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举国随我攻入神魔世界 > 第三百八十九章 人皇之位,你配吗
    “你到底是谁!”

    “凯撒大陆绝对没有你这号人!”

    斐鲁的枯瘦身躯就像秋风落叶一般,在牧尘的枯瘦拳头面前毫无反手之力。

    斐鲁再强也终究没踏过十阶门槛,怎么跟已经参加过南亚神战的牧尘相抗衡?

    周围的成员都要看呆了,他们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几乎要称霸人王殿的斐鲁竟然被锤得毫无反手之力?

    人王殿号称全球武者圣地,几乎全球有名的强者都能在人王殿找到其身影,可现在这突然出现的男人,竟然能碾压站在人王殿顶端的斐鲁!

    这时,有资历很老的老成员紧皱眉头,盯着牧尘的背影忽然大惊失色,失声道:“是他,人王殿曾经的第一人王!”

    周围的老成员如遭雷击,他们望着牧尘的神色震惊无比:“牧尘回来了,王者归来啊!”

    牧尘背对双方的冲锋战场,一手提着斐鲁,一日斐鲁提着邢易那般面对所有成员,怒声震天啸:“都给我住手,你们这个叛军头头已经被我打成了猪头,还要继续无意义的叛乱吗!”

    牧尘的吼声响彻云霄,震得大地都有许些颤鸣。

    双方成员皆是从混战中清醒过来,相互后撤形成泾渭分明的界限。

    “斐鲁竟然败了,那个男人是谁?”

    “我们该怎么办,还要继续打吗?”

    “人王殿从不容忍叛徒,我们已经是叛徒了。”

    八阶强者们窃窃私语,人人脸色复杂。

    原本他们以为斐鲁再不济也能和那个恐怖男人打成平手,可万万没想到想,竟然十分钟时间都不到就被打成猪头。

    这个突然出现的男人,也太过于恐怖了。

    简直跟他们都不是一个层次上的。

    “你们知道他是谁吗?”一个资历很老的老成员愤然吼道:“他是我们人王殿的第一任人王,是当之无愧的最强者,你们这群叛徒,你们完了!”

    这时,被打成猪头的斐鲁忽然桀桀发笑,翻起死鱼眼望着牧尘:“原来是你啊,牧尘。”

    牧尘低眸,面露嘲讽之意,右手缓缓抬刀置于斐鲁颈部:“废话越多,死的越早。”

    牧尘顿了顿了,问道:“刚才这个人是不是想要推翻人王殿?”

    老成员重重点头,看斐鲁的眼神不亚于杀父夺母的仇人:“他不仅想要推翻人王殿,还想要自己做人皇,我们不同意他的野心,他就搅动了人王殿内乱,杀了我无数的忠骨强者啊!”

    “他就是一个野狗,一个养不熟的野狗!”

    “恨不得食其肉,寝其皮,抽其筋!”

    牧尘低眸,轻声问道:“所以说,你是想做人皇?”

    血肉模糊的斐鲁桀桀低笑:“是又如何?”

    牧尘不屑一笑,摇摇头说:“就你也配,与人王殿的人皇相齐并论?”

    “人皇纵横天下四海,神魔也惧他。”

    “就凭你,也想做人皇?”

    这时老成员们犹豫问道:“牧王,你这话的意思是……人皇还活着?”

    此言一出,万道目光汇聚牧尘一人身上。

    自从陆羽离开凯撒大陆后,人王殿接受了很多新成员,他们一开始都对人皇充满敬畏,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敬畏之心渐渐消弱,最终变为忤逆。

    很多人都觉得,人王殿压根就没有人皇!

    那些高高在上的人王们捏造出来,用于震慑中下层成员的强悍形象而已。

    牧尘仰天大笑,指着漫山遍野的成员,恍若听到最好笑的笑话。

    他忽然脸色冷凝,怒道:“人皇会死?你们的脑袋都是泥捏的吗!”

    “前段时间亚联盟的长安城大战可曾听说?西方龙族倾巢出动,入侵九州,亚联盟出动千万大军于长安城外阻击,九州四海龙王也尽数出动协助,那一战打得天昏地暗,血流成河!”

    “你们可曾知道,为何最后西方龙族承认战败,自愿用龙王精血作为赔偿,以换取回退西大陆的资格?”

    “那是因为,在那一场大战之中,有个人类以人之躯,行神之事,刀斩魔龙利威尔,以无敌之姿终结战争,是为人类战神!”

    “还有前几天的南亚神战,几百个十阶神魔,数十万九阶邪魔,还有浮屠神域的八部天龙,奥林匹克的主神,上帝神域的四大天使长,尽数侵犯九州!”

    “那一场神战,打得山河破碎,寰宇开裂,死了一尊尊神,葬了一位位魔,神血倾洒长空,魔血浸透大地,谁人敢言左右战局?”

    “可还是那位人类战神,携带着远古战舰从太空而来,以势不可挡之姿带头发动了全面反击,一举葬送了三大神域的百万大军!”

    牧尘眸光灼灼如烈阳,无人敢与之对视。

    斐鲁抬头望着牧尘,内心深处泛起惶恐。

    因为这些堪称天翻地覆的大事件,他都有所耳闻,其中细节光是旁听就曾让他背生冷汗。

    世上真有,那么强悍的人类战神吗?

    “那位人类战神,你们知道是谁吗?”牧尘望着漫山遍野的人王殿成员。

    此时天地寂静无声,双方阵营都沉浸在牧尘的描述当中,那位冠绝天下的人类战神,着实让他们不由自主心生崇敬之情。

    忽然间,有个老成员颤巍巍问道:“牧王,您说的……可是人皇?”

    这次,牧尘身上汇聚的目光犹如浪潮。

    无数人震惊,疑惑,颤抖,恐惧。

    牧尘望着黄昏落日,在那暖柔的夕阳里凌空站立着一道湛蓝色身影,他微微一笑,道:“没错,是你们的人皇。”

    “你们应该为你们拥有这样一位人皇,感到自豪。”

    牧尘话音一落,方圆十里鸦雀无声,只有风声。

    寂静!

    这里,寂静犹如死地!

    无数人呆若木鸡,怔怔发愣。

    那位人类战神,就是我们的人皇?

    我们的人皇不是虚构的,而是真真实实存在的。

    以人之躯,行神之事,这就是……人皇吗?

    “不,你撒谎,这不是真的!”斐鲁失魂落魄地咆哮:“你在蛊惑人心,那不是人皇,绝对不是……”

    牧尘不耐烦了,刀锋已然抬起:“等你到了地狱,再选择信与不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