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举国随我攻入神魔世界 > 第五百一十一章 英灵死战,赴国难也是赴死
    在那九州山河之下,葬了无数将豪君王,沉淀岁月,待一朝事发,悉数归来,为九州乃至蓝星国难,赴三皇邀约,死战!

    “陆神,白令海峡和巴拿马运河那两个地方,我们的军队没能拖住玛雅护卫军团。”

    陆羽耳畔,传来韩策的匆急声音。

    “现在两个战线的玛雅护卫军团,都会疯传回缩,他们行军速度极快,我们的军队追不上!”

    韩策的声音有点喘,似乎刚刚奔跑过。

    陆羽回眸望向天际边,在那夕阳蔓延,淡黄色氤氲之中,有着密密麻麻的淡绿色潮流而来,那潮流泛着夕阳光芒,有点刺眼。

    “追不上吗?”陆羽喃喃自语:“它们都已经逼近这里了。”

    远处淡绿色潮流的动静,自然引起了各大朝代的英灵大军。

    “秦将白起,令吾皇令!”

    一位身着白铠的魁梧男人,以凡人之躯,背负神之名号,率领十万大秦锐士,挡在了最前端。

    “凡近一步者,杀无赦!”

    白起的矛尖顿于大地,声悍苍穹!

    然而对面滚滚袭来的玛雅护卫军团,寸步不停!

    陆羽眸光一寒,刚想下发军令,始皇嬴政便飘到他身边,用欣赏低眸目光望着他说:“优秀的后辈啊,别让后辈们参与无畏战斗了。”

    陆羽眸中神光闪烁,望着始皇嬴政。

    其余皇帝们,譬如汉祖刘邦,唐宗李世民,明宗朱元璋,却是仰天狂笑,豪气冲云霄:“我们这些九州老人,已经死了一次,就不怕再死一次。”

    “就让我们这些老人,替后辈们再战一次!”

    “九州山河,以后还得靠你们守护啊。”

    陆羽终于沉默,将舞台交给诸位亡帝。

    九州三皇且在死战,的确需要节省战力。

    如果英灵大军们能够挡住玛雅护卫军团,也算是发挥最大作用了,这对战争而言,益处显而易见。

    皇帝们背离夕阳,他们的龙袍飘扬着,但不再代表至高无上的皇权,而是在无言诉说,他们身为皇帝的职责。

    白起看向始皇嬴政,嬴政笑着点头。

    白起回头,便是一声寒意浸透九层天霄的怒吼。

    “大秦,冲锋!”

    这一声怒吼,引动百万大秦锐士,持戈拿戟,如黑色狂潮般涌向玛雅护卫军团。

    两者相接触的那一瞬间,英灵挥刃,锐士决死。

    这些身穿九州大秦朝的英灵们,最多只能挥出一刀,之后便是被锋利无情的玛雅枪炮轰散。

    在这些淡绿色装甲的头盔缝隙间,尽是冰冷无情的眼眸,他们冷冷注视着眼前不断死去的大秦锐士,手指毫不停留地扣动着扳机。

    在满天枪炮声中,无数英灵死去。

    他们自九州来,死于异乡。

    但愿这异乡,在多年后也会并入九州。

    他们便死而无憾,便值得今日赴死。

    远处的大汉军士当中,一位身着红铠,身材修长的男人望着这一幕,不禁感叹:“赴国难,就是赴死啊。”

    在他眼眸中的视野里,白起的身影是那样显眼。

    那位冠绝时代的将军,被胆颤的众生赋予杀神之名的男人,此刻依旧是一往无前厮杀在最前方。

    白起的左臂被轰断,他就用右臂持刃,无人能挡他一刀,当右臂也被轰断,他就用牙齿咬着剑柄,还是无人挡他一刀。

    最终,当那位杀神死在战场上时,他身后是密密麻麻的玛雅护卫军团的尸体,恍若小山,他就半坐在尸山上,用下巴抵住剑柄,剑刃朝下,彻底死去。

    白起死了,死在了战场上。

    始皇嬴政泪目:“白起,终是在死后圆了自己的梦,想当初你被我曾祖父秦昭襄王赐死,我嬴政年幼,无法帮你,但今日,我嬴政不会让你一人在黄泉路上孤独。”

    英灵再死,便是灵魂再死,便是彻底死亡。

    再无挽救的可能,哪怕龙脉号的生物实验室有足够的材料,也没有可能挽救消亡的灵魂。

    英灵自九州来,死于异乡异土。

    白起一死,在那大汉铁军之中,那位红铠男人持剑一声吼:“吾韩信以大汉军神之名,号令大汉铁军!”

    绵绵不绝的大汉军队,响起震天呐喊。

    “大汉,冲锋!”

    大秦打得不行了,那就大汉继续补上!

    我九州历朝历代,这些有血性的王侯将相,从来不会眼睁睁看着同胞战死,大不了,大家一起死!

    大家死后,一起入黄泉,那黄泉就是另一个人间!

    人没有变,变得只是个待的地方!

    大汉,冲锋!

    “上至于天,下至于渊,大汉无畏,大汉威武!”

    百万大汉铁军踏碎山河,冲向玛雅军团。

    红色的大汉与黑色的大秦,交织在一起,两者没有历史上的生死不相容,有的只是前辈与后辈并肩作战而慷慨赴死的豪迈。

    “世人都说大秦暴政,可哪知,大秦是结束了两百年纷争不息的王者啊。”

    陆羽摇头叹息:“大秦修长城,腐儒称暴政,可长城护住了后代百代九州子孙。”

    “大秦行苛政,可哪知六国余孽兴风作浪,鼓动平民入乱军,掀反旗,收割平民寡财,比大秦苛上百倍。”

    “大秦焚书,腐儒称嬴政暴君,称嬴政实行文化独裁,用手中笔抹黑了大秦数千年,世人也相信如此,可世人又哪知,大秦将分裂了两百年的九州文字,语言和薪火,重新拉在了一起?”

    “暴君,文化独裁?呵。”

    “嬴政尝试过怀柔政策啊,可有用吗?”

    “大秦都城咸阳,诸家百子和列国学子数不胜数,连那帝王所居的咸阳宫,都按照道家的法天象地说法所打造,这是文化独裁?”

    “嬴政为昔日六国人才,专门设立博士一职,乃至允许他们参政议政,试问史上哪个朝代能对旧王朝的人才如此宽容?这是暴君?”

    “腐儒骂秦,可在这之前呢?”

    “大秦皇帝本是关中人,信奉法家,嬴政亦是如此,可在嬴政能够为了得到齐鲁大地的儒家认可,按照儒家说法于泰山封禅,这无异于背弃老秦家传统,可嬴政依旧这么做了。”

    “可换来的是什么?是齐鲁大地的儒家们的不屑,他们认为嬴政怕了,认为嬴政发觉自己错了,认为嬴政这个采用法家治国的离经叛道者,终于良心发现要重新请回儒家来治国。”

    “于是儒家之人,竟公然在朝堂之上,当着嬴政的面,大谈特谈分封制,大谈特谈在儒家思想贯穿的分封制才是真正的文化大开花。”

    “嬴政怒了,真正怒了,他一味的容忍,只会换来这些腐儒的得寸进尺,这群腐儒还在贪恋他们的地位和影响力,竟然不惜要让历史倒退!”

    “于是,焚书坑儒开始了。”

    “这是,秦始皇的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