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举国随我攻入神魔世界 > 第五百一十五章 玛雅覆灭,最终胜利
    天野之间,陆羽手持战刀,立于千军之前。

    他身前,是九州三皇以命铺平的康庄大道。

    他身后,是自始跟随自己的三千余万人类大军。

    “我九州三皇,百万英灵,开辟出来的道路,这条道路埋葬了他们的鲜血与意志,先辈既亡,那就由我们继承他们的意志,踏着他们的肩头,向敌人挥刃。”

    “我九州,无畏无敌!”

    在无数双火热眼睛的注视下,统帅的刀锋泛着烈日光芒,恍若携带着天皇伏羲的期冀,缓缓抬起,直指对面的玛雅神殿。

    “给我……”

    陆羽持着红黄战刀,目光如虎。

    一身惨烈气息如龙绕身,单手持刃挥下。

    “轰平玛雅!”

    那一刻,高耸恢宏的金黄色玛雅神殿。

    从内到外,从黄金地板到鎏金门柱。

    从刻有玛雅图腾的穹顶到蕴藏生物科技的地下实验室。

    从金气氤氲的喷泉到雕龙画凤的帝王床榻。

    皆是被无穷炮火所覆盖,炮火覆盖整个玛雅神殿!

    轰轰轰……

    失去了玛雅战舰所维持的玛雅神殿,成了一座普普通通的黄金宫殿,黄金硬度太低,压根就承受不了如此猛烈的炮火。

    别说千军齐发的炮火攻击,就单单一枚聚能光炮,便可以轰平半座黄金宫殿!

    炮火攻击不到半分钟,那做昔日象征着世界统治权的恢宏宫殿,就彻底成了一片废墟,硝烟滚滚,废墟与炮火一起沉眠。

    而在世界树根部,神子自始至终都没有动手,只是用她那双晶莹剔透却冰凉无情的杏目旁观了一切。

    待到炮火渐渐削弱,神子转身走向世界树。

    “怎么?不向蓝星生物动手了?”

    世界树枝干上,铠随口一问。

    神子摇了摇头,她抓着世界树藤蔓,模样娇憨却异常迅速地爬到枝干上,对铠说道:“不想动手了,走吧,离开蓝星。”

    “你可想清楚。”铠的眼神飘到了远处夕阳西下,天际边矗立的湛蓝色人影身上,薄唇轻勾:“说不定,你会跟你的血缘族人擦肩而过,此生再相见,或许他双鬓斑白,也或许他早已死亡。”

    神子摇摇头:“算了吧,我只在乎我的母亲,我只想守着我母亲,其他人,不关我事,走吧,离开蓝星。”

    “不再想想?这一走,就真的走了。”

    “不用了,走吧,离开蓝星。”

    这是神子第三遍重复,铠笑了笑没再说话。

    他弯下腰,回头淡笑:“走吧,我背你离开蓝星。”

    神子点点头,拽住铠的腰带,跳到铠的身上,没有选择被背,而是双足踩在铠的肩头,尽管高处风大,但她依旧稳稳踩着毫不摇晃。

    “你这小家伙……”

    铠无奈一笑,旋即一步步踩着枝干走向穹顶。

    愈发逼近大气层,神子回眸一看,北艾大陆上的硝烟自地表而升,已经飘到了这个高度,她的目光透过万米高空,不知道在看什么。

    而此时此刻,陆羽面临着涛江炮火,冷漠注视着渐渐崩溃的玛雅神殿,忽然感觉心头作痛,无意识地抬头一看。

    在他那堪比雄鹰的超远距离目光中,看到了在万米高空之上,铠背着神子走向浩宇的渺小身影。

    “那是谁?”陆羽喃喃自语:“从一开始,他们就好像在附近观察,到底是谁?”

    身边脚步声响起,一位位肩扛将星的年轻人跑来,他们神情激昂地对着陆羽敬礼道:“报告统帅,玛雅神殿已经被摧毁!”

    陆羽回神,再看玛雅神殿,已然是一堆冒着硝烟的废墟,而在废墟周围,是无数根红旗飘扬,那是象征胜利的红旗。

    三月的大雪依旧在覆盖人间,陆羽就这么静静站着,静静望着硝烟消散,玛雅神殿彻底被大雪覆盖。

    时至深夜,军旗飘扬百里,方圆百里灯火通明。

    所有战士都知道,他们的统帅已经站在那里,静静看了将近五个小时,谁也没有去打扰他。

    宋伊送来一件新的军棉衣,棉衣上绣着九州山河,日月山川,这件棉衣,象征着全新的开端。

    “穿上吧,夜里凉。”

    宋伊素手为陆羽披着棉衣。

    尽管陆羽不惧寒冷,但宋伊不想看着陆羽肩头落雪,她轻轻拂去飘雪,站在陆羽身边盈盈温笑:“怎么了这?”

    陆羽没说话,宋伊也就一直陪在他身边。

    待到清晨,朝阳初生,新生的太阳重新温暖人间之时,陆羽动了,他将自己的战刀插在玛雅废墟的最顶端,并摆了三把香炉。

    香炉里,白香飘着烟雾,似是慰藉九州先辈。

    晨钟响彻方圆百里的军营,所有战士已经排列成对,一整晚的优质睡眠已经让大家恢复了精神。

    各民族各信仰的战士们陈列在北艾平原上,在无数把飒飒军旗之下,精神焕发,目光火热地望着玛雅废墟。

    “将士们。”

    陆羽站在玛雅废墟之上,他并没有宣告胜利,而是语气低沉地说:“这一战,我们失去了太多,现在,我们得燃起白香,告诉那些战死的同伴与先辈,我们做到了。”

    陆羽摘下军帽,他的一头黑发绑在脑后,表情肃穆,缓缓对着白香低头,这是来自统帅的低头。

    这一低头,三千余万将士皆是效仿,摘下军帽,低下头颅,默哀那些为这山河与薪火死去的同胞。

    有战士忽而泪崩,低头的他浑身颤抖,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发出悲戚哭声,谁也不知道,自战争开始,他失去了家庭,失去了至友亲朋,失去了一条手臂和一颗眼睛,但他现在仅剩的一只手,仍旧紧紧攥着手中枪械。

    有战士目光涣散,他在向已经死去的父母诉说,诉说自己已经站在了敌方废墟之前,亲手送别了玛雅,他是英雄,他与千万位战友一样都是英雄,至亲在天可为他欣慰闭目了。

    也有战士的热泪滴在北艾土壤上,为了攻克这片异土异乡,他的团长战死了,他的营长战死了,他的连长也战死了,他永远也忘不了,身边战友死去时,那充满期望的眼神,他在战火中不断背负着战友的期望,活着走到了最终胜利,他没有辜负他们,没有辜负那些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