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绝世唐门里的愚者 > 第四十一章 明都的一天
    明都作为日月帝国的首都,自然也是大陆上最繁华的城市之一。

    太阳初升,明都人忙碌的一天开始了。街道上到处都是行走的人群,电车顺着轨道满载要去工作的明都人行驶在路上。

    高楼林立,挡住了行人头上的太阳,为明都人蒙上了一层阴影。

    蒙恩拄着手杖行走在明都的街头,看着眼前的新奇,他先是来到了一家位于街道的咖啡厅。点了一杯咖啡,悠哉悠哉的看着忙碌的上班族社畜,好不惬意。这是只要他来到大城市就有的习惯。

    他喜欢看着人类被一股无形的压力所逼迫,在自己喜欢或不喜欢的轨迹上希望或绝望。

    “抗议!抗议!”

    就在蒙恩喝咖啡的地方不远的一条街道,许多拿着横幅的人成群结队的走在一起,呼喊相同的话语。

    “取消魂导师特权!帝国要繁荣富强必须工业化!”

    众所周知,魂导器虽然普通人也能运用,但帝国的魂导师一般都是由魂师来担任的,即使有几个没有魂力的平民也不过是低级魂导师,在高级魂导师没有一人不是魂师。

    和斗罗大陆三国一样在保护伞还未出世之前,平民百姓想要改变命运就得要有魂力成为魂师。这阻挡了平民的上升通道,自然会引起底层的不满,在斗罗大陆历史上,平民为了自己的升迁之路,为此进行了多番斗争。

    在工业革命开始后,斗罗大陆三国这种抗议声才小了许多。而日月帝国因为它的国策是大力发展魂导器所以相比起三国国内平民的上升通道明显狭窄的多,在日月帝国国民和三国两相对比起来,看着三国不断有人在工业上对帝国的贡献而成为上流阶级,让日月帝国的国民更加厌恶、仇恨魂导师。

    这些国民通常作为工业派的舆论大军在帝国内四处组织游行、为工业派打击魂导派的行动“煽风点火”,不仅魂导派对这些愚昧的民众感到头疼,就连日月帝国皇帝有时也对其棘手。

    蒙恩这次看到的游行还和他有不少关系,之前也提过,魂导派因为保护伞灭了本体宗而向皇帝提出日月帝国工业化的提案,魂导派当然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双方为此已经相互斗争很长的一段时间。

    被贿赂后被举报、被威胁后就被刺杀这些事自上一年起不断围绕着日月帝国的政坛,随着双方之间的局势愈演愈烈,手段也各种各样的过激,甚至还有人预言内战就快要发生。

    日月帝国的皇帝为此已经不止一次大发雷霆。但事情闹到这个地步,魂导派和工业派的争斗远超皇帝想象,他也拿不出什么能让双方克制的方法了,只能不断的克制住自己想杀人的心呼吁双方冷静。

    太子徐天然则在暗处默默的观察没有插手。但私下里小动作也是不断,现在军界大部分重职人员都已经是徐天然的人了。

    蒙恩知道在日月帝国的阴暗处还有这一股势力在蠢蠢欲动,还和太子徐天然有不少关联。

    蒙恩一口喝完杯里剩的咖啡,走出咖啡厅,看到的是越来越多的游行队伍聚集在国会大厅前的广场。

    他拉住一名正在高举横幅大声呐喊衣着看起来有些破旧的游行人员,操着一口标准的明都口音问道:

    “先生,我是经常往来明都做生意的商人,我请问你,明都最近是发生了什么事吗?你们在干什么呢?”

    “嗯?外国人?”听到蒙恩介绍自己的身份,那位日月帝国公民警觉的退后了几步。

    蒙恩见此淡然一笑,从钱包里掏出一个金魂币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塞到了那人手中。

    那人见蒙恩这么上道,也跟着蒙恩笑了起来。

    “我跟你说,我们正在游行给魂导师示威呢。皇帝陛下已经下达了御令,要在近几天之内讨论并决定帝国到底要不要进行工业化,我们这些平民百姓就是专门去支持工业化的。”

    “哦?就我所知道的,魂导师在日月帝国的地位可是很高的,平民怎么敢向魂导师示威?”蒙恩疑惑的问道。

    那个人闻言满带不屑,粗气的说道:

    “哼!为什么不能?他们难道还敢向我们这么多人开炮不成?而且我们身后还有大官顶着我们呢。”

    蒙恩听了轻轻一笑,说道:

    “咦?你们日月帝国的人难道不是应该支持自己传统的魂导器吗?”

    “你是外国人恐怕不知道我们其实是工业对我们的好处的,我们亲眼看到国内零星几家平民靠着那个工业化赚了大钱,最后捐了个爵位成为贵族老爷,而且我看就算是那些在工厂打工的人赚的钱都要比我们多嘞,既然这工业化可以让我们的日子变好,我们早就想让帝国引进工业了。

    但那些魂导师个个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一个个全然不顾我们老百姓,只知道自己,硬是不让工业化,国家真是养了一群狗!”

    你都不知道所谓工业化到底是什么,真是够可以的。

    “好,我知道了,再见。”蒙恩点头,转身走了。

    蒙恩独自走在大街上,他走的方向和人流背道而驰,但人们好像都没有发现他,蒙恩和他们擦肩而过,他们都没有看蒙恩一眼。

    当蒙恩走出人流,他手里拿出了一枚金魂币,玩味性的翘起了嘴角。

    无疑这些游行的人肯定是由工业派指使,来这里专门为魂导派添堵的。

    由此可看到魂导派在他们日月帝国内的处境是有多么的艰难。就连日月帝国的国民都这么激烈反对他们了,魂导派是真的蹦跶不了几天。

    蒙恩继续走了几步,换了条人较少的路来到了国会广场。

    他刚来到广场就看见一伙群众与魂导派的高官护卫发生了冲突,群众冲击着由护卫组成的人墙,整个广场充斥着最纯正的明德式骂街。

    蒙恩平静地从旁边路过,没有任何阻止的想法。

    就在这时,他看见一个疑似本地人的家伙从口袋内掏出几个罐头,打开盖子,扔向那魂导高官的护卫中央。

    蒙恩瞬间脸色大变,他旋即想到了他们保护伞经常使用的一种闻名海上的物品。

    狼鱼罐头!

    在保护伞清理大陆大大小小的宗门时期专门用来羞辱人的狼鱼罐头!

    念头刚有浮现,难以言喻的腥臭味就钻入了蒙恩的鼻子。

    他的脸庞抽动了几下,身体马上碎片化离开了这片区域。

    而被袭击的高官和他的护卫在狼鱼罐头落在地面后的一秒钟,就当场呕吐,连带着正在冲击的民众一下失去了战斗力也跟着他们一起吐。剩下的人则慌忙的逃离。

    一分钟后,某个隐蔽的角落,蒙恩蹲了下来,无声干呕。

    “狼鱼罐头,那群日月帝国人怎么会有狼鱼罐头,看来之后得要提醒一下日月帝国的那边人不能用这个。”

    说完,蒙恩继续干呕,等他缓过来。他转头看向另一方。

    “还有你,看着我受这样的痛苦就不能帮个忙把我转移走吗?”

    蒙恩凝视着空从阴影中走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