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举国随我攻入神魔世界 > 第五百一十二章 炎帝之死,生命余光
    想起这些历史,陆羽不禁摇头苦笑。

    历史总是证明谁才是真正为九州,像现在,大秦死战,这便是最好的证明,老秦人从不怕死,从不怕任何强敌!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

    “王兴于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

    “岂曰无衣?与子同泽。”

    “王于兴师,修我矛戟,与子偕作!”

    “岂曰无衣?与子同裳。”

    “王于兴师,修我甲兵,与子偕行!”

    老秦无衣,已说明了大秦的风骨。

    强敌面前,我们是一家人,哪怕我已两鬓斑白,哪怕你才及冠青春,我也愿陪你作战,陪你受伤,陪你战死!

    而后世大汉,更是一点也不比大秦差。

    那句“犯我大汉者,虽远必诛!”

    传了多少岁月,惊了所有过往英豪。

    大秦死战,大汉死战,接下来,便是大唐。

    盛唐风华,在那涌动的大**队之中,将星繁多,既有剑客一步三杀,也有游侠刀影不息。

    无数大唐将领怒吼:

    “大唐,冲锋!”

    大唐冲了,大唐也宣告进入死战。

    最后的大明,九州最后一代有血性的王朝。

    朱元璋开局一只碗,没有背景,没有权势,硬生生从最卑微的乞丐做到了九州最高者,他白鬓飘荡,扬起剑刃,发出帝王号令。

    “大明,冲锋!”

    天地之间,尽是冲锋的英灵,尽是九州先辈。

    这蓝星,哪怕所有人都在放弃它,我九州子孙也是扛起人类大旗,屹立在山河边缘,阻抗一切外来之敌!

    四大王朝死战,多少惊艳了时代的英豪在慷慨赴死,多少醒掌天下权的帝王在挥剑,多少奉献了心血的老兵在重蹈覆辙。

    “这就是……我九州的血性先辈吗?”

    马槊看得愣了,他恍然回神,当初观望的伊甸园文明与现如今的四大王朝太相似了。

    同样都是先辈们在替后代子孙死战强敌。

    可上一次,他没能力帮助先辈们。

    这一次,他马槊抬起手中剑刃,怒吼一声:“北境重军,全体冲锋,死战玛雅军团!”

    陆羽想拦住马槊,可最终收回手,任马槊而去。

    罢了,那家伙想死战玛雅军团,就由他去吧。

    三百万北境重军,也不是吃素的。

    上至三皇五帝,下至秦汉唐明,最下至北境重军,谁敢说我九州无人能扛山河大旗?

    四大王朝加上北境重军,着实让玛雅军团吃了一大壶热水,还是烫嘴的那种。

    数十万顶级装备,个个堪比超级战士的玛雅军团成员,竟然一时之间不能前进半步,他们面前永远有数不胜数的英灵在拦路。

    杀也杀不完,进也不能进,僵持住了步伐。

    陆羽眼看玛雅军团被拦住,知道现在当务之急,就是赶紧解决掉三天帝。

    他望向巨坑,九州三皇仍在和三天帝死战,他们爆发出来的战斗余波,自己光是接近就感到浑身刺痛,顿时明白,这不是自己现在能插手的战斗。

    只有待自己彻底成长,也有可能和九州三皇并肩作战啊。

    日落西山,渐渐夜幕降临。

    繁星高照,浩宇静静望着下方的千里血战。

    葱葱郁郁的世界树前,那千里土壤今天浸够了鲜血,血迹成了大地的主颜色,谁又能知道,这血迹是由多少古往今来的英豪在此倾洒呢?

    三天三夜,足足三天三夜。

    九州三皇和三天帝的战斗,足足持续了三天三夜。

    这三天,陆羽率领神魔部队和人王殿始终守在这里,一旦任何哪位皇陷入弱势,他就会发动不计生死的援助。

    人皇炎帝七次陷入苦战,陆羽冒死增援了七次。

    地皇燧人差点被耶和华打成肉泥,也是陆羽拼了命引开了耶和华。

    只有天皇伏羲与帝释天的战斗,陆羽没办法插手,他们俩越打越猛,方圆十里都成了他们的战场。

    “咳咳。”人皇炎帝吐出一口闷血,强行从与宙斯的缠斗中挣脱,立在了天穹中,某颗耀眼星辰之下。

    陆羽发现,炎帝的身躯在颤抖,眼神也在飘忽不定。

    “怎么了?”陆羽轻声问道。

    炎帝骤然眸光坚定下来,挥挥手示意陆羽离自己远点,而后整个人爆发出决死气势。

    这一气势,让不远处的地皇燧人惊了。

    “炎帝,你别!”地皇燧人疯狂呐喊。

    可人皇炎帝只是苦笑一声,旋即张开臂膀,那一刻天穹中那颗耀眼星辰恍若降下星光,星光在炎帝怀中涌动。

    “以身为最终火炉,献魂于苍天。”地皇燧人浑身颤抖,他绝望地看着自己老兄弟:“这是决死的一招啊,你这混蛋是要拿自己的命,赌一把宙斯的命啊。”

    陆羽惊骇,望向炎帝。

    炎帝这是打算献祭自己?

    用自己百分之一百的死亡率,来赌宙斯的死亡率?

    “前辈,你别……”

    陆羽刚想扑过去拦住炎帝,就被一阵强烈的力量所推开,他怔怔望着炎帝,这个穿着九州麻衣的白鬓老人,笑着对他摇摇头。

    “后辈,死亡只是一个过程,每个人都要走这个过程。”炎帝笑着说:“我想让我的过程,能够有用一点,那个怪物我没办法活着杀死,只能这样做。”

    远处的宙斯,身躯不断扭曲,一会像淤泥,一会像章鱼,又一会像珊瑚,他歪着脑袋看炎帝,仿佛是在看一个笑话。

    炎帝笑罢,看向远处的宋伊。

    宋伊浴血而战至现在,一身九龙八卦人皇袍已经破碎,她呆呆望着炎帝,欲言又止。

    “小女娃,你是未来的九州巫妖的皇。”炎帝猛然威严十足道:“你要记得,为皇者,可以作威作福,但也要为你下面的生灵,挡住一切风雨,哪怕是用你的命!”

    宋伊点点头,捏紧了人皇袍。

    此刻,炎帝怀中的星光浓郁到肉眼可见,他苍老如朽木的身躯融入星光,在一声决然怒吼中冲向了宙斯。

    “九州千秋万载,人类永不言败,今日我死,来日还有千万个我,你杀得干净吗?”

    在陆羽的震骇视野中,炎帝与宙斯被星光笼罩。

    那一刻,前所未有的力量如潮水般散开。

    陆羽直接被掀飞数百米,无法阻挡。

    地皇燧人悲伤道:“炎帝死了。”

    是的,人皇炎帝死了,用生命发动了最终一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