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举国随我攻入神魔世界 > 第五百五十七章 为信念而战,向死而赴
    把那枚蛋夺回来!

    母虫向所有虫族个体下达了堪称疯狂的指令。

    那个挥刀斩千万虫族的恐怖人类已经倒下,只要将那个人类化作的银白色蛋夺回来,不仅可以彻底化解虫族危机,更可以让自己突破屏障!

    那个蛋是绝对的好东西!

    好到母虫都小心翼翼地看了眼银白色畸形虫族。

    果不其然,银白色畸形虫族的淡漠气场尽数消失,它也在略微狂热地望着那枚蛋,虫眼里是掩饰不住的贪婪。

    母虫更加心急了。

    银白色畸形虫族见多识广,不知道在星空中掠夺过多少星球,拥有过多少绝世宝物,可如今连它也在贪心渐起,足以证明,那枚蛋的价值超脱世间所有!

    母虫急了,它的迫切指令传递到每个太平洋虫族的中央神经之中。

    所有虫族更加尽心竭力地攻向银白色蛋。

    只是那枚蛋的前方,那些倔强的身影宛如磐石。

    虫尸纷飞之间,人类战神们厮杀至死,不休不息!

    然而虫族无穷无尽,就算有一百万虫族倒在了那几个人类面前,也会有第一百万零一个虫族继续攻击!

    这是一场鏖战,至死方休的鏖战!

    彼此都怀揣着信念,彼此都无法容忍自己倒下!

    马槊的刀锋杀了成千上万个虫族,他的脚下是堆积成山的虫尸,他的身上是密密麻麻的啃咬伤疤。

    他踉跄倒下,浑身剧痛。

    但他还是顽强站起,护在陆羽身前。

    他回头惨然一笑:“你有独撑苍天的实力,但你并没有孤受黑暗的义务,在你顶风倒下的时候,会有万丈光芒从你身后扑向前方,抵御你没有挡住的狂风,陆羽。”

    不知道多少次受伤,马槊的视野变得血红。

    他机械得挥刃,麻木得看着眼前虫族被自己斩杀。

    他知道,自己的眼球已经血丝密布,自己的身体已经在发出力量告竭的警钟,可他也知道,自己不能倒下。

    耳边传来女孩吃痛声,马槊扭头一看,却看到梵妮一身公主裙袍满是肮脏虫血,露在外面的细嫩手臂是恐怖的虫族啃咬伤口。

    而梵妮面前,站着两个银白色人形虫族。

    无情冷漠的虫眼里,是蔑视与侮辱。

    梵妮背后的八片羽翼尽数展开,她的美眸变成纯白色,她已决死而战,玉足刚刚踏出一步,慕斯就带着几个十二翼天使狂驰而来。

    “公主殿下!”慕斯满脸脏污虫血,语气坚定道:“在我们皇室护卫队全员死光之前,绝不允许您以身犯险!”

    梵妮决死而战的信念,慕斯已经彻底察觉到。

    他们作为伊甸园文明皇室护卫队,怎会眼睁睁看着公主决死而战?

    慕斯一声怒吼,天使波芒闪耀四方。

    他从诞生之日起,使命就是为伊甸园皇室而死!

    这一次,他知道自己到了履行使命的时刻。

    “伊甸园文明,皇室护卫队,全员随我,决死而战!”

    慕斯的怒吼,响彻这片深海,本该寂静的深海都被这声强烈声浪搅动,滚滚暗流涌动。

    慕斯将梵妮死死护住,而后以自杀式攻击冲向虫族。

    他的信念,他的使命,他的全身心,都会为了公主梵妮而履行,各自有各种的信念,为了信念,死亡轻若浮毛。

    十二翼天使们全部绽放出最终力量,犹如开启了象征着自杀式攻击的最终隐藏能源,全员死战虫族。

    第一个十二翼天使陨落了,这位远古天使战士独占十个银白色畸形虫族!

    他攻势凌厉,完全不顾及防御,一招一式都是为了取这星空虫族的命。

    死在他手里的银白色畸形虫族多达五个!

    要知道,每一个银白色畸形虫族的战斗力都有十二阶!这是鲜血飘零的层次,这是象征着蓝星战力金字塔最顶端的层次!

    战绩斐然,引人瞩目!

    可是代价同样严重,当他斩杀第五个银白色畸形虫族之时,他浑身疲弱,力量告竭,然后有五把宛如镰刀的虫臂自他后背而入,从胸膛贯穿而出!

    十二翼纷飞掉落,这位远古天使战士回头,望着剩余五个目光冰冷至极的银白色畸形虫族,嘴里流出不可逆转的鲜血。

    他对着远处的梵妮低下高贵头颅,优雅的身躯被五个星空虫族擎在半空,他喃喃自语:“公主殿下,属下尽力了,我不后悔,这是我的……使命。”

    这位十二翼天使死了,他没有死在战火纷飞,文明并起的远古时代。

    他穿越时空而来,为了如今的伊甸园公主,死在了深不见底的海中,从始至终,他履行了自己的使命。

    慕斯流露出悲伤神情,他们都是跨越时光的战友,情谊深重,但他无可奈何,只能将悲愤化作力量。

    梵妮心头发堵,纵然她知道这些十二翼天使都是克隆体,但她还是忍不住悲伤,她向来独立坚强,所以同样,当她目睹为自己而战死的天使前辈时,那种自责感和愧疚感充斥内心。

    公主的眼帘下有剔透的晶莹,恍若稀世珍珠。

    “别伤心,今天我们……活着的可能性很小。”

    梵妮的肩头被人轻拍了一下,她擦去眼角泪痕,对着宋伊勉强笑了笑,此时此刻,她完全忘记了本来对宋伊有的嫉妒。

    “大家去往黄泉,只是先后问题。”宋伊温柔笑着,就像一个安慰妹妹的大姐姐,她为这位小公主擦去最后的泪痕,完全没注意自己脸上的虫血。

    她笑着说:“梵妮,你是伊甸园公主,他们是伊甸园最忠诚的战士,他们有自己的信念,而你,就是他们的信念本源,你若崩溃,那他们也就会不战而败,你若坚强,他们纵死也不会后悔,因为他们知道了,自己所守护的公主是一位真正的公主!”

    “别去阻拦他们了,你拦不住的,那是他们的使命,死亡,是他们的终点,守护你,是他们奔赴前死亡必须要做的事。”

    宋伊温柔笑着,言语间是四月暖风,又像是秋风落叶,散去梵妮的悲伤,却平淡地描述死亡。

    梵妮懂了,宋伊这是已经看开了死亡。

    今日,大家战死深海,或许真的只是先后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