全部人,都给我上!”

    下一刻,所有八阶强者涌向牧尘,他们汇聚在一起的气息乱流几乎等同于一场海啸,震得边缘外的上万成员震惊不已。

    “不能让他一个人面对那群叛徒!”一个老成员振臂高呼:“大家都上,咱们虽然比他们弱,但不是藏着别人背后的孬种!”

    上万成员,再次冲锋,形如洪流。

    而牧尘就在双方洪流的最中央,在双方还未交际之时,一步杀一人地走向斐鲁,步步鲜血步步百米!

    几乎三四秒钟,牧尘就跨越了两百多米,碾压式地抵达了斐鲁面前,在斐鲁震惊的注视下露出不屑笑意。

    “就这,也敢搞内战?”牧尘不屑道。

    斐鲁大惊失色,牧尘的速度超乎他的想象,他身体内部的生物信号不断红灯警告,迫使他条件反射般向后退去。

    “想跑?”牧尘眸光爆射,直接伸手抓住斐鲁的脚踝。

    “给老子放开!”斐鲁一声癫狂怒吼。

    他拼尽全力挣扎,刚刚挣脱牧尘,就迎面被牧尘狠狠一面锤,顿时鼻梁断裂,皮肤崩开,半根鼻骨裸露在外。

    “疼吗?”牧尘面无表情又是一拳:“我觉得还不够疼。”

    拳影如狂风,极昼愤然上百,皆是重锤!

    斐鲁的脸庞瞬间被打的稀巴烂,五官崩碎,已然看不出人形。

    其实他一开始想防御阻挡,可当牧尘的重拳落在脸上时,斐鲁心中就瞬间冒出一个念头:挡不住,这男人的拳头他挡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