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举国随我攻入神魔世界 > 第五百五十六章 替你赴死!
    “走!赶紧走!”马槊吼道。

    同时他伸手抱向陆羽,是公主抱的准备姿势。

    “换个姿势……”

    陆羽绝望地看了眼马槊,那双罪恶的手即将揽住自己的腰肢和腘窝。

    “都这个时候了!还纠结什么!我抱你走!”马槊看了眼宋伊和梵妮,急声道:“她们力气小,不会抱人,你别动!说了别动!”

    陆羽叹了口气,瘫在地上。

    他浑身都散发着银白色光芒,这是融化了的战争之体在浇灌他体内全部血管和器官,所呈现出来的外在表现。

    马槊小心翼翼,宛如面对绝世珍宝般伸手向陆羽。

    可是当他刚刚触碰到陆羽时,陆羽便双眼血红地闷哼一声。

    “怎么了?!”

    “别……别动!别动!”

    陆羽疼得痛不欲生,眼睛里流出了鲜血。

    刚才马槊只是轻轻触碰自己,自己便感觉到了如遭雷击般的疼痛。

    自己的身体,已经因为融化了得战争之体,变得极度敏感,不能动,动就是比死还要难受的疼痛。

    马槊急了,不能碰还怎么带走?

    虫族的嘶鸣声越来越近,他也管不了那么多。

    可就在这时,陆羽的皮肤表面分泌出了银白色液体,并且液体越来越多,眨眼间就将他整个人包裹在其中。

    “妈的!拼了!”

    马槊反手拔出自己的刀,目光犹如火柱般面对再度涌上来的虫族。

    宋伊,梵妮,慕斯等人也是站在了马槊身边。

    连穷奇那帮趋利避害的神魔,也都挡在了陆羽面前。

    “以前,是你替我撑住苍天。”

    “今日,换我来替你挡住灾祸。”

    马槊喃语一声,持刀冲向虫族。

    他本为桀骜北境王,权势盖压九州。

    可今日,他只是为了他的兄弟,便可无视生死。

    假如未来没有你,那日子想起来就孤寂得可怕。

    这生死,我替你踏,这灾祸,我替你挡。

    世代风华,桀骜北境不缺豪迈兄弟者。

    纵然明知前进必死,他也无所畏惧,无所顾忌。

    只因为,自己的兄弟在自己身后,那个兄弟,也曾以命来换自己的安全。

    “陆羽,我可以为你遮风挡雨,哪怕是用生命作为代价。”

    “我的命,与你相连,你若死,我便也死。”

    用尽龙脉之力的宋伊,毅然决然地走向虫族。

    她风华绝代,她倾国倾城,她也痴情专情。

    她自知前方是必死之路。

    她自知自己的底牌龙脉之力已经枯竭。

    她自知自己要面对的是何种事物。

    她自知,自己可以为爱而赴死。

    便不会犹豫,不会迟疑,不会纠结。

    智者本应高坐看天下,可她却愿亲身入黄泉。

    “老师,你看着吧,我不是当初那个只会躲在你身后的女孩了。”

    梵妮同样走向虫族浪潮,她回眸对着银色裹覆里的陆羽柔柔一笑,那笑意既凄凉又温柔,惹人心疼。

    “我现在可是公主哦。”

    “哪有公主,只会躲在自己老师身后?”

    “我也同样,可以替你遮风挡雨,我不输任何人。”

    梵妮带着慕斯和十二翼天使们冲了,她们的背影充满壮士意味,一去不复还,黄泉不再见故人。

    本应享受荣华富贵,万类文明争相崇敬的伊甸园公主,却在尘埃中挣扎,挣扎那半点不由人的天命。

    公主的柔花裙摆在深海里摇曳,浸透着肮脏的虫血,温柔至极,凄惨至极,她不是公主,她摘下了公主金冠。

    那双漂亮的水晶鞋如同战靴,踏在深海底部,敲着黄泉大门,碧落黄泉她即将敲开,如同敲着最壮烈的战鼓。

    “陆羽……”

    “九州三皇陨落之后。”

    “你就是我们九州神魔的头。”

    “为了头,拼了!”

    穷奇,梼杌,饕餮,混沌。

    四大凶兽,四大桀骜不训之兽。

    此刻,皆是冲向了能淹没自己的虫海。

    它们没有复杂的感情,没有深似海的城府,没有精明的算计。

    它们只知道,陆羽接过了九州三皇一直背负着的九州大旗,他就是新一代的九州皇者,他是它们的头!

    九州族人,九州神魔,九州凶兽,虽然平日里互相厮打不息,但从未有过,坐视头落难临危而不管的情况!

    为了头,拼了!

    四大凶兽怀揣着最简朴的信念。

    冲向了足以吞没海沟的无尽虫族。

    其余的九州神魔,紧随在四大凶兽之后。

    穷奇一声长啸,周身气势层层迸发,无数年来停顿的基因阶级瓶颈,骤然间尽数崩碎。

    它气势滔天,又是一尊十一阶天神!

    其余三大凶兽,饕餮,混沌,梼杌,也都是在这一刻,在决心为了头拼命的这一刻,全部气势暴涨,犹如开了挂一般,全员突破瓶颈!

    四大凶兽,今日全部晋升十一阶天神!

    是它们的信念,迫使它们自己冲碎了自己的瓶颈,它们的灵魂在狂热嘶吼,灵魂与肉体一致,全都在嘶吼:“拼命!拼命!拼命!”

    若是陆羽能睁眼看到这一幕。

    看到为了他自己,马槊赴死,宋伊踏上黄泉路,梵妮如战士般冲锋,四大凶兽全员拼命,九州神魔尽数死战虫族,只为保住他命时。

    他或许,会真的热泪盈眶。

    自己的坚持,自己的漫漫长路,没有黑暗如夜。

    自己不是独撑那九州苍天的孤寂巨人。

    不再高处不胜寒,不再孤寂如冬夜大雪。

    可惜陆羽现在陷入了莫名的昏迷状态。

    他被体表分泌出的银白色液体包裹在内,就像是蚕蛹,无法感知外界,无法感知自我,无法睁眼,无法呼吸。

    是的,他没有了呼吸,胸膛平稳没有浮动。

    整个人蜷缩一团,像是未出生的婴儿,又像是回到了生命起点,自己的身体返璞归真,一切焕然一新。

    深邃的汪洋里,在那涌动不息的虫海之前,是一些倒下又爬起来的倔强身影。

    而在这些身影之后,是一颗银白色的蛋。

    那枚银白色的蛋,吸引了虫族老巢里,母虫的目光。

    太平洋母虫那上百颗绿油油的圆眼睛,全部盯着那枚银白色的蛋,眼睛里是掩饰不住的贪恋与震惊。

    那个东西是大补,是大补!

    只要吃了它,我绝对可以借此踏入十三阶!

    从此开启称霸蓝星之路,成为这颗星球唯一的最强者!

    母虫的简单脑海里,突然蹦出这么些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