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举国随我攻入神魔世界 > 第五百三十章,轰炸,西部平民聚集地
    西部平民聚集地,有着将近三十万平民在此生活,简陋的房屋成片成林,而韩策就站在聚集地入口,背后是乌泱泱的军队。

    大军进入聚集地,重型战车碾得地面轰隆如雷鸣作响,无数军靴踩踏着地面,毫不犹疑地冲开一扇扇屋门。

    无数平民躲在屋子里,惊慌注视着闯进家门的战士,他们不清楚,往日如守护神般的九州战士,为何今日如此冷酷无情。

    “说!有没有见过这两个人!”

    有战士提着画报,纸上正是张山。

    卫星捕捉到了张山的脸,同时韩策也在居民档案中查出了张山的身份。

    “猎手?”韩策拿着张山的档案资料,目光如狼。

    “不知道啊,我们没见过啊。”平民们惊慌失措。

    战士们就提着张山的画报,挨家挨户地问。

    偶尔有认识张山的人,也只能万般无奈地说他也不知道张山在哪,这个人就如同人间蒸发一样。

    韩策怒了,彻底怒了,他拔出弑神手枪对天扣动扳机。

    砰砰砰……

    “传令下去!”韩策红着眼睛说:“把所有人都弄到聚集地外面,我要让这个聚集地,灰飞烟灭!”

    少校惊了,连忙劝阻:“韩长官,别!这个聚集地有三十万人生活啊,铲除这个聚集地,就会有三十万人失去家,到时候联盟军部肯定会治您的罪,哪怕您是参谋本部的副参谋长……”

    韩策压根就听不进去,他紧握陆羽交给自己的军权令牌,双目赤红道:“你这是违抗军令?”

    少校脑袋一缩,“不敢。”

    很快,在军队的强制干预下,整个西部平民聚集地的居民全部被强行带走。

    无数人愤怒地质问韩策,质问为何要把他们赶出家。

    质问声,愤慨声,哭声,嘶吼声,反抗的声音,不停在韩策耳边回响,但他毫无反应。

    两小时后,最后一个居民撤出聚集地。

    而聚集地外,上百辆重型轰炸车已经准备就绪。

    韩策扬起手:“开始……轰炸!”

    所有重型轰炸车齐齐开火,只是两秒后,无穷无尽的火光便覆盖了占地方圆十万米的聚集地。

    整个青江市,都被聚集地的滔天火光所照亮。

    无数平民站在军队后面,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家瞬间消失,不少人连哭带骂,都在骂韩策的野蛮专横。

    而韩策就站在滔天硝烟之前,面不改色。

    纵然烧尽这藏污纳秽的地方,也不解他心头恨。

    在连续轰炸中,聚集地的楼房全部化为废墟,就连地面也隐隐融化,空气中都弥漫着能灼烧人心肺的气体。

    而在某个不起眼的井盖上,水泥铸的外壳渐渐融化,顺着缝隙向井盖内流去,而诡异的是,井盖里不断发出着惨叫。

    “他妈的,快去开门啊,老子要被呛死了!”

    井盖下,是一个黑暗房间,房间里有毒气体疯狂弥漫,而张山就站在门口,用衣服捂着口鼻,不断愤怒嘶吼:“你们一群蠢货,赶紧想办法开门啊!”

    一屋子的西装大汉,疯了般撬门,而门外却是厚厚一层水泥,此时外面的水泥被硝烟烧红,不断顺着门扇缝隙往进流。

    谁要是去开门,不可避免会被烧成浆的水泥浇灌个满头,那是瞬间头发灰飞烟灭,头皮炸裂的惨重下场。

    “妈的,赶紧去开门!”张山左拳燃着烈火,狰狞咆哮:“谁要是缩在后面,我让他先死!”

    不开门,会被有毒气体慢慢杀死,也会被丧心病狂的张山打死。

    而开门,只会接触到烧成浆的水泥。

    孰轻孰重,西装大汉们心中有数。

    于是他们咬着牙,在脑袋上盖上衣服就去扳大门,水泥浇在衣服上,瞬间将衣服融化,紧接着就把人脑袋烧成废品。

    “啊啊啊……”西装大汉们惨叫着。

    他们凭着十几个脑袋交替扳门,终于将门搬开几公分,然而他们透过门缝隙,绝望地发现外面才是真正的人间炼狱。

    炮火,硝烟,火海,化为水状的水泥地面,通体鲜红的高楼,以及一望无际的硝烟。

    出去,必死!

    他们绝望了,双眼涣散。

    随着烧红了的水泥越来越多,越来越多的水泥浇灌入房间,房间里的所有人,都绝望至极。

    ……

    炮轰聚集地,还是在城区里,如此大动作,自然彻底让青江市的诸多高层彻底惊了。

    而来自京城的质问,也转瞬即到:“青江市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会有大范围轰炸?”

    青江市的驻军中校,同时也是青江市的最高者,也接到了来自联盟军部总区的质问,军部总区让他第一时间制止轰炸,否则现在就撤他的军衔。

    中校连忙跑到韩策身边,用几乎哀求的语气说道:“韩长官,快停手吧,再搞下去,不只是我们,连您也会遭到军部制裁!”

    韩策忽然回头笑了笑,笑容意味叵测,直让中校毛骨悚然:“谁要制裁我啊?”

    中校额头泌出冷汗,他竟然隐约感觉到,韩策的真正用意不是轰炸聚集地,仿佛在隔山打牛……

    青江市高空中,马槊低眸看了眼手表传来的情报,问道:“想好怎么融合各大联盟了吗?”

    “想好了。”

    “原有制度体系里的人,估计得倒一大批。”

    “那正好!”

    “低下那小子真的在找凶手?”

    陆羽闻言未说话,只是嘴角流露一抹笑意。

    ……

    青江市上空的硝烟渐渐散尽,但这场爆发在城市里的硝烟,彻底震惊了整个亚联盟。

    亚联盟的所有超级城市,都在疯狂打听青江市的消息。

    然而此时的韩策,站在西部平民聚集地的黑色废墟中,忽然从口袋里掏出三根白香,插于废墟上,缓缓行了一个跪拜礼。

    “爸妈,你们的第一个仇人,已经被我杀死了。”韩策低头,神情悲哀地喃喃自语。

    少校诧异望着韩策的背影,不解地挠挠头。

    怎么,韩长官还在这里祭起了白香?

    白香冉冉缥缈,绕过韩策耳畔,飞入天穹。

    而韩策手中,是一张精确到夸克的卫星云图。

    图上面,张山最后出没地点,更是清楚清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