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空间农女的彪悍人生 > 第124章 安庆府
    总之,怀阳府一切还好。

    白子毅早在怀阳府有条不紊的时候,往另外几个较严重的府城赈灾。

    还有一个月多点的时间稻子可以收了,一晃这一年快过了一半,她的个头又拔高了点。

    这天早上,余婉刚修炼完,门房送来一封急件,她打开一看。

    门房刘伯退到门外。

    她脸阴沉的历害,原来白子毅在其他几个府安排好了后直奔安庆府。

    安庆府是受灾区严重中算第二,白子毅想着最后解决这里,好了后可以与余婉一道回京城。

    只是到了安庆府的第二日遭人袭击,伤势严重。他身上能够疗伤的东西已经用完,普通的药物对修士又没有什么用。

    余婉不用想也知道是覆灭的人干的,这是憋不住了?

    怀阳府的给他拔了个干净,这是报复。

    “刘伯,你让王叔来一趟我这里”,余婉叫住刘伯说道。

    刘伯见她脸色不好,肯定有什么大事儿,他道:“是,小姐”。

    余婉坐下等着王元。

    王元急匆匆来到客厅:“小姐,您找我?”

    “王叔,我要出趟远门,这一去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东西我会在家里放好”。

    王元有些担心说:“小姐,您现在出去,外面乱得很,非去不可?”

    她也不想去啊,白子毅出了什么事儿,她老娘不会怪她,但她老娘要伤心一辈子啊。

    “非去不可”,那是你们未来的老爷啊。

    王元道:“那小姐此去一定要注意安全,家里的事儿您放心,老奴一定会管顾好的”。

    待余婉将事情一一交待好,留下施粥用的,她也没有放太多,现在天气热得很,很容易坏,另外留下一千两银票给王元。

    然后她牵了马直奔南庄,找到宗政,将事情做了安排,让他稻子收了,留下他们自己吃的再送回余府。

    再去西庄带上小蛇,留下小金,小金要负责施雨,现在关键时刻,不能断了水。还有每天余府需要的东西,小金得提前放些在地窖里。

    小金问:“主人,收完了稻子,我可以去找你们吗?”

    余婉扔给它二十瓶饲灵丹说:“不用,那边完了,我会回来,你得守住这几个庄子,要是回来见你偷懒,我要吃蛇羹汤”。

    小金身子抖抖,将余婉给它的储物袋认了主放置起来。

    小蛇与小金恋恋不舍的分开,与余婉去月半山庄。

    主仆俩来到月半山庄,将余一他们带了三十人走,交待好花娘主仆俩飞奔安庆府。

    是夜,“主人,要不我带着你飞吧”,小蛇说,这样赶路怕要好几天。

    “你带我飞,带我装逼还差不多”,余婉瞧着手指粗的小蛇。

    小蛇丢给她一个大白眼,身子一晃,一条十丈长水桶粗的大家伙出现。

    哼!还小瞧它腾爷不!

    余婉摸摸小蛇的水桶腰:“啧啧啧,小蛇,主人还是第一次见你这本体,威风!”

    小蛇傲娇的甩甩头,可惜没有头发。

    余婉跃上小蛇的背,“走吧”。

    现在要赶路,有空了慢慢看。

    “主人,坐稳了”,小蛇飞起时,突然身上出现一层护体灵力罩,把个余婉吓了一跳。

    小蛇飞向高空,还好现在是晚上,白天让人看见,这神龙在天怕要传遍这片大陆。

    果然小蛇的护体灵力罩牛逼,遮风遮雨的,反正什么都遮。她在里面静悄悄的,只看见外面的景物飞速被抛到后面。

    这逼装的算是最高境界了。

    一天后到达安庆府城外,小蛇找了个偏僻的地方降下。

    余婉拍拍小蛇说,“辛苦了”,给它喂了两颗饲灵丹送它回到空间。

    他自己召出马骑马到城门外。

    此时城门口两边到处都是灾民,像贫民窟一样,恶臭熏天,且到处搭着棚子。

    见到余婉骑着马过来,个个像那饿极了的狼群一样。有的人看着她的马,嘴角不禁流下口水。

    渐渐的,那些灾民向她围来。

    余婉蹙眉,她望向城墙上,有士兵在城墙上巡逻,他们也正停下看着她。

    人多起来,白马都感觉到那满满的恶意,不安的用蹄子踢着。

    余婉用手抚抚它:“不怕”。

    果真白马安静下来。

    余婉这会儿让守城士兵给她开城门那是不可能的。

    看来她只有退回去,自己想办法进城。

    她掉转马头,这时候那些灾民见她要走,他们加快速度将她包围。

    “小女娃,留下马”,一个脸上有条长长的刀疤,长着胡子的大汉手持长刀指着她。不时他的喉头还吞咽几下,周围的灾民的吞咽口水的都声音清晰可见。

    余婉对着这些灾民不想出手,不是大旱谁家托儿带口的出来逃荒。

    她的目的是白子毅与覆灭的人,她扫视一圈这些人,除了围着她的这些人有点精神,其他的人与破庙里的人差不多。

    估计这里天天有饿死的人,这府台大人是想饿死这些人?还是府台大人被劫持了?

    有可能,连白子毅都中了招,府台大人出事儿或府台大人一样是覆灭的人都有可能。

    余婉正在思索间,那胡子已经对马出手,他一刀砍在马腿上。

    白马见危险来临,它后退一步,余婉瞬间出手,一掌扫过,马前的一排人被扫飞倒地。

    “别动,谁再动我劈死谁”,果然围着她的人立即散开。

    地上持刀的胡子擦擦嘴角的血,用刀拄着走了。

    她骑着马冲出去,让马跑了五里路才停下。

    在隐匿处,她将马收入空间,现在只有等到天黑了,让小蛇带她进城。

    刚才在城门口的那一出希望不要引起覆灭的注意。

    府衙里,城墙上的一位巡逻正在禀报刚才城门口发生的事情。

    桌子后面,一个身穿官服的男人背对着巡逻,他听后,右手捋着胡子,他转过身来对着下方跪着的巡逻说:“此女娃不简单,你们密切注意,千万不能放人进来”。

    “是,属下明白”。

    “嗯,下去吧,一有情况立即来报”,府台大人眼里哪有一分府台大人应有的担忧与气度,尽是阴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