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绝世唐门里的愚者 > 第二十九章 红祭司
    就在本体宗宗门所在的荒凉群山之中,本体宗宗主毒不死眺望着那看不到尽头的群峰,这位在斗罗大陆老一辈魂师心中不可抹去的存在,此时心中有些患得患失。

    在成功得到魂兽胚胎短暂地兴奋之后,毒不死的心中逐渐被疑问给填满,事件就这么容易么?

    从之前来看,是,他们成功越过了保护伞戒备森严的研究室,从里面得到了魂兽胚胎,圆满完成了任务。

    但作为本体宗宗主在大陆叱咤风云多年的毒不死隐隐约约感觉到事情有些不对。

    毒不死不知道的是不久后答案马上就会揭晓。

    就在这时,在群山深处,指挥官在望远镜上看到了本体宗偷袭保护伞一行人的声音,他残忍的示意道:

    “可以开始了!”

    下一秒,天空变成了粉红色。

    七八束耀眼的粉红色火团就这样升上了天空,在天际之上升到最高处之后直接朝着本体宗的人群压了下来,眨眼之间,天上落下几团不可名状之物,那是被融化的本体宗弟子。

    “轰~轰轰轰!”

    一阵巨大、刺耳的响声撼动群山,成千上万的枪口从山上的森林之中出现,毫不留情地朝着本体宗一行人扣动了扳机。一浪高过一浪的弹丸淹没了本体宗的整支队伍。

    “有埋伏,准备战斗!”毒不死正在呐喊,一种更加深沉的响声直接震动着方圆十里人的耳膜。他双手出拳直接将正在射击的黑色守望士兵隔空化为了一摊血水,随后命令弟子警戒并发动反击。

    “可恶,一定是保护伞我就说他们是一定不会甘心的!”

    “咻~咻咻咻~”七八十颗特制炸弹顺着完美的抛物线落入整个本体宗的的人群之中,连环的爆炸声和轰鸣声,掀起的气流吞没了他们,眨眼间就有几个弟子残肢断臂横飞,血肉四溅。

    “前进!杀!”

    “血祭血神,颈献颅座!”

    规模庞大、如同波涛般汹涌的屠夫军团现身,大群重甲士兵组从森林之中整齐地一涌而出,他们被背后的推进器送上天空,带着狂热的杀戮渴望,化作一股咆哮着的血潮杀向本体宗!

    迎面而来的毒不死早已看见了屠夫军团。

    “哼!一群杂碎!”

    只见他手中绿光爆闪,在半空划出一道绿色的流星,直冲屠夫所在空域,沿途之上的数百屠夫全部被愤怒的本体宗宗主所杀。

    毒不死可是九十九级极限斗罗他的随便一技就已经给屠夫带来了可怕的伤亡,战场上到处都是屠夫的尸体,就在毒不死为屠夫军团表示不屑的时候,一道道巨大的陨石朝他们落下,巨石与大气的剧烈摩擦所产生火焰照亮着整个云层。

    保护伞科技,末日审判。

    其原理非常简单,就是直接使用装置将巨石运到几万米高,任何让巨石自然下落,作为人造陨石来给对手致命打击。

    那是无法用语言形容的壮丽场面,数百颗燃烧着火焰,直径数米的流星在下被拉向地面,本体宗弟子们纷纷抬起头,看着天空,向来天不怕地不怕的本体宗弟子看到这都被这一幕震惊了,他们的脑海中突然闪现出了来自神话故事里的叙述。

    那是末日降临了!

    连环的爆炸和冲天的气浪淹没了不知所措的本体宗,他们被爆炸的火焰和撞击的烟尘吞没,刚刚还不可一世的本体宗弟子就这样被碾碎在了地上,每一颗流星都把数个本体宗弟子一块砸成了杂乱的断肢。

    毒不死也被这一幕打得懵了,他不敢相信对方竟然这么变态。

    “啪!”血液飞溅,一个本体宗辛辛苦苦培养了十几甚至几十年的弟子此刻被砸成肉泥,陨石还是不满意用自身的高温将其烘烤一变,空气中到处都是肉被烤糊的气味。

    毫无防备的本体宗被陨石到来的一瞬间就被冲得七零八落,本体宗的弟子一触即溃。

    “杀!本体宗血染这片大地!”指挥官的命令响彻整个群山。

    保护伞的军队排成紧密的阵线,后面的炮兵们一起开火,无数大炮一齐发射,又给本就赤红的天空添上一笔火焰的颜色!

    恶犬们狂呼着啃食享用着血肉,黑色守望士兵不断地收割落单的弟子,还有巨型机器人等到着指令毁灭一切遇到任何反抗。

    在保护伞最强大的科技——末日审判的攻击之下,流星火雨吞没了一切,让本体宗付出了非常大的伤亡。

    半个小时之后。

    毒不死心在流血的看着弟子纷纷倒下,被成片收割,被恶犬吞噬。

    此时无论他如何不愿意,他都必须下达撤退的命令,如果再不下令撤退,自己倒是无所谓但他带出来的本体宗精锐弟子就要在这里全部都交代了!

    于是毒不死一声令下:

    “本体宗全体,撤!”

    就在这时,虚空之中,传来了一阵嗤笑之声,就像是黄铜的摩擦声,这种刺耳的声音直接让许多本体宗弟子当场七窍流血。

    “我知道你是谁,但你应该不知道我是谁,我知道你从何而来,我你却不知道我从那里来,真是个可悲的家伙。”

    毒不死立即猜出了对方是保护伞的强者,他冷笑道:

    “怎么,你想和我过过瘾么?”

    “这个意见可以采纳。”

    天穹之上传来死亡的悲鸣,一位身披血色祭祀袍的男子从祂的王座上起身,从放立于旁边刀枪剑戟斧钺钩叉中抽出一把剑,然后轻轻挥出。

    这一剑在空中不断回响,像是撕裂了时间空间,留下了看不到尽头的究极裂缝里面还有血液缓缓流下。一股强大的血红色能量横扫战场。

    毒不死也马上爆发出魂力抵抗,只见他全身上下冒出绿色的光芒,周围的树木全部因为他凋零。

    他的这一身力量足以碾碎很多封号斗罗,但是在那股血红色面前,显然是不够用。

    血红直接淹过了毒不死魂力独有的绿色,力量似汪洋的河流,毒不死简直不敢相信他就这样落败。

    又是几个回合,无论毒不死施展如何手段,那位血袍就跟玩一样,召唤出一架血红色的马车,骑在上面和毒不死兜圈,血袍还运用各种散发着血光的武器,在毒不死的身体上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记。

    嘲笑声始终回荡在毒不死的耳边。

    “哈哈哈哈!就这!就这!一条狗的比你强。”

    毒不死显然已经知道对方是在玩弄自己,但他是一位骄傲的本体宗宗主,本体宗宗主绝对不能受到如此的侮辱,他依然吃力地继续战斗,并大声呼喊着要求血袍接受他的挑战,血袍慷慨的答应了他。

    一分钟后,血袍捏住毒不死的脖颈,将他举起,兜帽遮住了他的样貌,毒不死只能看到在他的脸颊上面突然出现一道血淋淋的伤口,那伤口竟然还口吐人言:

    “我叫做红祭司,请记住这个名字。”

    “啊,对了,给你说一声,毕竟你是宗主嘛。你们的宗门已经被我们杀光光了……”

    “啊~挣扎了!挣扎了!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