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举国随我攻入神魔世界 > 第五百二十三章 我想先回家看爸妈
    亚联盟东部城市,青江市,第三人民医院。

    五楼住院部,某个普通病房,里面的床位基本满员,两个医生,一老一少,正在挨个查看病人们的病情,最终止步在一个白鬓老人的病床前。

    这个老人奄奄一息躺在病床上,棉被半掩,腰腹的恐怖伤口裸露在空气里,尽管已经缝合好,但触目惊心。

    老婆婆趴在老人病床旁,千沟万壑的脸上是已经干枯的泪痕,谁也不知道她昨夜守着老伴病床流了多少泪。

    “韩阿姨,吃一口东西吧。”年轻医生于心不忍,掏出一颗干净苹果,见老婆婆不吃,他也只能叹气不止,作势就想要掏腰包。

    老医生拦住年轻医生,在对方的诧异不解的注视下,微微摇头,旋即低身对老婆婆说:“他的两颗肾被强行割走,各项身体机能严重下降,估计撑不过今晚,早做后事准备吧……”

    老人两行泪痕,再被新泪无声覆盖。

    老医生拉着年轻医生离开病房,语重心长地劝道:“你现在年轻,看不清事情本质,这件事的本质不是我们能解决的,强权面临,你帮得了一次,帮不了一生。”

    年轻医生叹了口气,无奈离去。

    病房里,老婆婆流着浊泪,无力地抓着老爷爷的枯瘦手掌,嘴里喃喃着:“我们儿子没有死在战场上,他肯定会活着回来,你一定要撑住啊,别扔下我一个人走……”

    可下一刻,老爷爷的枯瘦手掌彻底乏力,瘫软下去。

    老婆婆愣在原地,手掌颤抖着摸上老爷爷的胸膛,心跳声已经彻底没有了,她身后的心电监测仪响起急促且漫长的鸣声。

    她不用回头,也知道那台心电检测仪上是一条直线,象征着死亡的直线。

    老婆婆木楞在原地,她没有哭喊,只有老泪长流。

    周围人投来同情目光,有人倒了杯温水放在老婆婆面前,有人将自己的薄棉被披在老婆婆身上,也有人掏出一叠杂小钞票,默默放在她身边。

    老婆婆在那里坐了很久,等到有人察觉到不对劲,上前察看她的情况时,才发现这个老人不知何时已经离开人世。

    医生们鱼贯而入,望着两个尸体叹息,他们开始收拾病床,叫来了火葬场,有两个年轻医生还自掏腰包给他们买了骨灰盒。

    老爷爷被搬进太平间,就在搬运老婆婆时,住院部楼道的电视屏幕忽然亮了,那上面的内容正是全球战争投降仪式。

    “战争终于结束了。”

    “我们九州终于能修养了。”

    “唉,快搬吧,这都是第几例了?”

    “这个月第五例。”

    忽然间,医生们感觉老婆婆的身躯更加僵硬,他们震骇发现,已经死去的老婆婆,不知何处头颅左偏,那一双饱含沧桑的浑浊眼睛正好对着电视屏幕。

    而电视屏幕上,韩策正装出席投降仪式,捧着受降文件,代表陆神,代表亚联盟和九州,面对天下众目,庄重严肃地宣读着。

    “第一款第一项……”

    “第三款第五项……”

    “第五款第六项……”

    少年韩策的声音回荡在住院部楼层,而电视屏幕上,韩策的正下方赫然标着其身份:亚联盟参谋本部副参谋长韩策!

    良久后,医生们继续搬运工作。

    只是人群中,有人仿佛随口一说:“那韩阿姨和陈叔叔的医保资料上,子嗣一项好像写的就是韩策啊……”

    ……

    投降文件上,写上了麦克斯和米修斯两个名字。

    无数镜头抓拍,这是世纪性一幕,寓意着全球人类将迎来一个全新的时代。

    陆羽整理衣袖,大踏步走上高台。

    韩策手捧受降文件,恭敬递上钢笔。

    陆羽接过笔,大笔一挥,签上自己姓名。

    至此,受降仪式彻底落幕,克罗索亚群岛之外,茫茫太平洋之上,亚联盟的百万海军万炮齐发,绚丽炮火覆盖整片天穹,天穹震荡不息,好似庆祝人类新时代的降临。

    最后的最后,陆羽面对所有记者,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微笑,这一微笑也被抓拍下来,在后世的历史书上,给这张图片配字:致命微笑。

    会议结束后,陆羽准备带领千万大军回国,就在他与麦克斯和米修斯窃窃私语一番后,久违的天空舰队终于传来信息。

    “陆神,紧急情况!”

    “我们在月球附近,遭遇了未知探测舰的袭击!”

    “具体情况已经发送给参谋本部了!”

    通讯器里,一向沉稳的沈长安,声音略显着急。

    陆羽沉吟片刻,随即对麦克斯说道:“你们北艾的空军也出动吧,还有你们那卫星防御系统,都可以重新开启,全力准备,那支未知文明的舰队不好搞。”

    麦克斯咧嘴一笑:“怕什么,它们敢来,我们就敢把它们拖垮在大气层,它们将会是蓝星崛起的垫脚石!”

    陆羽点点头,旋即带领军队回国,茫茫太平洋上,亚联盟军队一望无际直至天际线,红色军旗犹如海洋覆盖在太平洋上,构成极美的双层海洋绝景。

    当陆羽抵达东海岸海军基地时,千里海岸上满是人,陆羽隔着数公里,都能听到岸边如海潮般汹涌的欢呼声。

    鲜花,欢呼,白鸽,音乐,一切象征美好的事物,都在东海岸沿线上,无边无际。

    陆羽站在甲板上,望着这一切美好画面,真心感到长久征战的疲倦褪去,浑身心都是自豪与幸福。

    “这就是我……拼死也要得到的光辉未来啊!”

    陆羽负手而立,海风吹乱了他一头细长黑发。

    韩策悄咪咪来到他身边,紧张万分,欲言又止。

    陆羽回眸:“怎么了?”

    “陆神,就是那个我想先回家一趟。”韩策紧张地说:“我爸妈还在青江市等我,我想先去看他们……”

    陆羽笑了,他拍了拍韩策肩头。

    韩策穿着军装,胸口的勋章叮叮作响,每一枚勋章都值得一位战士以毕生精力去追逐,这是独属于他韩策的功勋!

    “去吧,晚上有国宴,到时候带你爸妈过来。”陆羽笑着说:“我可要好好感谢他们,给九州养出来一个国之参谋。”

    韩策感激地点点头,等军舰入港,他便迫不及待地穿越层层人群,在纷飞的白鸽与满街的鲜花中,乘坐一辆军车奔驰向临近的青江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