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举国随我攻入神魔世界 > 第五百五十二章 向死而生,剥茧重生
    一百只星空虫族!

    并且还都是主修攻击的虫族!

    母虫自己已经是十二阶生物,无限逼近十三阶,但它能感受到,这些人形虫族个个都有碾压自己的战斗力。

    它开心地嘶鸣几声,毕竟它只是负责虫族繁衍,战斗力弱小并不觉得耻辱。

    这些人形虫族起码都是某位星空母虫的护卫虫族,看样子自己还是蛮得星空虫族的重视嘛。

    而那只银白色畸形虫族,地位肯定更加崇高。

    能随手召唤出这么多高战力人形虫族,它肯定是星空虫族里的中流砥柱!

    这时,母虫感觉到了海底在颤抖。

    它匍匐到老巢的缝隙边,小心翼翼地向外望去。

    它的眼睛结构特殊,可以自动排斥海水,且具有极强的夜视能力,漆黑无光的深海环境对它毫无影响。

    母虫刚刚看了一眼,就被吓得连连后退。

    在它那昏黄的视野里,从老巢中心开始便是层层叠叠的太平洋虫族,无边无际,并且数量不断暴增!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最外围的寂静深海里。

    隐约间有一道冷淡刀芒出现,只是一刀,便有无数虫族化为尸体,压根没有一个虫族能挡住那把刀。

    母虫踉踉跄跄,慌慌张张匍匐到银白色畸形虫族面前,急促慌乱地嘶鸣,一副吾命休矣的模样。

    银白色畸形虫族淡淡看了眼母虫,挥挥手臂弯刀。

    所有人形虫族瞬间眼眸极度冰冷,浑身都散发出嗜血气息,它们都是被专门生产出来的战斗机器,不死不休,不知伤痛,纯粹的杀戮机器!

    ……

    苍罪忽然沉重万分,就像是陨石一般重。

    陆羽越挥舞苍罪,越感觉手臂无力,哪怕他不断向着手臂输送基因力量,也难以缓和手臂的酸痛感。

    陆羽低眸看向苍罪,这把湛蓝色战刀此刻像块寒冰,明明与之前别无二致,可异常沉重。

    “苍罪果然是有使用要求的啊。”

    陆羽只能暂停战斗,苍罪的沉重感已经到了他的极限,他握着苍罪,就像单手握着一座山峰。

    其余神魔目睹此幕,纷纷从陆羽身畔冲刺而过。

    “你休息吧,我们顶上!”

    穷奇冲进虫群之中,浑身迸发出烈焰。

    这种烈焰温度极高,但凡有虫族想靠近它,都必须抗住这极度高温。

    奴虫无法接近穷奇,只有战虫才能攻击到穷奇。

    有了这些强悍神魔在前面顶着,陆羽也得以有片刻时间来休息。

    在他的感知范围内,虫群散发出的热量源不断消。

    但对比整个漫无边际的虫群,这种死亡速度太过于缓慢。

    嘈杂的虫鸣声震耳欲聋,数千万虫族同时嘶鸣,产生的共振频率足可以撕裂海沟。

    神魔们订了十来分钟,渐渐落入下风。

    虫族无孔不入,所有神魔身上爬满了各式各样的战虫,他们拼命撕扯啃咬,也无法去除满身虫族。

    每秒钟都遭受成百上千次虫齿撕咬。

    痛,真的痛,如刮骨放血,痛不欲生。

    穷奇顶不住了,它踉跄后退,所到之处都有密密麻麻的虫族追着它咬。

    “天杀的虫子啊!”穷奇悲惨嚎叫:“为啥专门盯着我咬啊,我这一身美丽的毛都没了!”

    原本浑身鲜红毛发的穷奇,此时光秃秃宛如白皮猪,皮肤上到处都是虫齿咬痕,鲜血淋漓。

    神魔们的攻势弱了下来,虫族重振旗鼓,发动了汹涌至极的反扑,它们踩着死去虫族的尸体,毫无自我意识地冲向众人。

    脚下的海沟已经积累了厚厚一层虫尸,大部分都是战虫。

    太平洋战虫的平均战斗力已经逼近十阶,时不时就会窜出一些十阶虫族,非常难缠,又硬又猛,很难吃得消。

    “就当是打怪攒经验了。”陆羽舔了下嘴唇。

    巨量经验摆在眼前,只要不死,定然有所突破!

    说不定,自己还能窥探那鲜血飘零的十二阶层次!

    陆羽已经感觉到,自己的十一阶天神层次正在快速成长,基因力量源源不断被生产出来,不断在松果体里强化分泌。

    说不定,这次虫族清剿战,能让自己抵达十一阶巅峰,到时候兴许能使用苍罪更强大的力量吧。

    “你们后退,换我来!”

    陆羽已经缓过体力,重新提着苍罪冲入虫群。

    又是一刀九九九的刀芒出现,肆虐全场!

    可惜,没挥舞几刀,陆羽又感受到了沉重感。

    苍罪仿佛在无声抗议,禁止过分加班。

    陆羽持着苍罪,站在堆积成高原的虫尸之上。

    苍罪的核心能源没有恢复,还是无法使用那惊世骇俗的大杀招。

    无尽虫族再次涌了上来,虫鸣声再次响彻深海。

    马槊急声厉喝:“陆羽!走吧!这里虫族太多了!”

    宋伊也是劝道:“我们被包围,真的要突围了!”

    梵妮伸手进口袋,摸着口袋里那瓶玻璃管,脸色纠结,她不知道该不该此刻拿出那滴水。

    那滴水绝对不是凡物,说不定可以解决危机。

    然而陆羽却是微微回头,对着众人露出疯狂笑意。

    下一刻,他单手撕开了自己的胸膛,血光四溅。

    马槊惊了:“陆羽!你他娘的干什么!”

    马槊扑向陆羽,这一幕他记忆犹新,当初在外太空陆羽这是这般,撕开了自己的心脏。

    宋伊,梵妮,裴君峰,楚云中,袁成杰,马路平等人也是扑向陆羽。

    然而陆羽却是毫不犹豫伸手进自己的胸膛。

    “在生死之间战斗,才能提升自己的上限。”

    “向死而生,剥茧重生!”

    下一刻,陆羽活生生拽出了自己的心脏。

    跳动的心脏裸露在深海里,血液弥漫。

    所有人惊了。

    哪有人拽出自己心脏啊!

    这不是作死吗!

    陆羽却是犹如铜铸一般,任凭胸口空空如也,他的意志既疯狂如虎,又坚毅如山。

    陆羽用苍罪划开了心脏,看着里面湛蓝色的核心能源微微一笑,旋即将核心能源从心脏里拿出来。

    四面八方全是虫族,陆羽的血仿佛是灵丹妙药,吸引得它们疯了般冲向陆羽。

    连神魔们身上的虫族也是毫不犹豫离开,全都涌向了陆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