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举国随我攻入神魔世界 > 第四百五十九章 这是天生的魔王
    酆都大帝带着袁成杰去找亡兄灵魂,圆他心愿。

    而这边陆羽则分析着德莱厄斯的病情,邢易在一旁紧张兮兮地站着,双手不断摩挲。

    “松果体受损了。”

    良久,陆羽轻轻叹了口气。

    德莱厄斯的松果体受损,导致神智不清,如果要医治,只能按照过去的老办法静养修神,俗称住院。

    尽管这一年亚联盟的医疗水准不断上升,可像这种涉及灵魂的病情,也无可奈何。

    灵魂受损,就连龙脉号都没办法医治。

    “陆神,当真没有办法了吗?”邢易苦涩道。

    陆羽沉吟片刻,拿起通讯器:“是修罗啊,我是陆羽,麻烦再让撒旦过来一下。”

    “修罗收到!”

    另一头,巨大的营帐里,阿修罗一手抱着自己妻子,一手戳了戳身边正在看电视的撒旦:“喂,陆帝让你去一趟。”

    撒旦目不转睛,电视机上是昔日的维多利亚的秘密,T台,灯光,皮肤,胸脯,大腿,猫步,衣服……

    各种各样的衣服,各种各样的妞。

    “别捣乱!”

    “看得正高兴!”

    “啥陆帝,那是你陆帝,又不是我的谁。”

    阿修罗太阳穴微微跳动,放下自己妻子,站在了撒旦身后,一手抓住一根恶魔堤角,贴在发抖的撒旦的耳边问:“去不去,你这个混蛋?”

    撒旦打了个哆嗦,嘟嘟囔囔关掉电视,嘟嘟囔囔爬起来,又嘟嘟囔囔地走出门去。

    “干什么啊,看个电视都不安宁,阿修罗你这混蛋千万别睡觉,小心你撒旦爷爷半夜扮鬼把你吓成阳维……”

    ……

    “撒旦你来了,听说你们恶魔非常擅长灵魂领域里的东西,帮我看一下,这个人还有没有救回来的可能。”

    陆羽把德莱厄斯推到撒旦面前,可没想到,一直心态淡定的撒旦骤然脸色大变。

    “这这这……不会吧……天生的魔王?”

    撒旦围绕德莱厄斯转圈,红色眼眸震惊不已。

    德莱厄斯傻傻得笑,时不时伸手欲抓撒旦之角。

    “别动!别动!”撒旦按住德莱厄斯,聚精会神地观察着他的松果体,良久后震惊道:“真的是天生的魔王啊,我撒旦活了这么久,还是第一次在人类身上发现这种情况。”

    撒旦的徒然震惊,吸引了所有人目光。

    陆羽皱眉问道:“天生的魔王?你在说什么?”

    “天生的魔王,就是拥有比杀气还要恐怖的魔气。”撒旦解释道:“记载了,自远古文明消失之际,天使一族出现了毕生之敌,曾与传说中的天使王以伦争霸天下的天生魔王。”

    “不死不灭,战力耀天,其最显著特征就是开启魔王状态时,战力成倍数暴涨。”

    “然而天生魔王也有天生缺陷,就是松果体极易受损,灵魂动不动就被尘封。”

    撒旦说罢,继续围绕着德莱厄斯观察,就好像发现了一颗稀世珍宝,爱不释手,啧啧称奇。

    一旁的邢易疑惑问道:“可是天使一族不是在西方吗,德莱厄斯是烈大陆人啊,压根就不是一个地方的,更何况隔了这么久岁月,他怎么会跟天生魔王挂上钩?”

    “没错,的确不属于一个地方,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撒旦回眸,不解问道:“难道天生魔王毕生只待在西大陆?他战力滔天,天下何处不能去,或许他去过烈大陆,并留下了自己的基因呢?”

    “天生魔王的基因被流传下来,终于在这个人类身上重新苏醒,这很难理解吗?如果你实在不理解,就多了解下你们人类的遗传学吧。”

    来自撒旦的吐槽,令邢易尴尬地闭上了嘴。

    陆羽适时拉回邢易,笑道:“多余的暂且不谈,我就想问一下,有办法让他神智复苏恢复吗?”

    撒旦蹲在地上挠了挠头,差点把头顶的恶魔鳞片挠掉,最终摊手无奈:“修复灵魂,我倒是有办法,可就是有点冒险。”

    有点冒险?

    能被撒旦说出有点险,真的是一点险吗?

    “唤醒这个人类基因深处的魔王基因,让他的神智受刺激从而复苏,运气好,人类性格就回来了,运气不好,魔王性格取代人类性格。”

    撒旦摊手道:“这就看你们怎么选了,话说在前面,魔王性格很恐怖的,比我还要冷酷无情,如果是魔王复苏,这个人类的战力开始最起码都有十阶,并且会随时间不断攀升。”

    “嘶,有点恐怖啊,如果他进入十二阶后,要把我撒旦魔王吃掉该怎么办,不知道阿修罗那几个混蛋会不会帮我……”

    ……

    神秘的八角献祭平台上。

    撒旦将自己的指尖精血,在每个角滴了一颗,八角精血散发蒙蒙光芒,随即尽数汇聚向最中央。

    最中央,躺着茫然失神的德莱厄斯。

    “乖,别动,很快就好。”邢易远远低呼。

    德莱厄斯听话得点点头,一动也不动,像个听大人话的两米高的魁梧乖小孩。

    撒旦站在八角献祭平台边缘,用着昔日熟悉又陌生的语言念叨:“伟大的天生魔王,不论你是生是死,是踏平了天堂亦或者征服了地狱,现如今你的血脉就在这里,他陷入了无尽的黑暗,恳请你自亘古睁开眼眸,唤醒你的后人……”

    烛火摇曳,鲜血染红了平台,也浸入了德莱厄斯的身体。

    这是撒旦的血,是一位魔王的血。

    如今的魔王在召唤昔日更强大的魔王。

    随着阵阵寒风凛冽吹过,德莱厄斯的眼眸突然被赤红色占据,他的身体内部,所有的基因都开始发生奇特变化。

    隐隐约约间,他身躯浮现出一道恐怖身影。

    狰狞而浩大的恶魔羽翼,猩红而冷酷的恶魔眼睛,伴随着仿佛自亘古而来的低吟,德莱厄斯骤然发出一声咆哮。

    “以伦?不,不是以伦。”

    “我回来了,天使,你们的王回来了!”

    德莱厄斯睁开眼眸,浑身的魔气,浑身的冷气。

    撒旦顿时一怔,挠头看向陆羽:“啊这,运气不好,把他的魔王性格先唤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