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绝世唐门里的愚者 > 第四十八章 大孝子
    无法用言语形容的痛苦和焦虑塞满了日月帝国皇帝的胸口,他这几天几乎是坐卧不宁,不听令于他的大臣、愚昧的国民、居心叵测的皇子,这些让根本就无法好好地休息或者思考。

    更让皇帝痛苦的是他只能无助地坐在王庭之内的王座上静静的听着看着他的帝国分裂为两部分。

    照常理来说皇宫的温度是由皇帝来决定,但皇帝现在只觉得冷,好冷,他叫侍卫给自己身上加了一件袍子,还是很冷。

    无奈之下,冷就冷吧。皇帝从王座起身漫步到后庭花园之内。

    星光点缀在喷泉泉水之上,好帝抬头看着窗外四方形的天空,忍不住想要怒吼一声,将自己身上所有的苦闷、焦虑全部驱逐出去。

    身为篡位的皇帝当到我这个份上,也真是……

    他自己知道自己这个皇位是毒害了自己的兄长得来的。

    想当初他刚刚登上皇位的时候是多么豪气、自信、充满着理想和激情,激昂壮志,认为自己的选择不是错的,他一定能带领日月帝国达到新的高度。

    可现在,他就是个小丑,帝国的吉祥物,连自己的儿子们都不能掌控,何谈掌握整个帝国。

    然而皇帝又很清楚,如果他的兄长还健在,那么日月帝国的处境还不至于那么糟糕,以前的他无论是贵族还是平民都喜欢他。

    但要承认他不如自己的兄长是不可能的,这种可怕的矛盾感让皇帝既绝望又悲愤。

    皇帝正在回忆以前的种种,直到他面前的华丽喷泉突然荡漾出了一道道余波,皇帝下意识地朝着喷泉的水池中看去,皇帝的瞳孔瞬间缩成一团!

    一个戴着小丑面具,拿着一把匕首的人正在从喷泉中出现,皇帝下意识摸索衣物拿出自专门为皇帝配备的魂导器,以前的他是整个帝国军队最优秀的将军,然而久疏战阵的皇帝刚刚,

    那个干瘦、修长的黑影已经立于他的身后,他的周身散发着亮光,看起来就像一个幽灵,:

    “父皇啊,你还记得怎么握剑,怎么使用它么?你真的老了。”

    “放肆!”皇帝暴怒而起,他真的想不到竟然是有皇子敢来亲自刺杀他,他下意识的想抽出用来教训皇子的权杖,却发现权杖不在他身边。

    “继续啊,继续。”小丑的声音带着玩味和残酷,他看着皇帝示意他继续吼,他清了下嗓子,“现在该认得出我是谁了吧。”

    “你是……蒙恩!”

    皇帝开始后退,额头上冒出了大汗,他接连后退,直到头发都被汗水染湿:

    “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的,王庭的守卫是日月帝国戒备最森严的,它从来并没有被外力打破过,你到底是怎么进来的!”

    “你猜啊,皇帝陛下不是很会玩心机吗?”蒙恩那嘲笑的眼神,就像看一只猴子挥舞着手中的木棍一样。

    他笑道:

    “使劲猜啊,就像你杀死了自己的兄长放任皇子之间的残杀一样,你难道还不知道是谁么?”

    蒙恩接着冷笑道:

    “虽然我们保护伞能破解王庭的守护结界,但还是未免引起些小动静,有了动静刺杀就算是失败了,不过幸好,你有一位好儿子为我提供了一点小小的帮助。”

    皇帝的眼睛顿时睁大:

    “太子!”

    答案皇帝拿屁股想都知道,肯定是他的某个好儿子,蒙恩去了两次太子的宫殿,在一众皇子中数量最多,一定是太子徐天然!

    “那个逆子,早知道当初在他双腿残疾后就应该废了他!”皇帝那苍老的脸没有了平时的阴郁而是夸张的扭作了一团,因为展现出暴怒的姿态而变得丑陋,就和他肮脏的灵魂一样。

    听着皇帝慈父般的发言,蒙恩拍了几下掌。“太子殿下,你还是出来,仔细听听你的好老爹的发言吧。”

    “父皇你还是让我失望了。”徐天然从庭院的阴暗处走了出来。

    皇帝震惊的看见他那残疾的儿子徐天然竟然在用双腿走路,“太子?你不是残疾了么?怎么会走路?……你难道一直在骗我。”

    “和以前一样,父皇的疑心还是那么重。”徐天然像是儿子面对痴呆的父亲般的无奈叹气。

    “你这是什么态度?记住!你的一切是我给的,我也能让你还回来!”

    “是的,没错,可这些都让我用一条腿还回来了。父皇,其实我知道,我之所以被我的兄弟害的失去腿就是因为你,你害怕我太过英明,害怕会提前登上帝位。所以,正是因为有了你的默许我的那位兄弟才敢这样做。”

    皇帝睁大了充满血丝的眼睛,“什么?难道我给你的就值脸条腿吗?”

    看起来皇帝有意忽略了徐天然的腿。

    “说起来父皇你也是够无情的,当我那个兄弟在我的寝宫里被抽筋扒皮的时候父皇你竟然连一点表态都没有,真是有够无情的,利用完你的血亲就丢掉。真不愧为我的父亲啊!”

    “够了!”

    长久的神经折磨已经让皇帝的思维出现了混乱,他终于忍不住大吼一声,朝着徐天然飞扑上去。

    “真是的,陛下太心急了,难道是最近的身体变好了,脑子就不行了?”蒙恩取下小丑面具看着皇帝在跑的过程中突然脑子一抽,全身失去了知觉,脑袋重重的砸在了皇宫豪华的地面。

    “没有了灵魂,身体再强有何用?”

    “这是什么……”皇帝全身止不住的抽搐。

    “这是我专门给陛下准备的药啊,陛下之前身体变好就是因为吃了这个,我将它称之为出卖,就如童话故事所讲的那样人为了永恒的寿命将灵魂出卖给了魔鬼。”

    皇帝的脸上做不出任何表情来,但相信他一定会很惊愕。

    蒙恩背手弯腰,“想知道我怎么大老远的给你送药吗?我想你应该不想知道。你的好儿子太多了,哈哈哈哈!!”

    这药其实是蒙恩之前选了他的一个兄弟拿给皇帝的。

    蒙恩当然把这件告诉给我徐天然,在这里蒙恩只能可怜那个下药的傻乎乎皇子了。

    “现在该干大事了,太子殿下。”

    太子的声音迟钝了一下,他流露出了些许感情,他自言自语,声音微不可闻:

    “我很抱歉,父皇,从一开始你就错了,你没学会你父亲的治国才能,只学会了欺骗,而我也学会你的阴谋和冷血。”

    太子上前一步,伸出带着手套的左掌,微张五指,居高临下地对准了他的父皇。

    然后一技孝子掌法。

    “蠕动的饥饿”随之露出原本的样子,薄薄的仿佛人皮制成。

    它的掌心位置裂开了两只眼睛,瞳孔鲜红,仿佛血染。

    呜!

    庭院内突然刮起了一阵寒意浸入骨髓的微风,它在皇帝的身体上打旋,扭曲着形成了一道近乎透明的人类身影,隐约能看出厚厚的嘴唇和钢珠般的卷发。

    皇帝的表情异常痛苦,竭力抗拒着“蠕动的饥饿”的吸引,而灰白和黑绿交杂的一点点光芒如同涌动的银河,迅速从血肉之躯里飞出,融入了那透明的身影。

    “不!”

    鲜血染红了整个水池喷泉。

    皇帝发出无声的惨叫,试图求饶已来之不及,只能绝望地钻入人皮手套里面,被固定在空白的一根手指上。

    蒙恩激动的单膝下跪,他久违的感受到了热血沸腾,这样一个家族,父杀子、弟杀兄、臣弑君还有和菜头的侄杀叔,整个家族就围绕在对血亲的杀戮中就像是在深林里点了一把火,这罪孽之火将会一直延伸直至把整个大陆点燃。

    这个家族,太棒了!!

    徐天然冷漠的看着喷泉逐渐被血染红,他现在变成了他父亲的样子。