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举国随我攻入神魔世界 > 第五百九十四章 死寂,烈焰,八卦,异变
    冥河老祖脸色骇然大变,他满目震惊地望着眼前,一尊尊披着瑰丽或诡异色彩的生物悬浮在他面前。

    不,不能将这些诡异真神称之为生物。

    他们没有心脏,没有血液,甚至没有呼吸。

    他们已经与寻常生物截然不同。

    他们存在于这世间,也超脱于世间。

    他们是“存在”。

    陆羽缓缓睁开眼眸,嗓子眼一阵苦涩,眼前发晕,脑袋昏胀,刚一苏醒便看到了自冥王星而出的诡异真神们。

    嗡!

    这一瞬间,陆羽脑海里轰然作响似白日惊雷起。

    “那是……诡异?”陆羽瞳孔骤缩,竟然莫名认出了诡异真神,那种无时无刻催人心神混乱的感觉,与之前遭遇的触手怪一模一样!

    只是有些细微差别,但差别在哪,陆羽也说不上来,触手怪带给他的感觉比眼前这些诡异真神带给他的感觉要更加强烈。

    陆羽被索亚真神夹在臂膀之间。

    依旧是挣脱不开。

    他还能听见索亚真神那狂妄自大的笑声。

    “哈哈哈,冥河老祖,你们的老仇敌出现了!我看你现在还怎么追杀我!哈哈哈!你们蓝星要没了,后续源源不断的文明势力都会接踵而至,你们完了哈哈哈!”

    陆羽听到这话,眼神冰冷,却无可奈何。

    如今的自己在真神面前,就像是一只比其他蚂蚁更强壮分毫的同类罢了,依旧可被真神随手碾压。

    真神之境,当真如此恐怖吗?

    陆羽心中,迸发出极致想要变强的夙愿。

    弱,便会被欺凌,自己身后是九州亿万万同胞,有漫山遍野的忠贞之士视自己为明灯,自己被欺凌,那他们也会被欺凌。

    就像这次,九州纵然打赢了半人马舰队,但还是没有丝毫意外败在了真神手中,三尊真神就横扫了整个九州,一幅幅悲惨画面在陆羽脑海中浮现,令他不由牙关紧咬。

    若生为蝼蚁只顾终日觅食裹覆。

    若丧尽鸿鹄之志沦为堕落之人。

    那陆羽宁可今生没有重来过!

    变强!

    变强!

    变强!

    火焰的种子已经在陆羽眼眸扎根,只待将来某一天破土而出,于黑暗中挣扎,于苦难中立志。

    冥河老祖想要冲破重重死寂之气,可是每当他冲破一层,就有更多死寂之气围绕上来。

    所有诡异真神都恍若虚影般围绕在冥河老祖身边,他们发出犹如梦呓般的低语,似魔鬼在说话,不断轰击着冥河老祖的心神。

    慢慢的,强如冥河老祖也流露出不堪姿态。

    这位昔日霸绝一方的强者,渐渐眼神涣散。

    “我……是神王!”冥河老祖骤然咆哮,眼神恢复片刻清明:“岂会轮到你们一批小小真神来侮辱?”

    想当初年轻气盛之时,冥河老祖才不会将真神放进眼里。

    可惜当年在银河边疆受的伤太严重了,以至于退居二线在冥河静养无数年,依旧没有恢复这半残身心,日日夜夜饱受旧伤折磨。

    “若是万载之前,尔等都是……都是……啊!”

    随着所有诡异真神齐齐发力,死寂之气呈现气爆状态轰炸之时,冥河老祖发出一声痛苦声音。

    死寂之气犹如致命毒素,竟然腐蚀了冥河老祖的身躯,连带着也腐蚀着那个藏在松果体内的衰老灵魂。

    “冥河!”骨龙奥菲索尔一声愤怒龙啸,庞大身躯疯了般冲击死寂之气。

    可是无论它如何努力,也无法冲散所有诡异真神组合释放的结界力量。

    奥菲索尔只能眼睁睁看着半残且衰老的冥河老祖被诡异真神们虐杀,龙瞳里流露出不忍与极端愤怒。

    自己是曾经单挑九州四大龙族的龙王,是西方龙神之下最强龙王,也是曾随先代文明血洒星空的强者。

    无数岁月之中,自己见过太多老友的陨落,每一次都像如今这样无可奈何,令自己心痛难忍,悲愤难忍。

    奥菲索尔知道,这些诡异真神是新生真神,它们或许是某位诡异神族序列神王的后代或下属,它们有丰富的精力与力量,年轻且强大。

    而冥河老祖以半残状态从银河边疆撤下来,如今数万载光阴度过,早已经垂暮之年,行之朽木。

    一个半残且衰老的老头子,怎么和一群精力旺盛的年轻人打?

    “冥河!”奥菲索尔的龙瞳里流出不甘的浑浊血泪。

    冥河老祖饱受折磨,侧目而视,对着奥菲索尔温和一笑:“老伙计,往生再见……”

    “冥河!别!”奥菲索尔龙啸声极怒。

    冥河心中死意已升,欲以死灭杀诡异真神。

    就当是在生命余辉中,发挥最后的作用。

    也算是物尽其用,哈哈哈。

    冥河老祖大笑着,眼中是愈发浓重的死意。

    远处的烈阳似乎有点刺眼,太阳光芒不断在太阳表面跳跃如星丸,渐渐的,更加剧烈的太阳分子弥散而出。

    “今日,就当是我冥河老祖为我人族后代,再博一丝胜利契机!”冥河老祖仰天狂笑:“老子这一生斩敌无数,曾随帝杀得你们诡异神族全员缩回诸间之间,诡异主宰的血老子也饱饮过,轰轰烈烈一生已经无憾,没想到最后的日子,还能发挥余热,哈哈哈,这辈子无憾了!”

    所有诡异真神没有反应,就像是一尊尊无生命迹象的岩石,粘液,尘土,灰烬,只是依旧死寂般矗立在太空,只是更加挥发力量。

    陆羽眼睁睁看着这一幕。

    心中升起莫名悲伤。

    虽然自己与冥河老祖没有太多交际,可是用过刚才短短片刻,就已经深刻体会到冥河老祖的脾性与当初的九州三皇一模一样。

    感同身受,陆羽不禁心头发堵,悲怆难言。

    然而就在这时,在那遥远的赤乌恒星系最中央,无穷无尽的太阳烈焰之中,骤然迸发出滚滚炙热之焰。

    烈焰滚滚而出,如贯穿星空的红色长龙,尽数汇聚在了冥王星附近,隐隐约约间竟有九州八卦的模样。

    八股火焰,八卦位置,生死休伤杜景惊开,八门位置严肃中规,分毫不乱,震人心魄。

    突然出现的烈焰八卦吸引了所有人目光。

    陆羽怔怔望着那悬浮在黑暗太空中的烈焰八卦,浑身心骤然发颤,一个曾在他心中预想过无数遍的猜测渐渐浮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