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举国随我攻入神魔世界 > 第五百四十九章 苍天之罪,谁人可负?
    陆羽内心骇然万分,手中的湛蓝色修长战刀,竟然有如此惊世骇俗的过往,自己猜的没错,这把刀曾经坐看亘古荒凉,蕴藏着大恐怖。

    “苍罪……苍罪……苍天的罪吗?”陆羽喃喃自语:“用苍天的罪铸造的战刀吗?苍天之罪,无人能担,无人能负,这种孤寂的罪,只有万古时空与星河陪同,苍天之罪啊。”

    在陆羽眼中,这把湛蓝色苍罪显得很孤独,就像是独自行走在漫漫长路上的行者,经历了万世寂寞,谁也不知道它的过往。

    然而陆羽却是紧紧攥着苍罪,因为他能感觉到,苍罪貌似在呼唤着他,宛如故人相见一般,有喜悦也有悲怅。

    这一刻,陆羽冥冥之中感应到,自己与苍罪有缘,嗯没错,这把刀是我的了。

    “那就试一试这把刀的威力。”陆羽尝试性挥刃,苍罪竟然直接一刀劈开海沟底部,在一阵动荡与轰鸣中,将海沟底部裂出一条数百米的大裂缝。

    所有人眸光惊诧,深深为苍罪感到震撼。

    好家伙,这把刀也太恐怖了吧?!

    然而,这还没完,核心能源还没有催动!

    陆羽察觉到苍罪仅剩一枚的核心能源极其薄脆,他不敢过分催动,只能小心翼翼催动核心能源。

    渐渐的,苍罪的修长刀体漫出浅蓝色。

    核心能源已经被催动!

    这一次,苍罪的气息已经全然一新,那种锋芒毕露的感觉,就像是褪去锈迹的铜,洗去万古尘埃,重拾过往辉煌,哪怕亿万分之一,也足够陆羽心生震撼。

    “这种凌厉感……就好像一刀能斩碎苍穹!”

    陆羽扭转腰腹,狠狠发力,苍罪在深海之中划过平和弧度,平平无奇地斩在了海沟底部。

    寂静,良久的寂静。

    所有人都是额头冷汗连绵,紧紧盯着苍罪。

    寂静无声的苍罪,寂静地落在海沟底部。

    下一刻,从苍罪与海沟底部的触碰点开始,一条条恐怖的大裂缝迅速开裂,并且毫无停留迹象。

    比起声势浩大的斩裂,这种寂静无声的开裂才是真正的恐怖,海沟不断开裂,就像是一张纸被手术刀划过,顺滑无声,死寂之裂。

    没有动荡,没有力量,甚至没有一丝丝海水乱流的迹象。

    但这无尽海沟,却是在所有人的惊骇目光中,静静地裂开了,裂缝无边无际,深邃不见底,仿佛构建海沟的物质都是豆腐一样。

    寂静,再次寂静,震撼的寂静。

    所有人都彻底惊了,他们再看苍罪时,无异于是看一个绝世凶兽,这哪是一把战刀,这分明是一把能悄无声息划裂天下的手术刀!

    “我靠……这玩意好猛啊。”马槊瞪大了眼珠:“我也想要一把。”

    “苍罪……陆羽真的能背负这把刀吗?”宋伊柳眉轻蹙,美眸盛满了担忧。

    “这把刀给我的感觉好熟悉……那滴水貌似也是这种感觉。”梵妮喃喃自语。

    其余神魔,像是穷奇梼杌,直接躲得远远的,这些自尊心极强的凶兽们压根就不想待在苍罪身边,那种锋芒让它们从灵魂深处感到恐惧。

    这时,苍罪刀柄上的核心能源有些黯淡。

    “刚才那一刀……消耗了它仅剩的能源吗?”陆羽怔在原地,苍罪的蓝色光芒消失,重回平平无奇的湛蓝色战刀模样。

    陆羽细细感知着苍罪的核心能源,发现这枚愈发枯竭的核心能源正在缓慢地回复。

    “原来如此。”陆羽深吸一口气,压下震骇的心神,将潜水服撕成长条,然后将苍罪慢慢绑在腰间。

    “苍罪的攻击,分为普通攻击和加强攻击。”

    “每用一次加强攻击,都会消耗核心能源。”

    “核心能源只要没有彻底枯竭,就会慢慢回复。”

    “等等!彻底枯竭?”

    陆羽猛然抓住一个念头,他不可置信地喃喃:“如果说,那位至强者捡拾到重创境地的苍罪时,苍罪那一千枚核心能源之所以相连崩碎,是因为……使用加强攻击耗尽了能源吗?”

    陆羽不敢相信,到底是怎样的情况,才会让苍罪耗尽能源陷入崩溃。

    但他知道,这种情况绝对是他想象不到的浩劫,他这辈子也接触不到的层次。

    “走吧……”

    陆羽没再说什么,苍罪的过往他没资格去追溯,他只能现在拿着苍罪,去斩了那万恶的太平洋母虫,斩了那海底通道,将这一支虫族彻底磨死在蓝星!

    ……

    太平洋中心海域,深海三万米。

    陆羽一行人已经抵达这里,一路顺风,没有遭遇虫族,甚至没有被虫族警卫勘察到,顺利得出奇。

    “陆神,我们在太平洋与东海相接之处遭遇虫族!”陆羽耳麦传来黄龙元帅的声音:“最起码有三百多万!我们正在发力清剿,你们那边怎么样?”

    陆羽随口回应:“一切顺利,我们已经逼近虫族控制区域的中心,准备寻找它们的老巢,你们继续吸引!”

    “了解!”

    结束通话,陆羽感知附近海水里的动静,还是寂静无声,没有虫族迹象,这一刻,他内心升起不安。

    不应该啊,就算有一千万虫族被黄龙元帅他们吸引,这里最起码也还有数千万虫族驻守,如果加上附近海域,总数都可以上亿!

    可现在,竟然没有一个虫族?!

    马槊也感到不对劲,问道:“我们该不会被请君入瓮了吧?安静得出奇啊,这里还是被上亿虫族占领的太平洋吗?还是中心海域。”

    梵妮百无聊赖地说:“怕什么,慕斯,要是发现虫族,不用管我,带着大家去杀了。”

    慕斯轻轻点头。

    马槊无语:“你这公主怎么看起来有点狗仗……仗剑走天涯?”

    面对梵妮和一众十二翼天使的注视,马槊不由自主地改了口。

    陆羽解开腰间绳结,将冰冷坚硬的苍罪握在手里,他眸光冷冽,语气狠辣:“请君入瓮?那就看看究竟是请君入瓮,还是纵狼入室!”

    马槊:“应该说纵虎入室,狼这个字眼不太纯净,我们应该用虎友来形容自己,不应该用……”

    “闭嘴!”

    陆羽一步踏出,这一步,引得深海之中升起了无边无际的触须和甲壳,海岩,珊瑚,海草,都有一颗颗毫无感情的虫眼亮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